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先生】觉得好庆幸

    “不喜欢。”
    “我不认识他。”将手机转给魏瑀看,唐若吸吸鼻子,垂下眉头表情就愈发委屈。
    “既然你不喜欢他,那就不必为了不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而难受。”
    话说得有些拗口,但魏瑀定定地望着那双浅色瞳仁,被泪水洗刷过后就如宝石一般闪发亮,怎么能因为那种人而变得暗淡。
    尽管他想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事情上,可她的否认像是一朵小小的火苗,随着泪水滚落到他胸前,开始灼烧他的喉头。
    “你不可能喜欢所有人,自然也不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你。”
    “就算你不能说话,孟姨、柯城,不也都喜欢你吗?”
    “若若,”双手捧着她的脸,魏瑀深吸一口气将在胸前翻滚的岩浆压下去,“我不能走路,你会讨厌我吗?”
    他黑沉沉的瞳眸宛如极深的暗夜,睫毛半掩去其中的情绪,唐若的脸不知为何变得更红,连打字都不顺畅了:“我很喜欢先生。”
    “那先生喜欢我吗?”
    这个喜欢,是哪种意义上的喜欢呢——她的眼中浮现出疑问,在和他对视了一瞬之后又迅速地别开眼,气氛顿时不像之前那样紧绷,反而变得轻飘飘起来。
    唐若咽了口口水,等待着魏瑀的答案,窗外的夕阳不知何时已经被紫色的天幕代替,两人就这么沉默着,春末的夜风也无言的从窗户溜进来,缓缓路过时还不忘带走他们呼吸的声音。
    “若若,你才十六岁。”
    良久,魏瑀开口,语气中含着低沉的苦涩,就如没有加糖的咖啡,香醇却让她皱起眉头。
    她才十六岁,没有真正接触过这个世界,前半段时间活在家庭的阴影之中,这将近一年却约等于被他和学校圈养着,依旧是个孩子,就算身体一天天变得成熟,也还是胆小爱哭。
    “现在不适合说这些,下来吧,该吃晚饭了。”
    魏瑀松开她的腰肢,但唐若却不肯下去,而是哆嗦着双手打字:“先生,你之前问我怎么看你的腿。”
    “我。”删掉。
    “先生我害怕,怕我说完你就不要我了。”
    “若若,别说了。”魏瑀却没有夺走她的手机,也没有将她推下去,而是用力闭了闭眼,仿佛再一睁开她就会乖乖坐在餐桌前一样。
    “先生,我那时候,居然觉得好庆幸。”
    “如果不是那天先生去检查,我就没办法遇到先生了。”
    “这样是不是很不好?”
    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手足无措,却咬着唇死死不肯从他身上下来,眼里再一次蓄满了泪水。
    这一次哭的眼泪,大概要比春雨还多。
    魏瑀还没开口回答,唐若就突然倾身吻了下去,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努力用柔软的唇贴着他的唇摩擦,泪水一滴滴淌下沾湿他的面庞,冰凉咸涩的味道没入他的嘴角,然后是一尾柔软温热的舌尖。
    他该拒绝的,狠狠地推开她,告诉她自己并没有那种感觉。
    可双手不听使唤地抱紧少女的腰肢,隔着并不厚的春季校服似乎还能感受到底下的肌肤,还有她的颤栗。
    唐若舔舐着他紧咬的牙关,发现自己舔不开之后只好含住他的唇瓣吮吸,她浑身都发着热,尤其是胸口,心脏仿佛要跳出喉咙似的,一次次撞击声又在耳边响彻,让她头晕目眩。
    好半天她才结束了这个单方面的吻,脸红得将近滴血,泪水不知不觉已经不流了,只是面颊上半干的泪痕有些难受。
    唐若喘得厉害,隔着朦胧的水雾望着一语不发的魏瑀,按在他胸口的手同样感受到了剧烈的震动。
    “若若。”
    他会责骂她吗?
    魏瑀缓缓勾起一个苦笑,伸手盖住了她的眼睛,挡去她令人动摇的目光:“我也一样。”
    她惊讶地张开了嘴,让他看着方才舔吻自己的舌头是什么模样。
    “如果不是若若的过去,我又怎么会遇到你。”
    变成她唯一的依靠,无数次为她的靠近而感到不该有的欢欣,无数次警告自己不能这么下去,却像是酒精上瘾一般,一旦生出念头就只能依靠酒来止渴,但下一次欲望就会更加强烈,直至将他的理智吞噬。
    她颤抖湿润的睫毛在掌心扫动,轻轻的痒意攀爬到手腕,钻进血管里去,让他体内的瘾开始作祟。
    “这样,是不是也很不好?”
    明明是两人身上的缺陷,却都因此而为对方坠入欢喜与罪恶的地狱。
    ————
    是普通的甜甜_(:з」∠)_
    若若:先生就是嘴硬心软w
    魏瑀:这样还算嘴硬吗
    若若:再多说点情话就好了(*/ω\*)
    以及又改了简介,后面的世界又变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