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我这是第一次演戏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我们就进入正题吧!”方萍的一句话打断了陆昭昭烦乱的思绪。
    她静下心来,从外表看来,也仅仅是一霎那间白了脸。
    “我们已经选好了作品,接下来就是选角了。”余康接着说道。
    袁思雨从包里拿出一本红色封面的书,翻到《红豆》的那一页说:“我大致圈画出了所有人物。江玫、齐虹、萧肃叁个人的戏份重些,再接着就是江母和一个传达室叔叔,这两人的话都不多。看上去有点不好分工。”
    一旁的余康凑过来看:“我想过了,要不然戏份少的人就负责做转场ppt和旁白吧。加上这些辅助之后观众即便不看原着也能看懂整个故事。”
    大家一致认同余康的看法,难的是如何具体确定每个人的角色。
    方萍提出抽签来决定。
    先是叁个女生,谁演主角江玫,谁演萧肃,谁又演江母,陆昭昭原本觉得抽到谁都无所谓,可当她打开那张写着“江玫”名字的纸条时,后知后觉意识到,假如胡莱抽中了“齐虹”,那他们岂不是要一起演对手戏?
    她不是没有看过《红豆》,甚至曾为江玫齐虹二人的悲剧而遗憾过,却又觉得在那样一个年代,这或许是命运为江玫作出的最好安排。
    方萍笑着说:“那就辛苦昭昭了。”
    演江玫,就意味着要背大段的词,对于一个小组成员均分制的课程作业来说,这的确不是一个好差事。
    陆昭昭笑了笑,没说其他。
    难的不是背台词,而是这一刻自己就像是在开奖,如果抽到“齐虹”的是余康倒还好说,如果……
    她不敢想。
    方萍写好了“齐虹”和“保安”的两张纸,团了团,示意胡莱和余康来抽。
    余康刚要伸手去抓,就被横拦过来的一只手臂挡住了。
    那只手臂正微微发力,陆昭昭坐在它的主人身边,看见它长着不像蛋白粉吃出来的肌肉,绷紧着,下一秒就将余康的手拽了回来。
    所有人看着胡莱的动作,不明就里。
    胡莱问到:“你不是新传专业的吗?”
    余康诧异:“对啊,怎么了?”
    “还是你来念旁白吧,你的声音好听,容易……让观众有代入感。”
    袁思雨:“余康的声音的确有点播音腔的感觉。”
    胡莱顺着说下去:“我的声音嘛,就有点大白嗓,我要是念旁白,八成垮掉。”
    方萍转头对着陆昭昭:“好像有点道理,你说呢昭昭?”
    大家的视线被带动着看向陆昭昭,她不知如何表态,只好笑了笑。
    方萍说:“我看呀,胡莱和昭昭,帅男靓女,我们组一定能拿个好成绩。再不济这两张脸看着也让人赏心悦目呀!”
    方萍的目光来回游移在这两个人身上,一副不嫌热闹事多的样子。
    陆昭昭恨不得替余康反驳,要他来演齐虹,可是她又该说什么呢?话都被他们说完了,可明明……其实余康的外表更符合齐虹的书生气。
    她差点就要以为胡莱是不是认出她来了,否则怎么会故意要和她搭戏?可是余光扫视,那人一副明显轻松的样子,似乎真的是为自己不用读旁白而庆幸着。
    “横竖都是演戏,和谁演不是演呢?”陆昭昭宽慰自己。
    袁思雨说:“那就这样定了。昭昭演江玫,胡莱演齐虹,我来演萧肃。方萍和余康,一个演江母,另一个演传达室叔叔,当然旁白这个更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余康大帅哥了,方萍,你的转场ppt也要尽快赶出来哦!”
    方萍拍了拍胸脯:“包在我身上!”
    “萧肃的戏份也不是很重,那改编剧本的事就交给我吧。”袁思雨补充道。
    一场小型讨论会就愉快地暂告了一个段落。陆陆续续退场,说笑着走出教室,陆昭昭收拾了下东西的功夫,就赖在了最后。
    她将椅子摆好,走到门口关掉了室内的灯。教室门是自动的,轻轻一带就能自己慢慢合上。随着落锁声响起,她也被吓了一跳。
    被吓的原因当然不只因为这个。
    楼道里无光,因为周末不上课,为了节省电源便不开室外的灯。胡莱就贴靠在教室外的墙上,把走出教室的陆昭昭吓得猛抖了一下。
    他显然看到了她的反应,并且嗤笑了一声。低低沉沉、极为短促的笑,从男生的喉结处滚了出来。
    他变得高了,要陆昭昭半仰起脖子才行,否则就只能看到他白色T恤的圆领。
    “陆昭昭。”
    这的确是他在叫她。
    “嗯?”她应着,以细微的动作拉开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
    男生的浓眉皱了皱,只是隐在了昏暗里,无人察觉。
    他说:“我这是第一次演戏。”
    哦,然后呢?
