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穿戴式standingmissionary

    -叙
    真宜从徐川那里得到一个黑色包裹,她知道里面装着什么,打开的时候还是很紧张。从里面抖出来,摸起来那几根带子没有她想象中的硬,然后顺理成章地摸了摸那根柱体,感觉它处于硬软之间还稍微有些弹性。
    但她竟莫名其妙地不知道怎么和井再次提起。如果要用,是她用还是井用,又是要用什么姿势,会不会有点怪。
    -正
    这个午后,纪父纪母外出了。井在厨房给自己煮了一杯咖啡,端着走进房门,看到真宜愣住了。
    她正站在穿衣镜面前,下身穿着两根黑带子。井的眼神往下移动,一根透明的柱体立在她的裆部位置。
    两人对视后,真宜不好意思地脸红。“很怪吗?”
    “还好吧,我也没见过这个玩意儿。”
    “没事,你只要把它当成一个道具就行,一个我们做爱的道具。”真宜以为她不能接受,接着解释道。
    “哈哈。这样说来,你的手指是不是也算道具?”
    “算是吧。”
    “那我们?”真宜轻声问道,沿着床边坐下。
    “你现在就想做?我咖啡刚泡好。”井靠着她坐下,喝了一口咖啡。
    “咖啡很重要吗?”真宜站起来把门锁住,顺手连上旁边的小音响,播放舒缓的音乐。
    井放下咖啡杯,看着她大方地走来走去笑出声,视线随着她走动而移动,往上看的视线使气氛增添了几分暧昧。
    真宜弯下腰吻了吻她,搂住她的腰,顺势坐下。用了点力气将井提了提,示意她往自己身上坐。
    “最近好像都很想做1?“井似乎很配合,双手搂住她的脖子,脸贴近她的脸。
    “被你看出来了。”真宜亲了亲她的脸颊,然后吻住她的唇。伸手就摸向她的腿间。
    “Hey…你有点急…唔。”
    “我想试试这个,我们要用什么姿势?”
    “随你。”井笑了笑。“但我也想试试这个。”
    真宜看了看她,起身,并拉着她的手把她拉起来按到墙边,一边亲吻一边开始脱她的衣服。两人同时都感觉到下身的热度传来,真宜伸手探了探她的腿间,轻车熟路地借着流出来的些许湿液揉搓。
    井呻吟着,情不自禁地抬起腿攀着真宜的身子往她那里送。等到感觉到差不多了,真宜用湿润的手上下抹了抹透明柱体,虽然她感觉这个粗度其实不够,但比手指粗多了。不过用手指也有用手指的好处。
    她对准位置往那里挺了挺腰,将柱体插进井的双腿间,为了她的舒适感,她用手抬起她的右腿,方便进入。她需要根据井的反应来及时调整姿势和力度。
    因为感觉到井并不熟悉,她放缓进入的速度,慢到井别扭地开始扭来扭去。“要我快点吗?”
    “你太温和了。”井在她怀里喘气,胸轻轻起伏。
    “你想要我大力点吗?”
    “一会儿我可以示范给你看。”井轻轻眯起眼。每次看到井这个表情,真宜就知道她已经浸入了情色。她开始慢慢用力顶腰,一边寻找合适的角度一边搂住井感受她在自己怀里上下摇动。
    “嗯…嗯…嗯…”井闭起眼微张着嘴唇。
    “我怎么感觉你像和男人做爱装高潮的?”
    “可能…我不知道,可能没有手来得那么刺激吧。”
    “可能我没找到你有感觉的地方?”
    “嗯,……嗯啊!啊!…啊!”井轻轻应了一声,随后被真宜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到,呻吟声转为大声和高昂。她加快了速度并且加大了力度,空气中听到撞击肉体的声音,显得非常淫靡。
    真宜此时感觉到内心的快感也腾升起来,内心的声音告诉她,她想要用力地进入她,想要听到那些疯狂的声音。于是她也不由自主地发出一些低低的呻吟,与井相合。
    井托起真宜的脸,重重地吻下去,将腿挂到她的腰上。瞥了眼穿衣镜中裸露和陷入情欲不可自拔的自己的模样,感觉更刺激了。
    “要换姿势吗?”真宜问道。
    “不用,这样挺好的。”井在她耳边答道。“干我,等会儿给我用来干你。”
    真宜知道自己又脸红了。“为什么明明我在干你却感觉到在被你干。”
    “因为这是真1和假1的区别。”井伸手拍了下她的屁股。
    “诶!都说了不要分1和0!”真宜报复式地加重插入的动作,感觉到已经畅通无阻,但井还是没有要高潮的迹象。
    “你没感觉吗?”
    “有啊,可能我阴蒂高潮会更快吧。”
    “好。”真宜咬了咬嘴唇,继续加快动作,感觉自己的私处也早已湿润。
    “井老师,我也想要了,一会儿能不能用力地干我。”
    井睁开眼,盯着真宜,一字一顿道。“放心,我绝对干到你高潮。但你要先让我爽,你不会做到一半想换位置吧。”
    “不会啦。”真宜咬了咬她的耳朵,井一个激灵搂紧她。“嗯!……啊……真宜……”
    “嗯?”听到她叫自己名字,真宜更加兴奋地加速。
    “真宜…”
    “嗯!我在。”
    “真宜。”
    “嗯……”
    剧烈的撞击声伴随着她们互相叫彼此的名字,镜子里两具肉体站立着交缠在一起。
    中场休息,两人躺在床上。
    “你想用什么姿势被我干,嗯?”井伸手去摸真宜的乳头。
    “那你先休息一会儿,我怕你体力不支。”
    井惊诧地看了一眼。
    “好,你等着。”她拿起床边的咖啡杯,喝了一口,发觉已经凉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