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先生】轻微脑震荡

    “吱——”
    轮胎和路面摩擦出的尖叫声几乎要刺破耳膜,唐若眼前一黑,还没来得及骂该死的穿越时间就晕了过去。
    再睁开眼时,眼前的白晃晃的一片,只有左右两边的青蓝色帘子提醒着她不是被关进白色棺材里。
    “……”
    头晕,晕得连原本没在动弹的床帘都像是在被来回拉扯,她闭了闭眼,脑子里响起一阵轻轻的笑声:“怎么样?你自己选的角色,都跟你说了不好受还偏要。”
    唐若张了张嘴,果然只能发出微弱的气音,不过在脑子里回话倒是很方便:“魏瑀什么时候过来?”
    “再过十五分钟吧,我尊贵的榜一。”
    头晕得要命,听庄柘说是轻微脑震荡,不过比起这具身体上的其他的伤来说,倒也不算太严重。
    “还有什么想问的,快点,我要去吃饭了。”庄柘打了个哈欠,“不过我想你也没有吧……只是不要太想我哦?”
    在任务进行的时候,除非特别必要,否则是不能和搭档连线通话的。唐若当然遵守这条规则,甚至能在超长的任务时间里都能忍住不去找他,连攻略对象的好感度都不问。
    “嗯,你走吧。”
    脑子里的男声和为了制造效果的电流声都消失了,唐若闭上双眼,再复习了一遍这个任务世界的剧情。
    其实只是普通的总裁未婚妻逆袭的故事,但未婚妻和小白花的气运之争太过激烈,导致配角完完全全地工具人化,本就是边缘人的魏瑀更是莫名成了未婚妻的舔狗。嗯,是嫂子文学……没有成功的那种。
    而她的任务很简单——让魏瑀摆脱主角光环的控制,好好过他自己的日子就足够了。
    这种任务本该抢手的,但问题在于魏瑀……
    门“咔哒”一声被推开,唐若下意识望过去,却只能等着帘子缓慢拉开,然后视线就撞上了他的双眼。
    凤眼狭长,纤细的睫毛半遮去深邃的黑色瞳仁,上翘的眼尾显得多情,可他的目光又温和平静,让人生不出想要靠近的念头。
    唐若呆了一会儿,却是因为真的头晕,过了几秒才恍恍惚惚地将到来的人看全。
    浑身白色的护士,坐在轮椅上的魏瑀,以及推着轮椅的黑衣助理。
    她转了转眼珠,也不顾自己还躺着,就对魏瑀勾起了一个露出半排牙齿的笑。只可惜她瘦的厉害,显得眼睛过分的大,眼底又没有笑意就更是虚假了,就像是小猴子模仿人类做出来的表情。
    “小妹妹,头还晕吗?”护士安抚着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你身上的伤不重,不用害怕。”
    唐若不说话——说不出话,只能眨眼,护士熟练地把床摇起来,检查了她的身体后才转头对着魏瑀道:“情况就像刚才说的那样,魏先生……”
    “嗯,接下来我单独跟她谈,谢谢。”
    男人的声音也很疏离清冷,唐若小心翼翼地觑了他一眼,却是不敢再看他的脸,只是瞥到他的喉结和蓝色衬衣的领口。
    “我叫魏瑀。很抱歉,刚才撞到了你。”
    轮椅缓缓靠近病床边,唐若的目光瞬间就被轮椅扶手上那些按钮给吸引了,魏瑀的手指正按着一个按钮,修长的指节像是竹子那般漂亮,指甲修剪得整齐干净,不像她的已经长得很长,指甲缝里还藏污纳垢的。
    “你身上都是些擦伤,还有轻微脑震荡,但不会有后遗症,好好休息和吃药就能好。”
    面前的小女孩没有反应,魏瑀顿了顿,见她抬起眼皮来才继续道:“医药费住院费都是我付,你不用担心。”
    明明是她突然间冲出马路的,不过魏瑀还是很好心地承担费用,毕竟要她负起责任基本上不可能的——她身上的衣服都已经又旧又破,头发也像是枯草,无论是脸还是裸露出来的四肢都瘦得过分。
    唐若点头,就这么不知所措地望着他,仿佛真的被撞傻了一样。
    “你能想起自己叫什么吗?还有家属的电话和地址。”
    她咬了咬唇又开始笑,只不过这次她是半坐起身子,所以魏瑀能看清浅色瞳仁里的恐惧,一眨一眨的长睫毛都掩不住,反倒是在眼下洒了一层阴影。
    等了半天等不到下文,他这才皱起眉头:“你不想回家,是吗?”
    唐若点头又摇头,总算是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细瘦如枯枝的手指轻轻颤抖着,仿佛一折就断。
    “你……没办法说话?”这回轮到魏瑀愣住了,身后的助理连忙从口袋里掏出纸笔递上来。
    “小妹妹,你会写字吗?”
    ————
    随便写,标题也是随便起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