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就我们俩

    陆昭昭走出西大门,在斑马线前等着过红绿灯。她的周围,叁叁两两的情侣,并不十分焦急地等待绿灯,说说笑笑,十分悠闲。
    胡莱不知什么时候跟上来了,一只手里还提着那个装衣服的袋子,另一只是她给的小包装的纸巾。
    “陆昭昭。”
    陆昭昭吃了一惊,但也没想太多,以为他和自己同路。
    “嗯?”她问。
    绿灯这时亮起,她随着人群走向马路对面。胡莱就走在她右边,无形之中带给她一种压迫感,这是来自他身高的优势。
    “我觉得我们两个的戏还要再多排练几遍,找找感觉。”胡莱说。
    “嗯。”她觉得有点道理。
    在与“江玫”共情方面,她的确有所欠缺。
    “你想加练?”她追问。
    胡莱点头,“今晚怎么样?我可以找找空教室。”
    “我没问题,只是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时间,我问一下方萍吧。”她拿起手机正想发消息。
    “没有别人,”胡莱说道,“就我们俩。”
    他们已经穿过了马路,来到了斑马线另一端。
    “就我们两个?”她疑惑地重复了一遍。
    “嗯。”他肯定了自己的提议。
    又补充了句“我们戏份多,任务重。”
    其他人的台词确实没有他们两个的多,每次都是说了一两句就要在旁边围观他俩演,假如台词念错或者情绪不对,就要重来一次,这样不仅耽误其他人时间,陆昭昭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行,教室约好发我吧。”陆昭昭答应了。
    胡莱应了一声,停止脚步,“那晚上见。”
    “诶,我怎么走过来了?”他惊讶地说道,站在一旁开始等绿灯重新亮起,随即转身跑回了学校。
    陆昭昭看着他的背影,少年宽阔的背脊外,短袖球服被风吹得鼓起。有那么一刻,她发觉胡莱与自己记忆中的人对不上号了。
    可是脸是放大版长开版的那张脸,名字也是记忆中的名字,喜欢欺负人的个性却好像不见了。
    甚至,多了一丝……可爱?
    陆昭昭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皱皱眉,走回了家。
    晚上很快到来,吃过晚饭休息了一会儿后,她就回了学校。
    胡莱发消息说没约到教室,让她直接去d楼的天台。
    在这里上了一年多学,陆昭昭都没有去过胡莱口中这个地方,甚至不知道d楼还有个天台。
    事实上,u大的大部分学生,都对此无所知。陆昭昭每天两点一线,更是没有多余的时间静下来好好逛一逛校园。
    电梯上到六楼,她试探性地走上那段通往天台的楼梯。楼道里暗暗的,她本想开灯,只是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开关在哪儿,于是作罢。
    出口处骤亮,外边天还没黑,透过来明媚的夕阳之色。
    这下陆昭昭才看到,d楼的天台,是别有洞天。宽敞的一处地方,外围一圈被围栏拦起,天空延伸得很远,却能尽收眼底。
    正中间摆了几张圆形石桌,周身几个小矮凳,亦是石制的。胡莱择了一张桌子,就坐在面朝她的那个石凳上,只是低着头翻看手机。陆昭昭看不到他的表情,他也没察觉她的到来。
    她还是叫了他一声“胡莱”,在对方抬头望向她并且嘴角很快扬起笑意后,心微微荡动了一下。
    几乎是在荡动的那一秒钟,陆昭昭就收拾好了心绪。
    “现在开始吗?”她指的是排练。
    “嗯。开始吧!”
    第一遍陆昭昭还是有些问题,连带着也影响了胡莱的状态。他递给她一瓶水,让她润润嗓子。
    “不要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你下一句该说什么台词上,”胡莱说,“你就想,江玫在那种情况下会说什么词,她会有什么样的表情,放轻松。”
    陆昭昭点头,思考他说的话。
    学校晚间的广播响起,伴随着主持人啰里八嗦一通介绍,陆昭昭又通读了全稿,担心自己台词没记熟。
    广播开始放起音乐,大多是学生自己点的,送给某某人,附赠几句留言。
    陆昭昭心渐渐平静,也渐入佳境,愈发能找到“江玫”的状态。
    天台上,两个男女,耳边传来隐约音乐,他们时而讨论诗歌,时而拥抱,时而又因为彼此的价值观而吵得凶狠,“江玫”帮“齐虹”擦掉脸上的泪水,“齐虹”吻上“江玫”的额头。故事的尾声,“江玫”拒绝了“齐虹”一起奔赴美国的邀约,两个人的世界曾紧密地有过交集,却终有散场。
    陆昭昭没有这样近地感受过“江玫”的心跳,今天晚上与她之前排练的任何一次都有所不同,她借着天台上轻松的氛围,活成了“江玫”。
    “累了吧,休息一下。”胡莱提道。
    陆昭昭真有些累了,可是她心里是开心的,开始为自己能够演好“江玫”而充满了信心,她坐在胡莱旁边的石凳上。
    就在刚才他们演戏时,广播早已悄无声息地结束了,现在排练完陆昭昭才意识到这一点。周末的校园,并不如周内那么热闹,周围寂然一片,就连鸟都好像栖进自己的窝里,不再出来。
    “陆昭昭。”
    “啊?”她抬头。
    胡莱弯腰在地上的包里翻找了一会,摸出一张纸制的东西,“这个给你。”
    “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他摸摸脖子,等待她回复。
    “这是?”陆昭昭接过来,念出纸条上的文字,“校十佳歌手总决赛?”
