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眼球与命

    一脸平静地,先知少女在众人面前预言了自己的死期。
    没有畏惧,从容接受。
    就好像即将死去那个人不是自己一样。
    “……什么?”艾德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怎么会!连先知大人都会死去,那他们岂不是……
    “我已经没有明天了,但你们还将继续。”
    白咲兔绯红的双眼像燃烧着的水,散发出一种与虚弱身体截然相反的勃勃生机。
    她在老人的搀扶下直起身,走到牢笼边,去看离她只有一臂之隔的艾德。
    接着,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少女抬起手。
    ——用纤弱苍白的指,剜下了自己的左眼。
    “我将一次又一次死去,以此证明,信是无穷无尽。”
    “在此之前,我将信的火种传递给你,愿你平等地将它布向每一个人。”
    长而密的雪白睫毛上挂着血珠,少女宁静的神情给人以一种平和、崇高的力量。
    她向着艾德伸出手。
    掌心里,是一颗带血的、绯瞳的眼球。
    楼梯处传来隐约的嘈杂声响,有人要下来了。
    艾德迟疑地看着那颗眼球,不知该怎么办。
    用仅剩的一只眼睛注视着艾德,白咲兔的眼神依旧平静无波。
    信仰比任何人都要坚定的她,并不害怕接下来即将遭受的一切。
    但白咲兔放不下身边的这群信者。
    虔诚的先知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异能,在左眼上固化了通往乐园的道标。
    无论如何,她要为他们留下这个。
    脚步声从楼梯附近传来,已经没有时间了。
    福至心灵,艾德瞬间明白了自己的使命。
    他向着牢门外奋力探出手臂,将那颗绯红的眼球牢牢抓进手里。
    随即,吞了下去。
    那是实在,也是虚幻。是概念,也是物质。
    那是概念网络【天国】的匿名接入口,是白咲兔借由双胞胎间心灵感应所伪造的,信者权限。
    那是菈雅等人一直在寻找的奇特信号。
    失去了大部分异能,眼眶中流着血,白咲兔苍白的脸上一片狼狈。
    而在她面前站定的,是衣着整洁华贵的高傲女人。
    她的身上萦绕着香水的芬芳,剑鞘上镶满了名贵的宝石,此时正嫌恶地看着白咲兔。
    此人正是钟铃。
    “她是复生结社的?看着不像啊。”
    柳眉拧起,钟铃狐疑地打量起面前苍白瘦弱的女孩子。
    牢头陪着笑,一双绿豆眼滴溜溜乱转:
    “您放心,不会错的!一天到晚祈祷来祈祷去,不是结社的还能是谁?”
    见钟铃不怎么相信的样子,他咬咬牙,继续火上浇油:
    “您不信?我都听到了!就在前几天,周队长特意把我支开,和她说话来着!”
    “她说周队长是背信者!能这么说,她肯定就是结社的!”
    “哦?”双眼危险地眯起,钟铃问:“他们说什么了?”
    “这我倒没听清。”牢头急着煽动,“但是您想想,什么样的话得支开别人才能说!”
    钟铃复又看向白咲兔,少女不动声色地与她对视。
    “啧,讨厌的虫子。”
    钟铃拔剑,穿过笼子去拍打少女的脸。
    “这里面,都是你的人吧。不想他们死的话,就乖乖和我走。”
    白咲兔点头。
    在众人担忧的目送中,在牢头吆五喝六的押送下,少女走上楼梯,穿过监狱,被关进车里。
    她被送入了钟铃的私人刑室,那是钟铃隐瞒了周执彧许久的地方。
    所有不合钟铃心意的人,全都死在了里面。以一种非常凄惨的方式。
    除了周执彧。
    他是钟铃唯一的例外。
    ——
    “你相信,宿命吗?”
    一个来自回忆深处的声音响起。
    在空无一人的街上,周执彧拼了命地向前奔跑。
    白咲兔被钟铃带走了。
    当他赶到北城监狱,只见到慌张赶来的牢头,对他不住地作揖、鞠躬。
    “对不住,真的对不住!知道您重视这孩子,可钟铃右席都发话了,我不敢不从啊!”
    把腰弓成个夹子样,牢头赔笑:
    “我劝您忘了这事。进了钟右席的刑室,这孩子一定活不成了,何苦和她生分了呢?”
    “刑室?在哪里。”
    周执彧错愕。
    “您不知道?就在别墅地下啊!您和钟右席住的那间就是。”
    牢头看上去比他还惊讶,这在蛾摩拉城不是什么秘密。
    “可恶!”
    愤恨地一锤墙,周执彧转身就往别墅赶。
    看着墙臂上蛛网般的裂纹,牢头打了个寒颤:
    周队长,要怪就怪山城主吧……
    他也不想做这个小人,可,谁叫你们看上了同一个女人呢?
    高傲的明月悬在空中,不允许任何星辰与之争辉。
    思绪纷乱,周执彧奋力奔跑,追逐着心中难以抑制的恐惧。
    “你相信宿命吗?”
    白衣曾这么问过他。
    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周执彧已记不清了。
    只白衣的答案让他记忆犹新。
    “反正我不信。”白衣努努嘴,对周家诅咒的传说不以为意。
    “为了主命杀死爱人,这本身就很扯了吧?谁会效忠这样的主上?”
    “哦,对了,你们本家会。”
    唇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白衣不屑道:
    “不拥贤王,不投明主。如果真的被诅咒,那也是你们活该。”
    穿过熟悉的街角,无视惊讶的别墅看守,周执彧朝着钟铃的住所一路狂奔。
    “宿命?无聊的说法。”
    记忆中,菈雅对此并不在意。
    “人是为了自己的选择而活的。”
    “预言也好、诅咒也好……决定其是否应验的,始终是人本身的选择。”
    她嗤笑:
    “若我乐意,让它应验又何妨?我不在乎。”
    不安的预感如同长针,刺激得回忆不断涌现,周执彧用奔跑将它们一一甩开。
    只是,再长的路也有尽头。
    冲进别墅,打开地下暗道,出现在周执彧眼前的,是一扇绿色的门。
    这绿色是那么的浅淡,像极了医生穿的手术服。
    才握上门把手,男人的手触电般地收了回去。
    真的要开门吗?
    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只要装作不知道就好。
    复生结社不会知道,钟铃不会知道,菈雅也……不会知道。
    那个白发绯瞳的少女,只是蛾摩拉城无数死者之一罢了。
    仅此而已。
    他还是那个忠诚的周执彧,那个万事妥帖得体的周家家主。
    没有人会指责他。没有人。
    将手探向外套内袋,周执彧沉默。
    那里放着两样东西。
    大一些的是水果硬糖。是他为自己低血糖的主公准备的、她吃惯了的牌子。
    而小一些的,是一枚小小的、圆圆的廉价纽扣。
    ——红得像是某个少女剔透的、平静的眼。
    双拳紧握,周执彧的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
    大家都立了不得了的flag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