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江玫”就活了

    终于到了要上台的那个周五,陆昭昭前面那节课一下课就冲出了教室,提着装衣服的袋子跑去和方萍他们汇合。
    方萍带着她和袁思雨去了女厕,换上了租来的服饰。
    看到穿着淡蓝色民国女学生制服的陆昭昭走出来时,方萍激动地一拍手,“对了,就是这种感觉!昭昭,你就那么站着,“江玫”就活了!”
    袁思雨也觉得好看,“还得是昭昭把这衣服给撑起来。”
    陆昭昭心里还是很紧张的,一想到马上要上台表演了,心脏就跟个鼓似的,怦怦个不停。
    两个男生也换好了装扮,陆昭昭看到胡莱身着一件灰色绸袍,竟是将平时自己的气质压下了几分,多了点“齐虹”式的儒雅。余康特意给胡莱带了一副金丝边平光眼镜,戴上后,就更像那个年代的先生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余康打趣道:“真是郎才女貌!”
    陆昭昭听见,还没说什么,方萍就指着胡莱的脸大声喊道:“胡莱,你的脸怎么红了?是不是衣服太热?”
    袁思雨算是了解方萍的大直女本质了,她忙着过来解围,招呼大家还是先去教室占位子,去晚了怕是占不到连坐的位置了。
    方萍带来的尴尬得以消解,袁思雨暗暗吁了一口气。
    这几个礼拜下来,傻子都看出来胡莱的意思了。吻额头的戏主动要求不删去,对着陆昭昭能红半天的脸,每次他演拥抱的时候,胡莱那手紧得,愣是不想分开似的,把她都给看臊了。
    也就方萍那二愣子看不出状况来……
    袁思雨偷瞄了一眼陆昭昭,对方白净的脸上也看不出任何红晕的痕迹,她默默想着,完犊子了,看来不清楚状况的不止方萍一个人……
    教室里的桌椅被重新布置了,中间空出一大块场地,怕同学们到时候施展不开,这些也都是杨闻庆老师提前交代过的。
    方萍一袭人选了一张圆桌坐下,环视一周,发现到场的人通通换好了装备。
    “昭昭,你看后门角落里那一组,风格跟我们有些像啊!”方萍说。
    陆昭昭看了眼,发现还真是。但是现在不是自乱阵脚的时候,她安慰道:“不一定也演《红豆》,咱们先别慌。”
    方萍点头,却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坐在那里屁股跟烫着了似的,一直难安静下来。
    杨闻庆老师提前到教室,让每组人派一个代表上去抽签决定出场顺序。
    余康抽到了“5”。
    谁曾想到刚才方萍焦虑过的事当真发生了,那一组人演的确乎是《红豆》,更糟糕的是,他们第二组就出场了。
    现在的情况就是,谁演的难看谁尴尬。
    可是认真观看了那一组的表演,大家的心又放下了。
    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
    陆昭昭松了口气,右手从胸前十字架上放下来放在腿上,被一个温温热热的东西给攥住了。
    她感觉到那只手掌传递过来一阵热,随后紧了紧,又放开了。
    没有人看到桌子底下胡莱和她的动作,她还沉浸在自己方才如释重负的心情中,竟没觉得胡莱这举动有任何冒犯之处。
    他是想给她一些信心吧……她向他投过去一个感谢的眼神,微微点头,示意自己无大碍。
    轮到他们表演时,因为先前大家已经看过第二组的表演,对《红豆》的剧情有了大致的了解,所以对陆昭昭他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她只觉得时间过的很快,按部就班表演着,说着已经背得滚瓜烂熟的词,做着做过无数遍已经形成肌肉记忆的动作。
    即便临时将剧本设定的季节做了修改,这里并没有飘落的雪花,也没有阵阵严寒,可演到最后一幕,当“齐虹”扬长而去时,她依然觉着发冷,颤抖着,目送他离开。
    到了这里,江玫和齐虹的故事,暂告了一段落。
    场下早已沸腾,不知欢呼了几波,陆昭昭看到,就连杨闻庆老师也朝他们比了个拇指。
    陆昭昭如释重负,全身心都放松了,和胡莱相视而笑。没有人知道他们这段时间付出的努力,但是他们将最好的状态呈现在台上,这就足够令人兴奋了!