    “嗯,可以加分。”
    见她没反应,胡莱又说,“周五选修课前听你和袁思雨同学说你的志愿分还差十分,去当十佳歌手大赛的观众就能加分了。”
    “嗯。”陆昭昭抓着手里的入场券,“我抢过了,只是没抢到。”
    “你本来就想去?”胡莱说,语气里带着欣喜。
    她解释道:“十佳的入场券很难抢,一点进去就没余量了,本来以为不能去了。”
    他笑着看着她,“那正好,这张票给你,你扫签到码时填自己的名字就行。”
    “你不去吗?”这票在u大的匿名论坛上都求疯了,他自己为什么不去?
    胡莱一时变得支支吾吾,“我,我那天有其他事,当不了观众。”
    末了又加了句,“你别忘了去,好好听歌。”
    陆昭昭表示了感谢,将票券收了起来。刚才留心了一下比赛的具体时间,发现恰好安排在他们正式上台表演的那一周的周六。也就是说,这场歌唱大赛在演完戏的第二天。
    时间上自己肯定是应付的来的,只是突然意识到这样算来,自己欠胡莱一个人情,陆昭昭就有些过意不去。
    他们两个人,本来也就是因为这场戏才凑到一起,看上去他还不记得初中那件事了。以往别的小组作业,任务完成后就各走一边,大家再没有交集。可这一次……
    陆昭昭犯了难,又开始觉得眼前的胡莱好像真的变了。
    她扭捏了半天,才问道:“我请你吃饭吧?”
    她不过问问,想着胡莱要是拒绝的话,她再另想其他补偿途径。比如下次排练时带给他一点小甜品之类。
    “好啊。”
    胡莱不假思索地答应,眼睛亮亮地看着陆昭昭。
    意料之外的同意,让陆昭昭猝不及防,并未想好接下来要说的话。
    “那……你想吃什么,什么时候方便可以告诉我。”
    他似乎真的认认真真地思考,眉头深深地锁起来,从陆昭昭的视角看过去,会发现眼前的人,有着微微凸起的眉骨,往下看,一对细长的眼睛,又深邃地凹了进去。
    他突然转过头来,捕捉到陆昭昭偷偷打量的目光。她强装镇定地移开视线,听到他说“暂时还没想好,等我想好再找你”。
    陆昭昭倒不在意,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接下来几天时间里,胡莱愣是丝毫不提这件事,一开始陆昭昭权当他还没有想好要吃什么,后来,她就以为他把这事给忘了。
    忘了也好,省的他俩接触过于频繁,这算省了个心。
    胡莱对演好《红豆》这场戏愈发上心了,在周四下午的公休时间,也会约上陆昭昭去排练。陆昭昭怕自己演的不好拖大家后腿,每次也爽快地答应。
    方萍专门淘来了些道具,其中就包括一个红豆发夹。
    “这个到时候就戴在头上。”方萍说。
    陆昭昭接过来,在头上比了两下,问道:“方萍你帮我看看,戴在哪里合适?”
    方萍退后两步看看,又上前细看,拿不准主意,就叫大家都过来当当参谋。
    陆昭昭的头发披着,刚过肩膀。从左眉正中间对上去的位置找了一处作为发缝,两侧头发乖乖垂下。
    大家讨论起来,最后还是胡莱比划了一下,建议把发夹别在陆昭昭左侧头发的一处。
    方萍帮她别好发夹,让他们都看看效果,最后全票通过了胡莱的建议。
    服装问题很好解决,大家去附近的cosplay店里租了衣服。现在快进入夏日了,与小说原定冬天的背景不符,因此方萍将服装全订成夏季款,台词无需改动,只是转场动画需要再处理一下。
    方萍完成任务的效率很高,把所有人最后一丝顾虑给打消了,只等最后的登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