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我现在脱?

    又说了几句台词后,“江玫”要紧靠在爱人的怀里。陆昭昭低着头看剧本,一时间没有动作。
    袁思雨看出了她的局促,便解围道:“这一遍只是顺下台词,动作之类的可以不用认真做。”
    陆昭昭点头,继续往下说其他台词。她留心着剧本里稍有些亲密的戏份,发现后面两人还要再抱一次,“江玫”要帮“齐虹”擦去脸上的泪,“齐虹”要亲一次吻“江玫”的额头。
    尽管第一次非正式彩排时,这些动作都被陆昭昭忽略过去了,可是正式表演时,绝对不可能打个马虎眼就跳过去。
    她快速瞥了一眼胡莱,后者丝毫没有别扭的样子,想了想发现,这倒不奇怪。
    即使她不为自己认识胡莱而感到尴尬,也会因为要和一个陌生男生演亲密戏而觉得膈应。
    而胡莱,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样子……
    时间并未给陆昭昭胡思乱想的机会,很快要进入正式表演阶段。
    照样是拿着台本,这次却不是干巴巴像朗诵一样念着台词了,情感要饱满,情绪要抓到位。
    这对陆昭昭来说有点难了,江玫是很青春、活泼、情感特别丰富的女孩子,而她显然不搭边。
    倒不说她,就说胡莱的气质,实际上也与齐虹大相径庭。
    齐虹,应当是那种柔弱少年,富家子弟。他会聊音乐,聊诗意,内在本质却是逃避型人格,有冰冷,有恨。要这么说的话,余康显然更合适。
    小时候的胡莱,她是清楚的。偷小卖部的钱,还把她的饭盒偷偷拿走以示警告,短短打了两次交道,她已看清。
    这样的人,从小骨子里就坏。
    陆昭昭心里盼求着,希望早点完成任务早点散场,她可不想再和胡莱扯上什么关系。
    台词被念出来,她把自己代入到“江玫”,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解决“陆昭昭”现下的困境。
    台词念了,抱也抱了,还剩一个亲吻。
    袁思雨看了两眼陆昭昭,思考着说:“要不把这个吻删去?”
    陆昭昭知道,她也只是提议一下。假如有亲吻额头的动作,人物形象将会演绎地更完整,当然,也为他们这一小组增加了噱头。
    她刚想说自己能接受,没想到讨人厌的家伙就争着说,“陆昭昭同学那么敬业,因为不会介意的吧。”
    “再说,不是亲嘴,是吧陆昭昭同学?”他看向了她,嘴角微扬。
    虚伪!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齐齐看着陆昭昭,将最终决定权交给了她。
    陆昭昭硬着头皮说:“嗯,大家不用担心,我没问题的。”心里却恨的心痒痒,全然忘了她的本意也是同意的,就当为艺术献身吧。
    两人重新站定,胡莱的手放到陆昭昭胳膊两侧,他要低下头来才能吻在她光洁的额上。
    陆昭昭有些焦虑地等着,眼前的光线越来越暗,她看到他在慢慢靠近。灼热的气息顺着空气传导过来,她的睫毛忽闪着,感受到在场所有人的声音都自觉地关合上了。
    有温热的东西贴到了她的额头上,她想,那就是胡莱的嘴唇了。也就是在这一秒,睫毛承受不住似的,逼得她闭上了眼睛。
    胡莱杀青了,余康的旁白响起,将“江玫”从记忆的漩涡中拯救出来,亦将陆昭昭从《红豆》中拉了出来。
    她并无狼狈之相,早在闭眼时就很好地掩饰住了那转瞬的失神。
    这算是第一次正规的演练了,随即在余康的带领下掌声四起。袁思雨趁着大家说说笑笑时凑到方萍身边,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方萍,你觉没觉得,胡莱的脸红了?”
    “诶?”方萍不好直接拿眼睛盯着人家,用余光偷偷瞥了一眼,“会不会是天太热了?”
    方萍走到窗边打开窗户通风,一时间窗帘摇动着。袁思雨看着她的动作,觉得大概是自己想多了,于是耸耸肩继续背自己的台词。
    大家第二遍演练时,明显配合得更好了。结束后,方萍他们商量着要去吃饭,袁思雨过来问:“昭昭,一起吧!”
    “下次吧,昨天买了点菜,怕放久了会坏,”她拒绝了邀请,“你们玩得开心。”
    袁思雨显得有些遗憾,“这样啊……那好吧,下次我们再约,可不许再放我们鸽子了!”
