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卑微的我喜欢遥远的你

    比赛正式开始了,舞台被两个主持人炒的火热。又是说中途要抽奖,又是说奖品值多少多少钱,惹得全场沸腾了。
    陆昭昭不知道自己该怀着怎样的心情,去等待第八位选手的登台。
    观众席的灯光暗下来,剧院里唯一的光源来自舞台上方。台上人唱得深情款款,台下人亮起手中荧光棒随之摆动。
    陆昭昭的荧光棒乖乖躺在大腿上,没有为任何一位选手喝彩,她只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
    “年少  我们  把一切藏进未投递出去的情书里  你是否也有过这样一段记忆  暗恋两个字  用了很多年才送到对方手中?接下来让我们有请第八位选手胡莱带来歌曲《遥远的你》。”
    主持人的声音骤然将陆昭昭飘远的思绪拉回到舞台上,幕布暂时性地随着他的退场而闭合了起来。
    慢慢地,幕布中间透开一道缝隙,站在舞台正中央的那个人,明明昨天下午还与她对着戏说着话。
    胡莱身前立着一个话筒,身上背着吉他,陆昭昭见惯他穿T恤、卫衣,还是头一次看他穿白衬衫。她听着耳旁的尖叫声、欢呼声,知道在场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聚焦在一个点上。
    她却分明觉得,台上之人在悄无声息地注视着自己。
    胡莱身后的大屏幕亮起,随着他手指拨动琴弦的刹那,闪动出现了一幅背景图。
    陆昭昭怔住了,盯着画面上这张漫画图,图上画着一个小卖部,女孩子穿着粉色连衣裙背对着站在门外,柜台里的男孩子抬起头来,一脸无措。
    【眼角闪起的泪光  无边无际地游荡】
    原来他都记得!
    【眉下的一记荒唐  庸俗的写在脸上】
    ……
    【七月的风  八月的雨  卑微的我喜欢遥远的你】
    胡莱站在台上俯视,从室友那里抢来的绝佳座位号的入场券已经交给他想给的人,而她如约而赴,乖乖坐在那里,他那么一望,就能看见她的脸了。
    这首歌,藏了自己太多的小心思,想要唱给她听。
    【你的过去  无法参与  但我还是喜欢你】
    陆昭昭脑中嗡嗡一片,在这样的情况下理清自己是很困难的。
    旁边座位的女生和好友在窃窃私语,窸窸窣窣地传到陆昭昭耳朵里。
    “这个叫胡莱的好帅哦,初赛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他了!”
    “赶紧冲,看着还挺抢手的。待会结束你去后台要微信。”
    “就是今天这歌选的不是很好。”女生啧啧两声,发出感叹。
    另一个不解,“怎么说?”
    “这首歌技巧性不强,在决赛中演唱根本没有胜算,”女生头头是道地说,“好在自弹自唱应该能加点分。”
    “这歌听着像在唱暗恋啊。”
    女生毫不在乎地说,“这年头长成这副帅比样都流行搞暗恋了,还要我们怎么活!”
    说完又是一阵自嘲的憨笑。
    几乎是在这首歌最后一句台词唱完后,陆昭昭矮着身子和旁边人说借过。
    她背着身离开,吉他声还在继续。只有细心的人发现,台上人弹错了一个音。
    走出剧院才发现里面的闷热,陆昭昭被风迎面这么一吹就清醒了,清楚自己身在何处,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剧院里面依稀传出主持人的声音,继而又是一阵掌声,应该是下一位选手要登台了。
    她闷闷地踢着一颗小石头,边走边踢,一不小心石头就跑得没边儿了。
    最终还是自己一个人回了公寓,躺在床上冲着天花板发起了呆。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震动了一下。她疲惫地睁眼,原来是他的消息。
    点开聊天界面,她收到对方发送过来的一张照片,是手机拍摄的一张二维码的图。
    她扫了一下,才知道这是十佳歌手大赛的签退码。
    假如她不签退,就意味着刚才白去了。
    被现实折服了,无奈之下,陆昭昭还是签退了。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他再发点什么,自己想回个“谢谢”,结果又是犹豫了好久也没点发送键。
    合上手机,陆昭昭希望今天能尽快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脑子里不争气地自动放映前一天发生的事。陆昭昭恨得没法了,自己生起了闷气。
    下午方萍在微信里轰炸,一个劲儿问她到哪里了,她这才想起约好的庆功会。
    可是胡莱必定也是要去的,她还没有调整好心情,也没想好以什么态度去见他。
    方萍的邀约很难让人说出拒绝的话……陆昭昭陷入了两难。
    她花了叁十分钟时间打扮好自己,并且打车到达了目的地。
    皇冠酒店。
    方萍说他们在十四楼的KTV订了一个大包厢,让她到了直接上来就行,A547房间。
    电梯里的数字慢慢增加,中间有人进来,有人出去,电梯门开开合合,陆昭昭度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几分钟时间。
    当她按着房间号一个个找过去,在方萍他们那个房间外面,听到了里面的笑声。
    一开门,方萍立马察觉到了,跑过来拉她。
    “怎么才来!等你好久了!”
