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倒先委屈上了

    赶场子似的上完了今天的四节课,陆昭昭按照往常一样去了趟超市,牙膏之类的快用完了需要及时补上,周末两天不打算点外卖,她厨艺不好,想着凑合吃点算了,但是挑来挑去也看不出哪盒娃娃菜是新鲜的,哪根萝卜里头是空心的,于是在蔬菜区停留了许久。
    王妈妈以前说,菜买的多了,自然就能看出区别了。可她回z省一年多了,买了那么多回菜,依然像个刚刚独立生活的愣头青一般。
    陆昭昭拎着两大个超市购物袋回到公寓,掏出手机时看到一条转账消息。目光顿在那个数字上,在生活费方面,陆明从来都是大方的。
    她手一动,切换到微信,有点想打个视频电话过去的冲动。转念一想,怕他工作忙得厉害,便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消息栏还有条信息,是她下课后私戳的那位同学给了回复。
    【披萨】: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披萨】:同学,我们组还缺人!我拉你进群?
    【Za】:嗯,好的。
    对方很快发来一个群聊链接,陆昭昭点进去,发现加上自己群里一共有五个人。
    【方萍】:我们组终于齐了!大家可以互相加好友,顺便把群备注改成自己的名字哦!
    这个方萍就是刚才的【披萨】了,陆昭昭看到后很快也改好了自己的群昵称。
    【余康】:陆昭昭?是我知道的那个陆昭昭吗?
    陆昭昭一愣,不知回复什么。
    【方萍】:我去……美女!
    【余康】:同学,你是不是那个在中外经典研读第一节课上被老杨叫起来朗读文章片段的女孩子?@Za
    陆昭昭不明就里,但隐约记得自己第一堂课是被杨闻庆老师叫起来过。杨老师是她学院里的老师,大一时就给她上过课,彼此都相熟。她也因此在选课时毫不犹豫地再次选了他的课,U大的同学都知道核心板块类的课程有多难抢,陆昭昭庆幸自己运气好能抢到。
    她还记得杨老师那节课说要点一个学生来读《伤逝》的片段,他笑眯眯地看过来,说:“那就请陆昭昭同学来读一下吧。”
    可是他们怎么会记得这件事?
    陆昭昭还是礼貌地回了:是我。
    叫余康的同学也不再问其他,表示很高兴她加入这个小组,陆昭昭很快收到了他的好友申请。
    通过之后,“对方正在输入中”几个字不停闪现,恰巧这时王妈妈的电话来了。
    陆昭昭接起电话,轻唤她:“王妈妈!”
    对面也是很高兴的语气:“诶,昭昭啊!”
    “最近身体好吗?”
    “好着呢,昭昭也要注意身体啊,不能太累了,学习再重要也没有身体重要啊!”
    “嗯。”
    “要多吃蔬菜水果,少吃那些膨化食品。”
    陆昭昭轻笑道:“我又不是贪嘴的小孩了,怎么还这样嘱咐我呀?”
    “你瞧我,老把你当成我那在老家的小孙子了,哈哈哈。”
    陆昭昭在这头也跟着笑,心里暖暖的。
    她还是照例问:“爸爸还好吗?”
    王妈妈:“好着呢,就是啊老是一个人,我瞧着也怪孤单的。有时局里忙,他出去应酬,也不叫我来做饭。昭昭啊,有空多陪你爸爸聊聊天啥的,父女嘛,有啥不好说开的?”
    “嗯,”陆昭昭答应着,心里头酸酸涨涨,“王妈妈,你劝他少喝点酒,菜烧的清淡些。”
    “这些我知道,你自己也是啊,一个人在外面不要老是吃外卖,都是料理包呀!放假时就回来,王妈妈给你做好吃的,你喜欢吃红烧排骨,酱烧茄子,虾仁豆腐……”
    窗帘没拉上,外头绽放进来一团火红,陆昭昭走到窗前才发现今天的夕阳红得生艳,将室内的家具全部打上了阴影,影子拉得老长。小区楼下有小孩在玩闹,嬉笑声不断,陆昭昭一一应着电话里的人,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等到挂掉电话,她才看到余康发的消息。
    “嗨,我是新传一班的余康!”
    “你好。”陆昭昭想了想,又发了句“合作愉快!”
