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先生】系上了围裙

    魏瑀作为她现在唯一的家属,当然答应下来。
    所以孟姨做完饭就下班了,只剩下两人面对着饭桌上的残羹,唐若说不了话,自然只能魏瑀开口。
    “若若以前洗过碗吗?”
    她点点头又反问回去,意外的是魏瑀居然不会洗碗——他从小到大都是坐在轮椅里,母亲虽然不待见他,但作为情妇她自然有钱去请家政,所以他还真没干过这种事。
    唐若思索了一会儿,比划起来:“洗碗要洗两次才干净,先生洗第二遍吧。”
    “擦桌子和灶台就交给我。”
    她轻车熟路地戴上围裙,细白的手指在魏瑀一眨眼间就系好了后腰的带子。粉红色的围裙套在穿着校服的少女身上显然有些宽大,就连围裙的侧边都被拉到她背后去了,细细的腰身愈发明显。
    “先生来这里。”
    指了指洗碗池的左边,唐若推着魏瑀过去,又比划着:“洗好的碗放到碗架上,然后再擦干放进消毒柜里。”
    有好几个词不太熟悉,她“说”得磕磕绊绊,好歹魏瑀还是猜出来了。
    厨房里还挂着一件备用的围裙,同样是粉色的,唐若拿着它不知道该不该给他系上,魏瑀一转头就见她满脸纠结,总算是开口打破沉默:“拿过来吧。”
    他将衬衫的袖口挽起,露出白皙如玉的手臂,唐若期期艾艾地把围裙递给他,扭捏了一下又伸手去帮他系好背后的蝴蝶结。
    少女柔软的指尖若有若无地碰着后腰,一瞬间升起的奇异感受让魏瑀的喉结动了动,她的马尾因为偏头而在他的耳边晃着,细软的发丝摩擦耳畔,宛如蛛丝那般轻到只是让耳郭上的绒毛被拂动,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耳窝里抓了一下。
    “若若。”
    见她疑惑地盯着自己,魏瑀紧了紧手指,面色却如常:“可以开始了。”
    唐若很是熟稔地将汤水倒掉,再把残羹倒进垃圾桶里,水龙头“哗哗”地流出白色水柱将倒进洗碗池里的洗洁精打成泡沫,而她则是拿着布十分认真地将碗盘都洗过,又拂去白沫才将它们递给魏瑀。
    洗碗其实很简单,魏瑀只看了一次就知道该怎么做。他把轮椅调节到合适的高度,略微倾身洗起了碗。
    两人都沉默着,厨房里只有池水被搅动和轻微的碗筷碰撞声,唐若却是很愉悦,看着不锈钢盆里自己模糊的倒影还不由得笑起来。
    魏瑀侧头去接过汤盆,便撞见她眉眼弯弯的模样,虽然对着沾着白沫的碗筷笑是一件傻乎乎的事,但这种连虎牙都露出来的笑容太过漂亮,他竟然呆了半秒,差点让手里的汤盆滑落。
    唐若仿佛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只是继续洗碗,洗完了就用沾满白沫的手对着他打手语:“先生可以把抹布拧干,然后擦碗。”
    她指了指碗柜,魏瑀点头表示了解。
    瓷碗上的反光竟让他联想到唐若那双亮晶晶的眸子,魏瑀皱了皱眉,强迫自己专心擦碗,耳朵却还是下意识捕捉着身边的动静。
    唐若擦完了桌子和灶台,又把抹布洗干净了再擦一遍,显然是熟练工,不知在原本的家里做了多少回。
    “滴”的一声,碗柜开始消毒,唐若先帮他摘掉围裙,然后轮到自己。她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淡下来过,就算身上是已经穿了一整天、吸收了汗液的校服,整个人却还是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欢乐。
    “谢谢你,先生。”
    “不客气。”
    被她推着离开厨房,魏瑀压了压眉头,原本打算严厉地告诉她不要轻易靠得那么近,可还是不知不觉放软了语调:“休息一下就去洗澡吧。”
    “好,先生也快去吧。”
    唐若在心里哼着歌回了房间,一边回想着自己的表现一边计算分数——满分吧!
    若是惯用的攻略手段,大约都是一些带着攻略对象去游乐场、爬山什么的,利用吊桥效应让对方心跳加速,但对魏瑀或许行不通,还不如试试他从未接触过的领域。尤其是在这种两人能靠得很近的空间里,做一些稀松平常又带有十足生活气息的事,渴望着被正常人平等对待的魏瑀大约会被狠狠打动。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她虽然看起来在很认真地洗着,实际上在侧头递碗时目光总会落到魏瑀身上,自然能察觉到他一向没有表情的脸上出现了恍惚。
    洗完澡,唐若欢快地在床上滚了滚,然后才想起什么似的腾起身,趿着拖鞋回到厨房去。她“咔嚓咔嚓”地拍下了被整理好的洗碗台,特别是那两条搭在台边上的洗碗布,还有同款的围裙。
    ————
    反正就是疯狂吃糖(ˉ﹃ˉ)
    亲妈:什么攻略,这明明是老夫老妻
    若若:谁让魏瑀吃这套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