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扶养人类

    伊莱娜说不清为什么,大概是出于怜悯,亦或着是情感投射,总之她难得做起善事。
    也许是那如出一辙的黑暗或着是使其不幸的“灾厄之子”名号,让伊莱娜决定抚养爱德,至于养到什么时候她也说不准。
    爱德醒后跌坐在地上,完全搞不懂刚才发生了些什么,他看到镜子中的魔鬼冲向自己,回过神就坐在这里了,他摸到脸颊湿润的眼泪,想向她说些什么,然而一张开嘴就忘记了,爱德只记得是很重要的事,却想不起是什么事,奇怪他明明不伤心,眼泪却越抹越多:“仙...仙女大人...我...呜哇...呜呜呜”
    伊莱娜看着他溃堤式的哭泣,一个响指,将练剑中的阿瑞斯给召唤过来了,他高举剑一刀噼下落在伊莱娜额头上方,一瞬间发生太快,即便阿瑞斯收住力量,还是留下了恐怖的风压,像是狂风拍打布料的声音,回盪在城堡内。
    好在有皇族誓约否则伊莱娜必死无疑。
    “框啷一”圣剑落地,阿瑞斯吓得不轻心跳都慢了拍,他弯下腰拾起圣剑放回剑鞘,然后按着狂躁的心脏、调整呼吸让自己快速平静,被愚弄的愤怒充斥全身,即便如此还是努力压着脾气:“下次,请先通知一声。”
    伊莱娜无视阿瑞斯的话,指着爱德说道:“他哭了。”
    爱德已经被眼前这齣吓得连哭都忘记,吸了两下鼻子愣在原地。
    “好像不需要你了。”
    “你!”阿瑞斯来不及抱怨就被伊莱娜送回原处,还好他有专属的训练室,要是在训练场上突然消失又出现,阿瑞斯难以向同伴解释。
    回想起伊莱娜的神情,虽然面无表情,但阿瑞斯看见女巫正因为孩子哭泣而无措着。
    阿瑞斯摇摇头否决了自己荒谬的猜想,视人命为垃圾的冰雪女巫怎么会关心一个孩子,阿瑞斯更愿意将这件事归纳为,因为契约存在,冰雪女巫迫不得已保护大皇子,她肯定是觉得小孩哭泣很麻烦所以才召唤自己。
    阿瑞斯偶尔会去圣殿的孤儿院帮忙,自然晓得孩子的威力,每个孩子都是一隻精力旺盛的小怪兽,比起猎杀魔兽,照顾与孩子似乎更劳心费神些。
    如果以九岁来说,大皇子是他见过最乖的孩子。
    阿瑞斯此时惊觉,能让一个乖巧的孩子哭泣的事想必很严重,联想起冷血的冰雪女巫,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起,他呼唤临走前留给爱德的小镜子,无人回应。
    爱德停止哭泣后,捲起袖子抹乾净眼泪,不断道歉:“对不起,我很少哭的。”
    在伊莱娜后方四根冰柱从地面缓缓上升建构成一张带有握把的椅子,伊莱娜向后一坐,调整好舒服的位置指甲敲着发出清脆的响声,语调平淡到让人感受不到任何鲜活的情绪,手中出现一张羊皮契约,单刀直入说道:“我是冰雪女巫-伊莱娜,这张是丽妲夫人与我签订的契约书,接下来的日子我有义务抚养你长大,当然,如果我想毁约丽妲夫人也没有能力制止我。”
    伊莱娜想起索利斯跟自己抱怨过小孩心思很难捉摸,于是再补充句:“希望你不会让我感到头痛。”
    伊莱娜并非没有情绪的起伏,只是没什么事值得她开心,大概这就是所谓活得厌烦了,做什么事都兴致缺缺。
    爱德因为紧张而抓着衣襬,虽然母亲很爱他,但比起在皇宫的日子,他更喜欢待在这里,那怕双手已经冻得发麻,但他不用再忍受那些人的辱骂、母亲也不用因为他整天挂着愁容,从第一眼看到仙女,爱德直觉告诉自己,仙女...不,冰雪女巫伊莱娜会是拯救自己的仙女,就像童话故事中善良的孩子最终都会得到救赎。
    爱德双眼发亮又觉得直视眼神过于冒犯,于是缩着脖子小心地看着伊莱娜,即便如此他还是有些不确定问道:“我...真的可以留在这吗?那怕我是灾厄之子?”
    “恩。”伊莱娜撑着头思考人类要怎么养的问题,孩提记忆对于伊莱娜来说模煳一片,她只记得...
    爸爸教导她如何使用魔力以及传授些知识,至于是那些知识伊莱娜已经想不起来了。
    妈妈烤得苹果派很好吃。
    长老爷爷烘焙过久的难喝红茶。
    簇拥她的族人。
    像是诅咒的精灵祝福。
    黑暗闷热的地窖。
    索利斯。
    爱德的呼唤将她拉回神。
    城堡与地下室不同没有火炎兽的魔晶作为保暖,爱德脸颊被冻得发红,吐出的呼吸凝为雾气,兴奋说道:“女巫大人,谢谢你!”
    -----题外话-----
    求留言、求珍珠,看书的小伙伴冒个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