    “一定。”她笑着说。
    他们走后,教室里又只剩下她和胡莱两个人。她刚才听得分明,袁思雨在问过她之后又去问了胡莱,对方说了句自己有其他安排了,同样拒绝了这次聚餐。
    他没走,陆昭昭就想起刚才自己的口红蹭到他衣服上的事。
    毕竟一码归一码,是她蹭上的就该负责,陆昭昭心想着。
    “那个……胡莱。”她边收拾着台本,边叫他的名字。
    虽然私底下骂了他千遍万遍,可这样正式地叫他的名字,好像还是第一次。
    胡莱怔愣了一下,迅速回道:“嗯?”
    陆昭昭是坐在椅子上的,他是站着的,恰好两个人相对着,中间被小圆桌相隔开来。
    她伸出食指,指了指他身上那一点红。
    “不小心蹭上了,”她说,“我帮你洗吧。”
    胡莱低头看了眼,“什么时候的事?我倒没发现。”
    他再抬头,又是笑着的了,露出牙齿来,“没事,我自己回去洗洗就好。”
    陆昭昭急了,她不想欠他的!谁知道这人会不会出尔反尔到时候又整些有的没的!
    “还是给我吧!”她坚持。
    胡莱半弯下腰,手掌撑着桌面。
    “那——”他拖长了调子,“我现在脱?”
    坐着的女生脸上成功地染上了红晕,他的本意只是想逗逗她罢了。
    慌忙移开了视线,他的视线聚焦在了她身后某一处,开始反思自己说的话是不是太过了。
    或许她不喜欢男生这样说话?会不会像在开黄腔!是不是显得没礼貌啊?
    胡莱心生懊恼,右手在短茬茬的头发上摩挲了一下。
    “你回宿舍换下来吧,我在校门口等你。”说完,陆昭昭便拎起自己的包向外走。
    胡莱愣愣地站在原地,脑中全然只有陆昭昭这句话了。
    约莫走出了一大段路,陆昭昭听到身后教室门“哒”地关上了,紧接着是一阵快速奔跑的脚步声,胡莱从她身旁跑过,不忘回头说了句“一会见”。
    他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楼梯口,因为狂奔的缘故,陆昭昭感受到他带来了一阵风,掀动着楼道里沉寂着的空气,将他衣服上洗衣液的味道一并混合其中。
    陆昭昭在校门口等了一小会儿,胡莱就跑着过来了。他换了一套衣服,只是可能跑的太急,身上出了汗,领口给打湿了。
    “给。”他递过来一个白色纸袋子,里面是刚才那件T恤。
    “我会尽快洗好还你。”
    “不着急。”他咧嘴憨笑。
    这样的胡莱,哪还有当年那副霸道样子?陆昭昭奇怪地想着,却马上提醒着自己,没关心这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她接过袋子要走,胡莱说:“你还没吃饭吧?”
    “……嗯。”
    “咱俩一起?”他提议,颇有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不了,我回去吃。”说着便转身离去。
    胡莱在身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还是没有再次喊住眼前之人。
    陆昭昭拿着胡莱的衣服,浸泡在一个水盆里,幸好只残留了一小点口红印记,她一搓就全没了。想起自己昨晚换下来的衣服还没洗,下了晚课回来洗完澡已经十点多了,现在脏衣服还堆在脏衣篮里面。
    陆昭昭一股脑把衣服丢进洗衣机,倒了洗衣液后打开洗衣机开关,便任由机器运转,将她的衣物胡乱地甩动。
    低头看了看地上的洗衣盆,她认命般蹲下了身。胡莱的T恤上长出了好多洗衣液弄出来的泡沫,正“劈劈啪啪”自我爆裂。
    东西是她蹭上的,还能怎么办?
    陆昭昭觉得洗自己的衣服时都没有这样认真过,现在却帮一个坏家伙在这儿手洗衣服,实在卑微。
    T恤不断从水中被拎起又浸泡回去,直到换洗的水依然是清澈透明的为止。
    陆昭昭抓起衣服的肩膀处,自己顺势也站了起来。这一站,才发觉腿都蹲麻了。衣服在不停地滴水,由上往下,最终汇聚成一条线直坠入盆里。
    盆中水“嘀嘀嗒嗒”,一不小心就蹦了出来,外溅到陆昭昭的小腿上。她提着衣服,直到它与自己的上半身齐平。
    原来,胡莱的衣服这么大。
    向右稍稍一转身,陆昭昭看向墙壁镜子上的自己,手里正举着一件与自己身材极度不符的衣服,怎么看都格格不入。
    朝着另一个自己做了个鬼脸后,她将衣服绞干,怕晒完后变皱了,又急急忙忙地扯开来,扯得平平整整的。
    胡莱的T恤最终还是被晒到了陆昭昭公寓的阳台上,太阳光太烈,猛的一下经由这衣服反射给她,她闭上眼感受吹来的轻风,合眼的刹那,白T被风吹得微微摆了起来。
    陆昭昭的思绪,也随着风,飘得很远。而她的心,更像一只风筝,需要一些牵引力,否则,害怕断线后吹向不可控的地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