    陆昭昭等着后面的话,他不说下去了,两人间的气氛尴尬地胶着起来。
    “嗯,我也是。”她得回去做中饭了,于是开始往外边走。
    “你紧张吗?”他跟上她的步伐。
    走了几步,陆昭昭就发现这人的步子迈得大,自己的呢又迈得小,他走出一步,就走到了自己前面,故意停顿下来等她走上前去。
    他的话,也像是在……没话找话。
    “不紧张。”她回道。事实上,除却知道他是胡莱时候的尴尬,现下的她要考虑的,更应该是如何努力完成自己的任务。
    小时候,曾害怕过那样坏心眼的胡莱,可是,现在的她还需要害怕吗?
    细想后发现,假如胡莱再次对她做出欺凌的事,她会毫不犹豫借由其他力量来保护自己,比如法律,比如网络,再比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勇敢地揭露过他的恶行,现在,照样具有这份勇气。
    一路再无话。
    出了教学楼,两个人的路就不同了。陆昭昭要回自己在校外的宿舍,胡莱要左拐去男生宿舍。
    他指着左边:“宿舍不是在那儿吗?”
    “我不住在学校。”她结束了对话,不愿再多讲,想将学习和生活分开一些。
    不等他再说,陆昭昭便匆匆走了。
    袁思雨的剧本改的很快,用了两天时间就全部梳理好了,她把文档发在群里。
    陆昭昭打印出来,把自己的戏份全部用荧光笔划了一遍。她原本就熟悉剧情,大致浏览了一下,觉得倒没有特别拗口难讲的词。
    照例是约在了周六上午,首先要走一下全部的流程。每个人可以拿着稿子念,熟悉一下对话的感觉。
    【“江玫”提着行李箱回到曾经的大学校园,她来到从前的学生宿舍,走到传达室前。】
    “有人么?”陆昭昭问。
    “谁呀?”余康的声音故作苍老,假装打开了传达室的门。
    “老赵,你还在这儿!”陆昭昭说。
    余康回答:“是江玫!”
    方萍小声提醒:“这里要注意,昭昭你说完那句台词,要跑过去一把抱住传达室叔叔,正式排练时别忘了。”
    陆昭昭点头,“好的。”
    对话继续着,文本是倒叙描写的,因此先演完八年后的部分,再开始排练八年前的部分。
    【“江玫”从练琴室里走出来,哼着刚弹过的调子。】
    陆昭昭拿不准主意,问:“这里该哼什么调子呢?”
    几人找出原文的段落,发现作者也没写明究竟哼的是哪首歌,便让她随意哼两句就行。
    陆昭昭想了想,哼了几秒的《月光奏鸣曲》。哼完之后,“齐虹”该出场了。
    胡莱走到陆昭昭面前,这里“齐虹”是没有台词的,只是和“江玫”擦肩走过,但他抬起头来看了“江玫”一眼。
    这个场景他们两个需要演好多遍,因为“齐虹”和“江玫”每天都会在这条路上遇到,尽管二人并没有说话。陆昭昭暗示自己把对方当成一个假人,倒是顺利排完了这部分。
    一幕接着一幕,胡莱的台词终于等到了,他揣摩着“齐虹”应当是用怎样一种语气开始和“江玫”的第一句对话的。
    他问:“怎么不弹了?”
    陆昭昭接住台词:“弹不会。”
    【“齐虹”教“江玫”弹琴,结束之后,他们一起去散步。】
    陆昭昭念着自己的台词,注意力都放在这上面,倒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关心和自己搭戏的是谁了。
    只是有一幕,两人要一齐逛颐和园,“齐虹”要在最低一层石阶上将“江玫”抱住。这一遍是走流程,陆昭昭原以为就是顺台词的,当真没料到胡莱会将自己抱住。
    她被圈在他两条胳膊里,脸蹭向他胸膛处,就那么两叁秒钟时间,又被放开了。
    陆昭昭今天化了妆来的,刚才那一抱,是意料之外,因而口红不可避免蹭上了他的白色上衣,只一小点,却是扎眼。
    她刚要说对不起,胡莱就说:“你呀!你再走一步就掉到水里去了!”
    他还在说台词,陆昭昭一瞬间有些慌乱,着急寻找黄色荧光笔划好的台词。
    胡莱拨一拨她额前的碎发,低声说:“我救了你的命,知道么?小姑娘,你是我的。”
    这句话同样是台词,这个动作,也是台本里写着的。
    该轮到她说了,她要说什么来着?她看漏了行,一时间找不着了。
    胡莱将他的稿子摊开,指着她要接的那一句“我是你的”。
    《红豆》她看过不下叁遍了,却还是第一次觉得“江玫”和“齐虹”的爱情是这样的肉麻。
    她的嘴唇动了动,念出这几个字。
    “我是你的。”
    她要靠在“齐虹”的胸前,再抬起头来时,要“流下感动的眼泪”,可这不是正式开演,陆昭昭自然流不出眼泪。当她抬头,“齐虹”要关切地问她为什么哭,那种询问应当是急切的、温柔的。
    陆昭昭抬头时,她的男主角却扬起了眉毛,笑弯了眼睛。
    怎么不按照剧本演了?
    假如到了正式上场时,他们两个这样演戏,一定会被观众当众扔菜叶子的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