    “昭昭,你也来得太慢了!”袁思雨抱怨道。
    “不好意思大家。”陆昭昭说笑着赔礼。
    余康、袁思雨、方萍叁个人一下子拥过来,热情得让陆昭昭差点招架不住。
    “胡莱,你怎么不下来?”余康转身朝着二楼小平台上的人问。
    胡莱半趴在栏杆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陆昭昭。前面大屏幕的光投影在他脸上,一时间,陆昭昭看不清他的表情。
    方萍拉着陆昭昭坐下,拼命让她吃零食吃水果。余康兀自在那里唱歌,袁思雨偶尔加入进来与他合唱几句。
    余康招呼陆昭昭唱歌,她摇摇头说,“不了,嗓子有点不舒服。”
    嗓子不舒服是借口,不想唱是真的。
    “怎么一个两个都不舒服?”余康纳闷了,朝坐在角落里的胡莱努努嘴。
    “喏,胡莱这小子,说昨天决赛唱多了,今天死活不唱。”
    胡莱坐在左侧沙发里玩手机,他头低着,久久保持着一个姿势。偶尔在其他人过去碰杯时,拿起桌上的啤酒瓶喝一口。
    陆昭昭默默数着,发现他已经至少喝了两瓶啤酒了。她拿起自己的葡萄汁饮料抿了一口,说要去趟洗手间。
    对着化妆镜补完妆,她洗了个手,发现烘干机坏了,自己又不想把湿漉漉的手伸进包里掏纸巾,只好尴尬地在那里等着晾干,好在周边没有人过来。
    她无聊地发起呆,不确定这场庆功会什么时候会结束。
    “你……”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陆昭昭吓了一跳,尤其是她还在镜子里面看到了对方,更让人联想到某些恐怖片里的情节。
    她的身体很明显的抖了一下,下意识的反应是轻轻拍拍胸脯来缓解害怕。
    她转身看过去,又转回来。觉得自己这样站在洗手间外面很像个傻子,就又打开水龙头冲了一遍手,关上时却发觉自己又陷入了没有烘干机没有纸巾的困境。
    水顺着她的手指滴落,溅到地上晕染开一小片。殊不知那片大镜子早已将她懊恼的表情全数反馈给了外面那人。
    “你在躲我?”他问着,一步步上前。
    陆昭昭反转身体,看着他紧逼过来。很快,他就离得那么近了,微低着头,热热的鼻息有些微染到她抬起的脸上,带着那两瓶啤酒的味道。
    “没有。”她说。
    要是躲他,她就决不会允许自己出现在这里。
    “没有?”他重复道,“从昨晚到现在,你没有回过我消息。”
    如果是那个签退码……
    “签退码,谢谢。”
    他怔了一小会儿,拉开了一点和她的距离,“我说的不是这个。”
    陆昭昭等着下文。
    “歌……好听吗?”
    “啊?”
    “昨天唱的那首。”
    “哦,”陆昭昭摸摸鼻子,“挺好听的。”
    “是特意唱给你听的。”他马上接了一句,速度快得几乎是脱口而出。
    陆昭昭半抬着脖子挺长时间了,她移开直视他的目光,按摩了一下酸胀的脖颈。
    她问:“什么意思?”
    要说就说得明白些,不要用暧昧的语气说一些奇怪的让人误会的话。
    “什么意思?”胡莱的表情像是有些难过,“给你票请你来看我的唱歌比赛,说服余康让我和你演对手戏,明明第一节课就认出了你却忍着不说出来,你是不是……还是不知道我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忘了……忘了我们很久以前就见过面?在“大姑娘杂货店”里,我第一次遇见你。”
    “穿着粉裙子的一个小姑娘,扎着俏皮的两条马尾辫,在小卖部门口傻傻看着我。”
    “你把我当成坏人,告到大姑娘那里,她全都告诉我了……你不知道,那段时间,我在帮她看门,翻钱柜也只是帮她数数进账!”
    “你全都不知道,却误会我这么多年!”他眼眶里湿湿的,感觉下一秒就要委屈得落下眼泪。
    “还有那个饭盒,我同桌错拿了你的,等他吃完了我才知道这件事。我把饭盒拿给你,你却哭了……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想着过几天吧,过几天我一定解释给你听。”
    “可你离开了,走得那么快,我想解释,却连个人影都见不着!”声音越来越颤抖,字字像针扎着陆昭昭的心。
    “陆昭昭,那么多年了,你的误会——”
    “该解开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