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惹不起的蓝小姐(H)

    12月7号清晨,Candy顺利退休,几个相熟的同僚为她送行。
    临行前,Candy与吴珍珍拥抱:妹妹保重,有缘江湖再见。
    看着远行的背影,吴珍珍湿了眼眶,她不知道自己如今对Candy的情感到底是感激还是什么,短暂的相交,她教会了她很多,后来因为林详龙那件事,她默默疏远了她。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大家以后不会再见。
    之后吴珍珍的日子仍旧是那样,除了没有Candy的陪伴外,似乎没什么变化。
    两天后的夜里,许久未曾露面的蓝小姐突然光顾了。
    带着几位小姐妹,来势汹汹。
    前台小姐姐看呆了,心想今晚也没有蓝小姐的预约呀...等一行人走到电梯那里,她才恍然大悟,赶紧通知各位男同胞们快避让快避让。
    蓝小姐轻车熟路,直接上了四楼的“会议室”,吩咐侍者把盛朗喊过来接待她们。
    “蓝小姐,您来啦。”不知为何,盛朗有种不祥的预感。
    今日的蓝小姐一身黑,妆容一如既往的紧致,美艳动人,整个人的气场却十分冷酷,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许久未见,你这是耐不住寂寞了呀?”
    “怎么会呢,蓝小姐,我可是一心一意全在您身上!”
    “是么。”
    “当然。”
    “那好吧,你今晚陪我姐妹们玩玩,记住,你要好好地伺候,她们要是不尽兴,可别怪我翻脸~”
    盛朗自知他和吴珍珍的事情肯定是暴露了,不然蓝小姐不会突然翻脸,只得硬着头皮陪着她所谓的姐妹好好玩。
    和蓝小姐一同过来的一共六人,看样子都不是好惹的,其中一人给他的酒里加了点料,他没敢拒绝,一饮而尽。
    无需任何前戏或者调情,盛朗的阴茎很快就高耸而起,她们让他躺到道具椅上,更方便他同时伺候四个女人。
    女人们秩序井然地一个坐在他脸上,阴部对准他的唇舌,一个调整姿势,坐到他阴茎上,耸动丰臀,获取更强快感。
    另外两人一左一右,分别被他的手指伺候着敏感部位。
    场面一度十分和谐,四人享受着身下男人的卖力讨好,扭动身躯,呻吟出声。
    坐在他脸上那位第一个受不住刺激,浪叫着就高潮了,淫水喷了他一脸。
    盛朗不顾这些,唇舌不停,继续吮吸挑逗,乘胜追击,灵活的舌头快速舔舐,让那女人又剧烈的泄了一次身,终于腿软得支撑不住,坐到一旁先中场休息去了。
    盛朗憋得通红的脸终于得到片刻喘息。
    “姐妹们,他这唇舌功夫真是一绝,你们一定要试试~舔得可太爽了~”
    “嘶~~哦~~他这手上功夫...也太棒了...我们轮流试...试~~哦~~”
    “啊~~哦~~”
    浪叫声此起彼伏,待四人分别到达巅峰之后,另外两人又加入了party,继续狂欢...
    蓝小姐在一边悠闲地饮着一杯鸡尾酒,冷眼旁观。
    其中,有爽过的两人出去不知做什么去了,没过十分钟,两人架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那女孩正是吴珍珍。
    两人把吴珍珍一把推到蓝小姐脚下。
    此刻吴珍珍还一脸懵逼,她今晚刚结束一个接待工作,打算回房打算清洗一下身体然后去找点乐子。
    没想到在门口遇到莫名其妙的女人,什么也不说捉住她就往四楼拖,她本以为是哪位客人嗑药嗑嗨了,见到眼前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还有一旁的盛朗...
    她顿时明白了一切。
    蓝小姐饶有兴致地端详了一番,便转过头,吩咐两人,“去吧,拍得清楚些。”
    确实是个美人,呵。
    “做什么,你们要做什么?!”吴珍珍挣扎着起身,想要逃跑。
    啪!其中一个女人身材魁梧,力气巨大,她一个巴掌打得吴珍珍摔出去几步远,左脸瞬间红肿。
    吴珍珍一下子被打懵了。
    “蓝小姐这是看得起你,帮你大红大紫~”女人拎起吴珍珍的衣领,把她拖向一个角落,怕她挣扎于是又甩了她一个巴掌让她老实些。
    两人粗鲁地扒下她的衣服,把她手脚捆绑着吊起来,双腿大张,身下一个炮机架起,虎视眈眈。
    “给她灌点药,效果更好。”魁梧女人对另一人说道。
    “行。”
    很快,起效了,吴珍珍觉得身体燥热难耐,挣扎着嘤咛几声,可是捆绑的太紧,她无法挣脱,越挣扎越感觉身体异常敏感,媚态尽显。
    一旁观望着的两人看时机成熟了,于是调整了角度,把炮机直接塞入吴珍珍下体,启动后,药物和炮机的双重影响和刺激,她很快就坚持不住,止不住的大叫呻吟,娇躯震颤,淫水直流。
    “不要!啊~~~啊~~”
    马达的撞击频率比真人的不知要强烈多少,几乎几秒钟就高潮了。
    两人分别从不同的角度拍摄。
    入体的炮机抽插不停,继续刺激着可怜的吴珍珍,不知被迫泄了多少次身,喉咙早已沙哑得叫不出声,穴口也红肿不堪,淫水中带有点点血迹。
    蓝小姐的几位姐妹们玩累了,拍够了,终于停下来了。
    瘫软不堪的吴珍珍被卸下来,和同样身体颤抖形容枯槁的盛朗一同被丢到蓝小姐脚下。
    “小姐,要不要把这狗东西的鸡巴割下来?”魁梧女人提议。
    “割下来倒是可惜了,他技术这么好~”金发女人恋恋不舍地舔了舔嘴巴。
    “我看你就是见色起意~”
    “哼,那又怎样~”
    “我们走。”蓝小姐看着脚下两人,扯一扯嘴角,翻了个白眼,直接从盛朗的阴茎上踩了过去。
    “啊!....”盛朗痛得蜷缩起来,惨叫着捂住下体。
    这时,May终于出面求情,“蓝小姐,真的对不住,是我管教不严!还求您高抬贵手,能否把视频留下,不然我们这边确实会麻烦,毕竟在我们会所内部拍摄的...我们一定会补偿您,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麻烦也是你自己的事,视频我拿定了。要不是看在那位的面子,这对狗男女早就没命了。”
    蓝小姐语气轻蔑,都没正眼看May,“所以,你这只看门狗要是再冲我吠,就别怪我反悔。”
    说罢,她带着一众姐妹,气势汹汹的走了。
    May示意大家不要阻拦,毕恭毕敬的目送蓝小姐等人。
    大家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砰的一声,杯子被摔在地上,摔得细碎。
    “谁走漏的风声,给我查!!”
    “是,阿May姐。”
    Anne从未见May如此生气,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于是立刻去查。
    --------
    1.猜猜是谁告诉的蓝小姐...
    2.最近修改了一开始的设定,给了Candy比较好的结局,不然真的太黑暗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