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先生】成功被收养

    睡觉真是个好东西。
    一觉醒来,她又回到病房了,旁边居然还有个魏瑀。她身上很干爽,衣服也没有楼底那股灰尘味儿。
    唐若一跟他那双清冷疏离的眸子对上,就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接着又如常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唐若。”魏瑀稍微放低了声音,像是怕吓到这只躲到角落里的小羊,一边还将床给摇起来。
    虽然时间不长,但要查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女孩的身世对他来说再容易不过——唐若是被单身母亲养大,同时伴随着虐待,她甚至已经两个月没去上学了。
    她不想被送回母亲身边,于是小心地和他周旋、让他放松警惕,打算一逃了之。只可惜她身上有伤又体力不支,没走多远就自己晕了过去。
    “你不想回家,对吗?”
    这次唐若只能点头,四处张望却没找到纸笔,也不知道那个黑衣助理到哪儿去了,只瞥到颜料般洒在墙上的橘红色夕阳——距离她出车祸已经过了大半天,她耽误了魏瑀大半天。
    眼眶一点点变红,她张开唇又闭上,就这么茫然失措地看着魏瑀,眼泪里含着浓浓的歉意。就算努力瞪大双眼,蓄满了的泪水还是往下流淌,一颗颗砸在病号服的蓝色细条纹上。
    “我知道了。”
    魏瑀抿了下唇,抽过纸巾递给她,视线落到没入她纤瘦手背的针时顿了顿:“别哭,我不会送你回去了。”
    唐若呆住,就这么任由他把泪水擦掉。纸巾被迭了几层、裹着他的指腹在她面颊上滑动,吸收着水分。
    “我可以收养你,虽然会有些麻烦。”魏瑀说得很慢,手上的动作也不快,他仔细打量着呆住的小女孩,“如果你愿意的话。”
    唐若的第一反应是恐惧,她咬着唇连连摇头往后退去,可她身后已经是床板了,慌乱之下甚至不顾礼貌伸手打掉了他的手。
    “啪”的一声在空气里回荡,逐渐变成细小的波纹消失不见,但空间仿佛直接凝固下来,无论她喘息得多惊慌都纹丝不动,男人的脸也是紧绷着。
    直到门被推开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唐若才如梦初醒。她揪着被子低下头,奇怪的反应招来柯城疑惑的眼神。
    “抱歉先生,刚才走得急忘了把东西留下来。”
    他将纸笔放在她颤抖的手边,又弯腰附耳对魏瑀低声说了几句,余光却还在观察唐若。
    “你会摸我的大腿吗?”明明还是稚嫩端正的字体,可那并不流畅的笔画泄露出她的心情。
    魏瑀平日不会皱眉头,但今天已经数不清皱了几次。两道略弯的长眉蹙着,垂下眼皮后那双凤眼就没那么清冷了,反倒显出半分柔情。
    唐若默默感叹着他的俊秀,可面上还是那副强作镇定的表情,轻易能让人看出她大概是经历了什么不妙的事。
    “小妹妹,我家先生是个好人。”柯城忍不住先开口,目光真诚地盯着她,“要是先生想对你做什么,直接把你带回家就好了,怎么还带你来医院,是不是这个理?”
    “柯城。”
    他只好闭上嘴巴,但见到那双浅色瞳眸里的动摇,柯城心里还是松了口气。魏瑀哪哪都好,就是太过孤独,以他的条件要找个真心的伴侣太难,若是有个同样残疾的妹妹或许也不错。
    虽说这个想法有些残忍,但柯城见过太多因为魏瑀双腿残疾就对他只有同情或是轻蔑的人了,而面前的小女孩从醒来到现在都没有表露出半点的瞧不起。
    魏瑀定定地看着她,声音又放软了一些:“我不会摸你的大腿。抱歉,是我没考虑到你的情况。”
    “不愿意的话,先生,要不我们再帮她找个……”
    “我想跟你走。”唐若一笔一划写得艰难,用力得都要将纸张划破了,将笔记本递过去的手都在轻轻颤抖着。
    与其回到母亲身边继续被虐待,与其被陌生人收养,甚至被丢进福利院里去……把半天的时间都花在她身上的魏瑀,大概是最好的选择,就算这也可能是一个陷阱。
    她咬着唇,还沾着泪痕的脸像是一张被洒了水珠的白纸,浅色的瞳仁和黑色瞳孔却显出坚定来。
    “好。”
    双手接过笔记本,魏瑀没办法在上面感受到她的温度:“你先在这里养伤,其他的事情我去办,不用担心你母亲的事。”
    稚嫩的面上晃过担忧,但肚子“咕”地响起,唐若瞬间不好意思起来,就连双颊都泛起粉色,一下子可爱了许多。
    “咳,我去安排晚饭过来。”柯城手脚麻利地给她倒了杯水,在她想写字的时候连声道“不用客气”。
    “先生,今晚在这吃?”
    “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