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愚蠢

    怀疑的种子已经埋下,爱德又要如何自证清白,再多解释也不过是诡辩,即使如此爱德还是做出挣扎:“我...”
    “安静。”比起爱德,眼下有更重要的问题,伊莱娜离开水池,爱德跟在身后像个小媳妇为她披上浴衣,伊莱娜调动了稀薄的魔力,如果森林的保护罩被破坏了,那势必有一场恶战,因为圣殿曾经潜入,所以白塔并不是一个避难的好地方:“巴特,告诉凛冬森林的所有魔物,魔物立刻前往席尔顿的领地。”
    她撕碎一张写着契约的羊皮纸,羊皮纸化作火焰,然后散开成镜子,雌雄莫辩的脸有着一双深红色的血瞳,眼睛细长与狐狸有些相像,长发漆黑柔顺,有个棕发的女人正为他编辫子,他神色温柔手指捲起棕发把玩,他的发尾上有着与阴冷气质并不相符的粉红色缎带蝴蝶结。
    感知到魔力波动,席尔顿立刻将女人的头按在怀中,似乎是不想让自己的宝物被看见。
    席尔顿是魔塔主人,理论上来讲魔塔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在特米拉大陆上属于绝对中立,然而在数年前席尔顿得罪皇族,在伊莱娜的帮助下席尔顿才免于被通缉的命运,也因此席尔顿欠伊莱娜一个人情,接着过不了多久,圣殿就对席尔顿发出通缉,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伊莱娜说道:“你该兑现承诺了,不要过问也不要打听关于凛冬森林的任何事,我的子民将过去魔塔,你必须保护他们,直至我再次联络你。”
    誓约成立,冰蓝色的魔力凝结成球进入席尔顿的额头,誓约之书一旦成立就必须完成,否则将会不得好死。
    席尔顿并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他知道自己受了重创,肯定会鑽空子袭击自己,所以伊莱娜选择让他保护子民而不是过来对抗外围的圣殿士兵,天知道那个疯子会在杀光士兵后对她做出什么事。
    伊莱那穿着单薄的浴衣走在长廊上,周身环绕令人窒息的低气压,爱德跟在她身后又为她添了件披风才不至于那么地暴露。
    皇族是打定主意要剷除她,看来这代皇族脑子都不太聪明,索利斯的力量留存在他们血液之中,除非是死,不然绝对不可能摆脱誓约的束缚,至于阿瑞斯只是有着与皇族类似气息的人造物,是个专门用来蒙骗她的人偶。
    皇族在刻意回避巴特的求助,皇族必须无条件服从,听不到、看不见就等于没有收到任何命令,他们是想用这个漏洞来剷除她,只是他们漏算一点,伊莱娜并未在失去魔核那刻死亡,她吸收爱身上残馀的魔力苟活下来。
    所以,她现在可以将皇帝给召唤过来,伊莱娜回想了下皇帝的名字。
    “戴蒙,过来。”
    虽因索利斯的血统长了一张好脸,却没继承到任何优点,简单来说这人是个昏君,无论是昏君还是暴君,伊莱娜都没兴致干涉政治,也不曾去指责他们,除非是涉及皇族存亡大事,伊莱娜才会出面,当然她也不介意偶尔帮助一下人们口中称赞的明君。
    像是养宠物一样刚开始伊莱娜还会投入些感情,但人类的寿命实在太过短暂,刚认识不久、马上就步入坟墓,她送走一代又一代的皇帝,不知不觉中皇族在她眼中已经变成某中代价的消耗品,对于索利斯转世的期待也在时间长河中消磨殆尽。
    突然诈尸的索利斯扰乱心神,伊莱娜并不喜欢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如果这是索利斯的恶作剧,那将会是非常恶劣的玩笑。
    戴蒙是第一次被召唤也是初次见到伊莱娜的真容,先是为她的美貌而震惊,再后知后觉想起女人是壁画上的冰雪女巫。
    她为什么没死?
    难道是圣殿失败了,所以她现在要向自己復仇?
    不,圣殿已经拿到她的魔核,所以她现在是非常虚弱,将自己召唤来想必是用尽最后的力气,于是戴蒙使用他微薄的神力攻击了伊莱娜。
    誓约让戴蒙的攻击失效,甚至还因不轨之心遭受神力的反噬,喉中鲜甜,他止不住吐了口血,看着双手环胸的伊莱那,恐惧感遍佈全身,他吓得跌坐在地,镶着柠檬黄宝石的王冠掉落在地轣辘滚动着。
    伊莱娜蹲下身,挑起他的下巴,左右端详着戴蒙,皇族中这么蠢的孩子她还是第一次遇见:“不论你想杀我的理由是什么,都别忘记你体内流淌的索利斯血液,在我死的那刻,你们也必死无疑,动动那不聪明的脑袋回想一下,然后告诉我是谁教唆你做出这蠢事的?”
    -----题外话-----
    每个故事并非独立,他们之间都有千丝万缕的关係,像席尔顿是【随身情人】中的男主角。
    叁心二意的老谢发现改书名收藏一样不涨,所以决定将书名改回【凛冬森林】(狗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