    方才的聊天群名被改成了“金鹰奖得主们”,里面已经讨论了起来,陆昭昭往上拉,从最开始看起。
    【方萍】:everybody们,我们这个课程作业有叁礼拜的准备时间,虽说很充裕,但是考虑到大家专业不同,空闲时间不同,我们还是要尽早挑好作品,并且改写好剧本,给之后的排练让出更多的时间。
    【余康】:同意。
    【袁思雨】:+1
    方萍重新发了杨老师的ppt,上面列着可供选择的作品。
    【方萍】: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尽管提哦!【星星眼】
    【袁思雨】:我是文学院的,这些作品大多看过。只是有一些长篇小说恐怕不太好演。
    【余康】:老师说长篇可以截取部分片段来演。
    【方萍】:思雨说的有道理,长篇小说大家不一定有时间全部看完,看完了再来挑要演的部分实在费时间。
    【袁思雨】:像莫泊桑的《项链》、《羊脂球》等作品,我们都能够演出来,并且人数也基本能凑上。
    【方萍】:我看到杨老师的范围里有中国的作品耶,有哪些是比较短的呢?
    【袁思雨】:《红豆》、《百合花》、《洼地上的战役》是红色故事,《边城》、《受戒》、《伤逝》的情感色彩比较浓重。
    这些文章是文学院必读的,有些虽不做要求,也需作了解。陆昭昭在脑中回忆这个叫袁思雨的女生,她因不住校,对其他同学了解甚少,却依稀记得袁思雨这个名字经常出现在学院的公众号上,获过不少奖。
    【余康】:很多小组肯定会演爱情故事,咱们要演就演个不一样的,怎么样?
    【方萍】:你说说,怎么个不一样的法子?
    【余康】:袁思雨同学说的这些红色故事,披着爱情的外衣,宣扬的却是党的精神。在那个年代,爱情十有九悲,be美学才更让人印象深刻。
    【方萍】:你一个大男人,还懂这些?
    【余康】:作为新传专业唯几的男生之一,我当然要多方面了解一下啦。
    【袁思雨】:既然这样,那就在《红豆》、《百合花》以及《洼地上的战役》里面选一篇吧。我个人认为宗璞的《红豆》还是比较具有可演绎性的。
    袁思雨将《红豆》这篇文章的百度百科简介发了过来。
    【方萍】:看了大致内容,这篇小说的女主是江玫,男主是齐虹对吗?男主怎么叫这名儿,我还以为是个女孩子。
    【袁思雨】:是的。
    【袁思雨】:这篇文章讲的是女大学生江玫一方面结识了齐虹,两人开始相爱。而另一方面受到同宿舍好友萧肃的影响,启蒙了革命思想。齐虹的资本主义思想让他逐渐和江玫产生了隔阂,两个不同思想不同抱负的人,注定只能分开。
    【余康】:又红又专,适合我们小组!
    【方萍】:我没什么意见。
    他们聊到这里,陆昭昭便发了句:“我也同意。”
    事实上,她对演什么作品没有什么意见,大学里的小组作业较多,大家一般会和自己的室友或者相熟的人搭档,像陆昭昭这样没有室友的人,就只好每次在课程群里找一些落单的同学来共同完成,这样反而羁绊更少,大家也不容易吵架。
    大多时候小组里会跳出几个指挥者,陆昭昭负责接收分配给她的任务并且顺利完成就好,不是特别麻烦。
    杨闻庆老师人特别好,考核不严,给分高,事又不多,因此他的课成了u大最难抢的课,课堂容纳量往往超标,学生联系教务处希望能扩容,却总是无功而返。
    这次的展示作业也是整个学期唯一一次任务,因为选修的是文学类课程,杨老师希望大家能够从他ppt上的作品中任选一部并且表演出来,作为期末的打分依据。相比于期末要背诵大量知识的其他课程,这种考核方式新奇且有趣的课程也难怪要成香饽饽了。
    【方萍】:不知道大家这个周末是否有空呢?不如我去申请一个研讨室,大家一起来讨论讨论?
    巧的是余康和袁思雨的周末都没有安排,陆昭昭便也答应了。就算没有这项工作,她大概率也会在公寓里宅着度过这两天。
    五个人的群,一直是他们四个人在讲话,陆昭昭有些奇怪,她点开右上角的叁点,确实列着五个人的头像。
    那个一直没说话的,看头像的小图,像是某个篮球明星,他没改群昵称,还显示着自己原先的微信名“HL”。
    群主方萍似乎也有些急,艾特了他好多遍。等陆昭昭吃完了一个超市买的叁明治作为晚饭后,这个叫“HL”的才姗姗来迟,发了“同意”二字。
    又过了一会儿,补充了一句“打球去了,没看手机,抱歉。”
    再接着,发了个表情包【委屈蛤蟆】。
    陆昭昭看着屏幕上这只绿油油胖乎乎的卡通蛤蟆,眉眼一弯笑出了声。
    这人……明明是他没有及时回消息,倒先委屈上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