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先生】猫猫叫醒服务

    “唔咳……”
    反射性清了清嗓子,魏瑀竟没有感受到以往宿醉后喉咙干渴得像是要黏在一块儿的灼烧感,口腔也没有干到仿佛叁天没喝水。
    窗帘的遮光效果很好,要不是从帘子和墙壁之间泄进一道光线,他还没办法分清白天和黑夜。
    微微眯起双眼适应了一会儿,他的目光才从窗帘上移开,却是落在床的另一边——唐若?!
    穿着毛绒绒睡衣的少女像是小猫一样蜷缩着,只拉了一块被角盖在肚子上,头也枕在了长枕的边缘,稍不注意就会掉下去。
    房间里是灰蒙蒙的一片,魏瑀看不清她被发丝半掩的脸,却恍惚想起昨晚似乎有人给他喂水,面颊上甚至残留着她的手指划过的触感。
    眉头深深地拧起,却不是因为她的不听话,他咳了一声才开口:“若若,若若?”
    小猫被惊醒,攥紧了被角猛地抬起头来,下意识凑近了他,似乎是想确认他是不是真的清醒了。
    “若若。”一股气流拂到面上,魏瑀松开眉头,“回房间去睡。”
    唐若迷迷糊糊地盯着他,像是怎么也看不清,甚至还双手往前挪着爬动几步。
    蹭得有了静电的发丝也在被子上黏连,随着她的靠近一点点抚上他的下巴,魏瑀有些别扭地侧过头去,双手一撑就缓缓坐起身来:“回去,你这样会感冒。”
    因为被子被拉动,唐若的身子也支撑不住似的晃了晃,脸不知不觉就往他胸前蹭过去,嘴唇还张合着在念叨些什么。
    显然没有睡醒的模样让魏瑀没了推开她的心思,搭在她肩上的手变成了轻拍,又顺了顺她的长发好让静电少一点儿,而她居然还得寸进尺地环住他的腰,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
    “醒了?”
    凑得近了,魏瑀才能借助昏暗的光线看清她的脸,半睁的双眸里还含着水汽,唇瓣似乎是因为没睡够而不高兴地微微撅起,柔软的弧度一瞬间让他的喉头又变得干渴,眼神一凝却是几乎要把她的睫毛数清了。
    “若若。”
    低哑的嗓音摩擦着耳膜,痒痒的,唐若则扬起一个懒懒的笑容:“先生。”
    她努力支起身子来,露在外头冻得有些僵硬的手指不太听使唤:“我去做早餐,先生洗脸刷牙再出来吃。”
    打着哈欠出了魏瑀的房间,不顾他让她去睡觉的吩咐,唐若快速洗漱完就进厨房开始弄早饭。
    孟姨在每晚离开之前都会把第二天的早餐准备好,一般都是煮粥或是蒸包子,偶尔也会做好叁明治放在冰箱里,昨晚她特地只让孟姨煮小米粥。
    虽然是冬季,但今天早晨的阳光正好,撒在窗台上被防盗的金属栏杆折射出散乱的光芒。
    她穿着粉色围裙,一头乌发松松地束在脑后,颊边只有几缕碎发调皮地随着她的动作而轻晃。
    白皙柔嫩的肌肤在金白色的光晕中,显出吹弹可破的质感,腮上浅浅的红晕是自肌肤底透出来的,犹如水蜜桃般让人想咬上一口。
    吸油烟机发出“轰轰”的风声,以至于唐若在男人离她只有五步远时,才从余光察觉到他的存在。
    “先生。”唐若手里拿着锅铲,没办法比划,只能用口型叫他一声。
    把煎到凝固的蛋翻了个面,又戳破了圆圆的蛋黄,她指了指餐桌上的蜂蜜水示意他去喝,但魏瑀一直在厨房门口看着,目光落到她眼下的浅浅青黑时顿了顿。
    这不是她第一次下厨,鸡蛋煎得有模有样的,火腿肠也切好、铺上去,唐若甚至用沙拉酱在上边画了个笑脸,才盖好另一片面包。
    “先生,快吃吧。”
    她又盛粥给魏瑀,递过去时还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半闭着的眼睛里泛起泪花。
    “吃完饭去睡一觉。”魏瑀难得强硬起来,握着玻璃杯的手紧了紧,“午饭的时候再起来。”
    现在才早上九点,唐若这次很乖地点头,在他说他来洗碗时又下意识摇摇头。
    平时他们吃完早餐,都是之后孟姨来收拾的,不过从昨天开始孟姨就放假回去带孙子了,她也做好了天天下厨洗碗的准备。
    胃部的难受被安抚下去,魏瑀慢条斯理地喝着粥:“锅要洗吗?”
    “不用,只是煎蛋。”唐若还是很有节俭精神的,“中午煮面的时候可以继续用里面的油,会更香。”
    “只是几个碗,你觉得我洗不了吗?”
    她犹豫半晌,终究还是答应下来,又比划道:“今天的碗都没有沾到油,洗一次就好了。”
    ————
    真是老夫老妻(??﹃??)
    若若:我明明还小【望天
    亲妈:那就加速长大!!不然哪来的肉肉_(:з」∠)_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