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我真心实意

    任千山没想到顾远书会这么不高兴,一时有点儿懵,“哎,话不能这样说啊!你看看她那前男友那怂样,丢人现眼的,我不比他强多了?”
    他越想越不服气,理直气壮道:“再说了,这不还有你呢吗?我要是怎么着她了,你不得收拾我啊?对吧!哎我是真心觉得她好,又勇敢又仗义。上回她在医院里拽时雨头发那会儿,我跟你说,我一看就知道她长这么大没跟人红过脸。眼看着她自己都快吓死了,为了朋友还硬撑着不撒手。就这份儿仗义,我就服她。别看她人长得这么一点儿小,那份心气儿,顶天立地!”
    任千山感叹得不得了,说完又换了个大笑脸,“哥,我真心实意。”
    他这会儿要是变成只狗,肯定又是摇尾巴又是星星眼,就差扑上来求摸头了。
    顾远书神情还是很古怪,说不上来是纠结还是审视,他抱着手臂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好一会儿,才不紧不慢地问:“那裴媛什么态度?”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她要是有一丁点儿不乐意,你可趁早给我滚。”
    任千山简直哭笑不得,“你可饶了我吧。我这刚送了一坛子咸鸭蛋,就被你堵厨房里可劲儿吓唬,我还敢怎么着啊!知道的你是她老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她爹呢。”
    “我可去你的吧!”顾远书被他气得抬手就是一巴掌,也不知道用了多大手劲儿,拍得任千山差点儿吐血,“我看你这阵子就是跟陆斯年混多了,眼瞅着跟他一样魔怔。”
    “别,我比不过他。你没看他这恨不得天天黏在傅老师身上不撒手呢么?我没他魔怔,他这都敢出来接采访了不是?听说还自己一个人上大使馆去见文化部长了?好家伙,为了咱傅老师他是真豁出去了。”
    “他本来待人接物就没什么问题,自己不乐意罢了。”顾远书靠在流理台一侧,看任千山切菜,“还是怪他家里从小管得太厉害的,害怕出风头。”
    “就是说啊!”任千山看他转移了话题,暗暗松了口气,赶紧顺着他的话说,“平时逢年过节聚会啥的,我看他好着呢。给你当‘助理’那会儿,不也正儿八经没出过岔子。他就是不爱聚光灯。哥,你看你多牛逼,那简直就是长在聚光灯上!”
    “你他么不会说话就给我闭嘴!”
    任千山马屁拍在马腿上,后背又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差点儿把肺吐出来。
    他弄不明白顾远书为什么这么生气,想来想去,大概是因为自己爱玩儿,怕耽误了裴媛工作?
    “哎哥我给你说...“他放下菜刀想表忠心,却见顾远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往阳台去了。
    陆斯年不知道厨房里的变故,正在饭厅里准备碗筷,又把刚送来的骨头汤倒进点好了炭的紫铜火锅里。
    傅青淮跟裴媛坐在沙发上聊天看电视,正好看见横店探班的视频,“哎,今天接我出院的车好像就是这个保姆车呢。任千山好厉害,能弄到明星的车啊。”
    任千山端着一托盘切好的蔬菜拼盘出来,瞄了一眼电视,得瑟道:“嗨,你这是说反了。不是我弄到他们的车,是他们跟我这儿定的车!”
    说到明星,两个女人又来劲儿了,“真的啊?那最近特别红的那个贺长离你见过没?是不是真的190?”
    贺长离是个当红流量小生,以漂亮的脸蛋和一身更漂亮的肌肉闻名。
    这人隔三岔五挂在热搜上,不是新造型人人喊老婆,就是跳舞倒立露腹肌。
    陆斯年背对着几人,不动声色地咳了一声,任千山当即把嘴边那句  “下回带你去见见”  给咽了回去,改口道:“哎呀,我认识的都是经纪人,明星也没那功夫跑来订车么不是?哎我豆腐还没切呢...”
    他生怕傅青淮还要继续问,说完就缩回厨房里去了。哄裴媛倒是没问题,带上傅青淮指定要被陆斯年恨死。
    可惜陆斯年今天注定流年不利,裴媛兴冲冲地继续:“我见过我见过,前几天跟顾远书去一个酒会,他也在!我跟你说他可能不止190,而且巨帅!我都不敢看他,就真的光芒耀眼那种!哎呀,不行不行,这一说我又要上头了。”
    陆斯年脸一白。
    傅青淮没看见陆斯年,估计看见了也顾不上,激动地问裴媛:”那你跟他拍照没有?“
    ”没有!“裴媛后悔得要死,“我当时太怂了。我跟你说,那种级别的帅哥,就真的太好看了,我根本不敢往上凑!他就看我一眼,我脸刷的就红了。”
    任千山切好豆腐出来,听见这句,不乐意了,“裴媛你这一天天跟我,啊还有你老板混着,还能看见帅哥就脸红?这不能够啊!”
    裴媛翻了个白眼,“你们男的不懂。”
    任千山急了,“我一个男的我能不懂男的?我比那个小鲜肉差什么啊不过就大几岁,怎么没见你脸红过?”
    “你不一样。”裴媛道。
    “我哪儿不一样?我也190啊,怎么没见你稀罕?”
    “你跟我这儿没光环啊任总,我脸红因为我脑袋里有滤镜。”
    任千山一愣,欲言又止了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哎,叫什么任总,多生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