    方萍很高兴,提议晚上出去聚餐,但袁思雨有晚课。又提议明天去,陆昭昭说了去十佳歌手当观众的事,这下又凑不齐了。于是便将庆功会的时间约定在周日下午。
    第二天吃过中饭,胡莱发消息提醒陆昭昭别忘了今天晚上的决赛。
    陆昭昭奇怪为什么他对这件事如此上心,但也没问什么。
    她当下被其他事情烦恼着,从昨天晚上开始就陆陆续续有人来加她的微信,申请理由里面要么不写明自己的身份,要么张口就是一句“美女小姐姐”,所以陆昭昭一个验证也没通过。
    回完胡莱后,她又点进这些好友申请里看了眼,发现一个理由那里写着“同学你好,看了你《红豆》的演出照,希望可以和你加个好友”。
    红豆?陆昭昭心里愈发迷惑不解了。
    本想像之前一样放着不理的,但陆昭昭还是隐隐觉得奇怪,便想问一问这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况。
    【Za】: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冬眠勿扰】:哇,没想到这么快就加上了!
    【Za】:你好,请问你是?
    对方马上发来一个【握手】的表情。
    【冬眠勿扰】:我是法学院的刘睿,你好呀!
    【Za】:你也是中外经典研读课上的同学吗?
    【冬眠勿扰】:不是的,我是在学校匿名论坛上看到你的。
    陆昭昭这几天忙着排练,倒是有几天没去逛那个论坛了。对方说的这个论坛,实际上是一个校友做的小程序,因为是匿名制,所以里面的人可以随意发言而不会暴露信息。学校的大事小事,都会有人发布在这个平台上,相比于表白墙,大家也更喜欢这种不知网线对面是谁的形式。
    【Za】:?
    这个叫冬眠勿扰的男生像是突然来了兴致,给她解释了一大堆东西。
    【冬眠勿扰】:小姐姐你火了!
    【冬眠勿扰】:昨晚有个人发帖子问你有没有男朋友,可不可以冲一把,配图就是你穿着民国学生装的照片。这帖子分分钟就被回复爆了,都是求你的微信的,问了楼主,结果他也没有你的微信,我们还以为没辙了!
    【冬眠勿扰】:没想到有个自称和你一个班的同学,把你微信号放了出来。还说经常看你一个人走,怀疑你目前没有男朋友,或者有外校男朋友。
    【冬眠勿扰】:但是很晚的时候有个人跳出来说你已经有男朋友了,还警告楼主赶紧把帖子删掉,难道是知情者?
    【冬眠勿扰】:小姐姐你不会真的有男朋友了吧?【哭哭】
    陆昭昭看到这儿,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Za】:这个帖子能发我看一下吗?
    【冬眠勿扰】:今天早上我就发现帖子没了。【哭哭】
    【冬眠勿扰】:那个楼主又发了个帖子说原先那个帖不是他自己删的,也许是系统抽风误删了吧。
    陆昭昭不再回复这个“冬眠勿扰”,她点进匿名论坛,往下翻找,几乎都要翻到好多天前的帖子了,的确没找到他说的那一个,看来被删无疑。
    对于那些还在源源不断想加她的人,她也不在意,全部左滑点了删除键。
    晚上将自己收拾妥帖,画了个淡妆,就不紧不慢向学校出发。
    十佳歌手决赛的地点设在校内的维新大剧院,在西操场再往里走一段路的位置。
    刚上一段阶梯来到剧院检票口,陆昭昭就看到排到外面的长队伍,看来今晚来观赛的人还是不少的。
    陆昭昭来得还算早,在外面等了约莫十来分钟就轮到了。她把入场券给了桌子后坐着的志愿者,对方将票券右侧的小半张存根撕下后就还给了她,示意她往里头走。
    剧场里很亮堂,四面的大灯全部打开着,头顶金黄色的暖光将下面的座位照的一清二楚。
    陆昭昭根据票上的座位号四下张望,她顺着台阶一步步往下走,中间和无数人衣服摩挲着衣服相让而过,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陆昭昭坐下,将身上的斜挎包整理了一下。发现自己的位置正对着舞台中央,第叁排既不会很靠前,也不至于说看不清台上人的脸。
    她抬头寻找签到码,发现二维码已经被投影在了左上方和右上方的幕布上,她取出手机打开微信扫描。
    输入自己的专业、名字之后,系统就跳出来一排字恭喜她成功获得志愿时长数,紧接着发给了她一份今晚的节目单。
    先是进入决赛的十个人单独表演一首歌,在场观众随时都能为他们投票,但每人只有一次投票机会。主持人会根据评委打分和在场观众投票数,进行比例折算,最后择出一二叁名,为之颁奖。
    陆昭昭顺着选手名一个个看过去,想看看有没有自己熟悉的曲目,突然间,她滑动屏幕的手顿住了。
    后台准备的人,也一直盯着和某个微信好友聊天的界面,他提醒她别忘了今晚的比赛,她说“好的”。
    一想到马上要看见她了,胡莱觉得自己还像那年初叁时那个毛头小子般的自己——莽撞生涩,亮出拳头来掩饰当时害羞得不行的自己,却不知道自己不经意间的行为已产生了歧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