(十九)殷皇帝

    46
    空气中弥漫的气息叫冷清。
    桌上茶壶里的水想必也早已凉透,几只茶杯靠在它周围,妄想借此来寻得些温暖。
    昨夜,殷南渡未着一件衣裳,靠在我的腿上,收起那些因被我淡漠对待而产生的心伤,道:“我未立后的原因是我不曾真正心悦于谁。如今,我想立你为后。”
    “我是认真的。”他用纤长的手指卷起我垂落的一缕秀发,嘴角带着淡笑,肯定道。
    我不免觉得好笑,用指尖抚上他的眉眼,掠过他的泪痣:“怎么了?越不顺你意的,你就越想得到?”
    殷南渡微微皱眉,又很快舒展开来:“若只是如此,我不必这般纠葛。此次开口,也想听取你的想法。”
    “我可以拒绝吗?”我笑,“你好像只是在通知我。我甚至觉得,你说你心悦我是我的荣幸一般。”
    似是触到了他的逆鳞,殷南渡沉默地坐起来,静静地看着我。
    我毫不畏惧对上他的目光:“你知道我为什么不会喜欢你吗?因为你是皇帝,你越宠幸我,你的其他嫔妃就越伤心。我可不觉得因为一个男人的心悦换得其他女人的难过是一件令我开心的事。更何况,你不喜欢她们,却将她们接进宫做你的嫔妃,让她们为你生儿育女后守着活寡,你还真好意思。”
    “她们如何,与你何干?”他咬着牙,“我也不曾亏待于她们,若是力所能及我也在尽力给予……”
    “亏不亏待她们是你来决定的吗?我杀了一个人难道只要我说我没亏待他我就没错了吗?”我打断他的话,不由他辩解。
    他一开始的期待与宁静终化为暴怒。
    我还是第一次看他这么生气的样子,他喘着粗气极力克制着,青筋在额头若隐若现,后槽牙也紧绷得像一条直线。他死死地盯着我看了许久,最后起身自行将乱七八糟的衣服穿戴整齐。
    “我倒要看看,你能一个人在这里撑多久。我等着你服软认错的那一天。”他丢下这么一句,连夜离开了寝殿。
    好油腻哦。
    就像霸道总裁小说里面的,叁年了,夫人认错了吗?那种桥段。
    最好笑的是,这几天送的饭菜难吃就算了,居然那个宫女还每天特地告诉我殷南渡又宠幸了哪个哪个人。
    我说我不想听。她说是殷南渡一定要她告诉我的。
    真是无了个大语。
    这种行为他理解为气我吗?根本不气好吗,只觉得这男人是真的让人……
    麻了。
    我命油我不油天。
    我拿起冰冷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饮完后,果断摔了杯子。
    陶瓷碎片在地上四分五裂,我随意挑起一片比较趁手的,按上我的手腕。
    服软是不可能服软的。
    这辈子不可能服软的。
    再见了,狗皇帝。
    47
    汹涌的海面伸出魔爪,它要把我拉入深渊。
    但当我紧盯着它时,我分明看到了天堂。
    48
    左手手腕处撕裂般的疼痛让我苏醒过来。
    我睁开眼,却发现世界昏昏暗暗朦朦胧胧的。我伸出右手去揉眼睛,却发现怎么揉都揉不干净。
    啥情况,我又近视了?
    这近视还附带夜间模式的?
    我将手抬得高一些,却被一只粗糙的大手握住了。
    “小德。”
    李义的声音。
    我一个激灵循声看去,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李义?”
    “在。”他帮我包扎好左手的伤,改用两只手捧住了我的右手。
    我说:“帮我配副眼镜,顺便问问眼镜店的人有没有听说过夜间模式。”
    李义:?
    我无奈解释:“我眼睛看不清。”
    李义握着我的手僵了僵,良久才缓缓说道:“太医说,你失血过多,身体难免会有一些地方会慢慢恢复……”
    我沉思良久:“道理我都懂,我割腕为什么是眼睛看不清而不是手臂没知觉?”
    李义答非所问起来:“上次庆功宴我担心得几乎发疯……这次,我听到消息坚决要将你带回来。若你这么不幸福,我必不让你进宫。”
    我听后呵呵一笑:“你很会下象棋吧,马后炮这一招是不是你的拿手绝活?”
    李义如鲠在喉,再难说出一句话。
    “好了,我要继续睡觉了。”我将自己的手从他手里抽回来放进了被子里,闭上眼睛不再不理会他。
    他似乎坐在那边看了我许久,直到我睡过去都没有听到他离开的声音。
    李义,真的很会在不对的时候做一些自以为很深情的事。
    累了。
    我居然又没死。
    49
    我坐在池塘边,难得呼吸到了新鲜空气。
    开了夜间模式的后果就是我盯着太阳直直流眼泪也不能看清景象。
    所以我只是呆呆地望着前方,一手摸着挂在腰上的玉佩。自李义把这玉佩给我后,我其实一直带着。想着哪天要是被赶出去了,还能把这玩意当了换点钱。
    手腕上的伤稍稍好了一点点,有结疤的趋势。(太医说的,他可能骗我我也不知道)
    我发着呆,突然听到有人走到了我身边。
    又是李义这牛皮糖?
    接着我闻到了一股诱人绵长的香味,确定了这个人并非李义。因为李义身上的味道除了茶香就是木香。
    “自把你接进府中,他日日夜夜守着你。若不是今天皇帝一定要他进宫说明你的状况,他恐怕还不会离开你半步。”
    这个声音很好听,我想了想,道:“你是那个西域美女吗?”
    她轻笑了一声,带着不屑:“我有名字,我叫伽尔娜琳。不过,不重要了。”
    她的声音突然闪现在我耳边:“我一直都听说他的赫赫威名,觉得如果自己能嫁于这种男人,就算是妾,也叁生有幸。而当我真正嫁给他了,才知道我面对的是夜夜独守空房。即使、即使……”
    她语气开始变得尖锐:“即使我用尽手段,他也不愿意碰我。即使他知道我和别人私通,他都可以装作不知情!我实在不解,直到一次他醉酒喊出你的名字,我才……”
    “不要这么狗血吧……”我打断,“听你说的他那么爱我,那他还把我毅然送进宫,你不觉得这就好像他演戏一样假吗?”
    我侧过头想再一次看清美女的长相,结果还是一片朦胧。
    “我不管!我受的这些伤害,都是因为你!”她的模样应该有些狰狞,但我想着美女应该生气也漂亮。
    “是李义!姐姐,妹妹,是李义。娶你的不是我,是李义!”我无能呐喊,“别雌竞啊姐妹,有事好商量,你再听我和你讲……”
    “反正你也不想活了不是吗,我帮你。去死吧!”
    我忽然感觉背后一股力道,然后身体猛地向前栽倒。
    嗵——
    我落入池塘。
    她说的对,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那就。
    死去吧。
    我放弃了挣扎,任由初春冰冷的水四面八方涌来吞没了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