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人

    任由网络上已经乱成似浆似水的一团,芙提却无从察觉。他们总是这样,一出了事就开始对她极端保护。
    只是娱乐新闻连她的一点水花都看不到,心下不由对黎慈的铁腕式公关佩服起来。
    “不是我做的。”黎慈冷着脸说。
    她哪有那样滔天的本领,把门口的艳情抹去,把金牌律师请来?更何况一部电影已经确认的出演阵容,平白无故少了一个姓名,且那人去往的地方是监狱……种种消息都被压的这样密不透风。
    黎慈并不清楚段昱时是什么人,但这样一番庇护下来,她心里多少也有点底了。
    她不知道该不该对芙提说,又该怎么说。这样一个人出现在生命里,是福也是祸,是祸躲不过。
    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说一句能避则避。
    芙提沉稳地睡了一觉,医院夜晚安静,少有人来烦扰。所以靠在床头听着敲门声的时候,她翻书页的手顿了顿,才道:“进。”
    应卿捧着花,一脸笑容。
    “打扰到你了?”
    芙提合上书,“没有。”
    “最近太忙,白天用抽不出时间。”他靠近了,把花放在枕边的柜子上,和那些别人的宠爱一起,“还好吗?”
    “医生说下周就能出院了。”
    她躺了太久,虽然宋宛那边没说什么,但是芙提知道她也为难。
    她没和应卿说自己住院的原因,只是在对方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提及了自己在医院。没想过让他来,但知道他会来。
    应卿点头,“今天是空手来的,明天我休息,给你做饭好不好?”
    “我的团队会给我做饭。”芙提委婉道,眼珠子瞥了瞥,“而且你不是送花了吗。”
    黎慈恨不得在她身上装监控,一日叁餐都严格把守,还特地问医生要了食谱,就差去烧香拜佛替她辟邪了。芙提有时候想不通她对自己的面面俱到,但相信年薪能使鬼推磨。
    “只是找个理由想照顾你。”他说,“那给你熬一个汤?你吃完饭喝一点,不占肚子的。”
    芙提不知道怎么开口拒绝了。
    应卿知道这个点她基本上已经要睡了,如果不是好不容易抓住时间能过来一趟,他也不至于开夜车到医院。
    想见她一面,这样的念头很强烈。
    所以他没有久留,礼貌地把剩下的夜晚还给疲惫的芙提。
    芙提躺在床上朝他摆摆手,可爱得像个被主人摆平的毛绒玩偶。即便应卿知道她是懒得下床,也还是没忍住笑了一下。
    门慢慢地合上,先是盖住了她的脸,再是那束百合,最后严丝缝合,挡住走廊一地清冷的光。
    应卿原路返回,在那长廊的座位上,猝不及防地和那人碰上了面。
    他长得极其英俊,光是看容貌根本猜不出具体年龄。晚风袭乱了他的大衣衣摆,应卿却感受不到他的凌乱,反而有种散漫的优雅,含着局促的矜贵。
    四目相对,他没认出自己。
    擦肩而过的瞬间里,应卿叫住了他。
    “段先生。”
    他脚步不停,就要踏近那病房,长靴踩到地上,才如梦初醒般回过头来。
    “你是?”
    “上次源梦项目的会议上,我们见过的。”
    段昱时记不住这么多,礼貌地朝他点点头,便收回了视线。
    老实说,他这样礼貌的态度让人有些受宠若惊。但应卿知道,即便攀谈下去,他甚至不能答出自己的姓氏。
    明明不知道他要往哪里走,却能感受到他的忧心忡忡。
    应卿没多想,摁下电梯离开。
    *
    段昱时没有去找芙提,更没有打开那扇门。他坐在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里,在听对方汇报病人最近的情况。
    “别的没什么,但她食欲好像不太好。体重一直偏轻,有点低血糖的前兆。”
    “嗯。”他应了一声,“心理状况怎么样?对事物有应激反应吗?”
    李医生看着白茫茫的无从下笔的病历,硬着头皮往上写了个食欲不振。
    他和段博裕交情不浅,眼前这个八尺男儿当初都还是经他的手接生的。时间湍流叁十多年,难为他一把老骨头了还要替段昱时撒谎。
    他发起脾气来,语气不太好,“你要是真这么关心,能不能自己推开病房门去看一看本人好不好?天天跑到我这来问来问去,还要我帮着延长人家出院的时间,你到底想干什么?”
    段昱时当然不会告诉他官司还在打,剧组那边其他的股东想要撤资的事情。他充耳未闻,问:“女孩子一般吃什么会觉得有胃口?”
    李医生气急:“我怎么知道!滚出去!”
    软磨硬泡下来,还是从这老东西嘴巴里套出几个食谱。
    段昱时拿着标签,塞进口袋里,路过那已经关了灯的病房,犹豫许久,还是推了门进去。
    病人需要早睡,护士到了点就会过来提醒时间,而芙提也很乖,像个小宝宝一样任由别人把对她好的事情塞给她。
    床前放了一盏小灯,小熊的身体里折出暖黄的光线,昏暗却柔软,落在她漂亮的侧脸,照亮了一地悄声无息的脚步。
    那影子缓慢地挪到她的床前,然后一动不动地定住原地。
    段昱时蹲下来,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她沉睡的眼睫,根根分明地缀在她的眼睛根部,像一把乌黑的小扇子。
    从前他还拔过,在她起不来床的时候作为惩罚和恐吓。
    “伏玥说,他们都讨厌我。”
    他知道芙提听不到的,但还是忍不住放低了声音,轻柔缓和,在静谧的空间里像一道月光,无声无息却存在着。
    “你是不是更讨厌我了?”
    段昱时碰了碰她的指尖,温热的,怕自己身上的冰凉冻到她,又胆怯地收回来。
    “一审结果出来了,他们不满意,决定上诉要求减刑。但我不准。”他静静地说,“从上周开始就一直在开会,上面打算叫停这部电影。宋宛好伤心,都不敢来看你。”
    “我说还有我在呢,大不了我一个人砸钱,从个人账户划出一笔投资给她。制片人出品方和赞助单位全都写上段昱时叁个大字,看起来会很厉害。结果宋宛问我是不是有病。”
    他掖着卷起的被角,“你呢?你也觉得我做的不对吗。”
    无人应答。
    “就算你觉得我不对也没用。是我自己想这样做。”
    段昱时没忍住,还是摸上了她的脸蛋,软嫩却泛着凉意,不由得用指腹去摩挲。
    “我不是在弥补你。”他说,“我只是想把我能给你的都给你。”
    “我为你做和我愿意为你做,是不是一样的,对不对?”
    他的呼吸掉到眼皮上,唇瓣贴上额心,极其温柔的一个吻。
    夜风卷起落地窗帘,窗外树叶在沙沙作响,空气里满是花香的味道,月光有情,掉下碎片,掉在他难忍的情愁里。
    蓦地一道女声在耳边响起,段昱时退开了距离。
    那双漆黑的瞳孔正直勾勾地看着他。
    “有没有人说过,你撩人的方式真的很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