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微)等了她好多年

    空荡的教室里,电扇还在头顶吱呀吱呀地转着,不知道最后走的那个人是谁,竟没有顺手关上。
    少年拖着伤了的脚,疲惫地从后门进去。在储存柜里熟练地找到了药箱,喷了些云南白药。
    操场那边依然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比赛,声音不断传过来。这两天全校都不上课,举行秋季运动会,胡莱看着自己肿起来的脚踝,庆幸刚才的1000米决赛是自己最后一个项目。
    合上储物柜的玻璃门,他一瘸一拐坐回自己靠窗边的位置。
    外面的樟树竟有四楼高了,向那儿一望,密密麻麻的绿叶子,一年到头来也不见变换个颜色。再过去一点,就能看到人头攒动的操场了。
    但是胡莱没看向那里,反而看到了树下几个女生,偷摸带了手机,正在那里拍照。
    粉色的身影变着姿势,晃进胡莱眼里。他一闭眼,那抹靓丽之色却再难退去。
    明明不是那个人,可他却控制不住地要联系起来。电扇孤独转着,似乎都在提醒他,她已离开许久。
    去了哪里?不知道。
    会不会回来?不知道。
    他与她的相见,只能在每晚的梦里。一开始,他慌张、惊恐,后来,变成了习惯,再后来,他慢慢发觉自己所牵挂的,从头到尾都是那个人。
    是不甘吗?不是的。
    她不过是将他当作一个小偷罢了,有什么的?他想见她,并不是单纯想跟她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不是想要为自己讨个说法。
    而是……
    那恼人的粉色,迟迟不肯消失。
    他时常梦见她,一样惶恐的眼神,一样后退半步的动作,这样的梦做了无数次。可渐渐地,却变了味道。
    那是在她离开后不久,深秋的晚上天气并不燥热,但是少年阳火旺盛,身体覆盖在被子下,发了汗。
    他只觉得有一只小小的手从他的脚踝处向上游移,掌心与大腿上紧实的肌肉相碰触,所到之处无不火热,睡梦中的人皱了皱眉头,难耐地想躲开。
    这只手掠过了阴囊,直握住了他身下的东西,来回撸动了两下。他鼻息渐重,本能地往她手里顶弄,原本趴着的东西灼烫地跳动了一下。
    这人却突然说放手就放手,将那物撇在一旁,转移到他的大腿根处,摸得他发痒。他突觉空虚,很想它把冷落的家伙重新握住。
    庆幸的是,它又重新包裹上来,没有技巧地替他上下抚摸。胡莱胀得难受,喉结滚动,泄出一丝闷哼。
    “嗯……”
    每每他不满于它的速度,它就逃开去,或穿插于上方的耻毛,或逗弄两个卵蛋,全然不顾那眼口还可怜巴巴地吐着黏液,等待它的爱抚。
    或许是感受到了他内心的迫切,它便再次返回来,奖赏似地给他解解馋。在温暖的掌心中,小可怜享受着揉弄,偶尔被刺激到了龟头的顶端,霎时就青筋暴凸,又猛地变粗了些。胡莱的胸膛快速地起伏着,嘴里也发出了阵阵粗喘。
    然而,妖精有万般神通,总在不备之间让他更加失控。它又移开了,那物竟下意识追了过去,可是没碰到那软嫩的柔荑,却来到了一个自己从来不曾领略过的地方。
    那是女孩子的下体,与自己的构造全然不同的地方。
    一条密合的细缝,就那么堂而皇之靠在他的柱身上,与他的性器紧密相贴合,仿若它们本来就该是一体的。
    身上一重,一个人轻轻跨坐在他身上,抓起他的分身。下一秒他又撞在那片柔嫩上,直直地戳在一个地方。那里潺潺地吐露着象征情爱的液体,甚至将他给打湿了。
    他的性器早已硬得生疼,可在这件事上,自己毫无经验。他只一个劲儿地挺起腰身,想与那里贴得紧些、再紧些,却全然不得要领。身上之人握在肉棒根部,尚且维持着这个姿势。
    说到底是个莽撞的青涩少年,他绷紧了全身的肌肉,额头布满了汗,身体看上去十分僵硬。
    肉身顶部无意间触及到了一颗小小的隐藏在两片阴唇下的珍珠,让它颤颤一缩。胡莱感到柱身上一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他全然没有办法,还死死磨着的时候,肉柱又被移到了那处小小的凹陷地,隐隐有往里的趋势。他屏着呼吸,紧接着就被牵引着来到了一个温暖之所。
    肉棒堪堪进去了一个头,胡莱闷哼一声,上臂的肌肉绷着,露出完美的线条。这回不用他无声地催促了,那人上下摆弄,让肉棒能够顺利地滑动。
    那里头紧致、柔和,还带有二人体液的润滑,他越入越畅通。胡莱吞咽了口水,嘴唇张着,发出喟叹。
    里头似乎有千万张小嘴吸着他,让他头皮发麻,舒爽得恨不得将整根性器都往里面送去。她动作慢下来,停下来喘了好长时间的气,这漫长时间等得他愈发躁动。
    好不容易又套弄起来,速度又不够。胡莱抓心挠肝似的暗道了一声“没用”,自发地朝上顶撞。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二人连接之处飞溅起了汁液,落到了毯子上,小腹上,以及股沟处。
    静谧的空间内只有水声、抽插声、喘息声和心跳声。那人俯下身和他亲吻,与他唇舌相绕,互渡津液。
    身上的人就那么趴在他胸口,头发弄得他痒痒的。他抱着她,时不时吻吻那发顶,可是身下动作不停,还在那里面抽送着。
    他看不到那人的模样,想睁眼,想开灯,却难如登天。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体内多待一会儿,就是紧紧环抱住她的身子。
    他发了狠地操干,推开层层的褶皱,往更深的地方探索,让露在外面半天的半截阴茎也沉进去。他忽地敏锐发现有一股热液闷头涌来,穴道内随即控制不住地抽搐着,她到达了高潮。忍着被吸吮的快感,待她慢慢平复下来,他如打桩机一般不知疲倦地继续操弄,次次都到达了最深处。
    他的身体变得滚烫,而更灼热的东西,此刻正时隐时现。两个囊袋拍打在阴户上,发出响亮的“啪啪”声。他捻磨着她体内的一点,想让她更舒服,身下的速度不见缓。终于,在她的又一通紧致挤压下,他释放了出来,将浓精射在了深处。
    胡莱食髓知味地摸摸这人的头发,有种很想亲亲她的冲动。她似乎也感应到了,凑过来碰碰他的唇角,软绵绵的。
    她不说话,方才也未发出任何一点声音。胡莱正奇怪,突然间他的头变得好疼,炸裂般的疼,让他的脸扭曲了一小会儿。
    他忍痛,右手颤抖着,拨开了她的头发,让她抬头。
    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床上的人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他盯着天花板发呆,满脑子都是梦中那张脸。
    挂着泪的一张脸,委屈巴巴,就像那天他去还餐盒,她无声无息地就开始掉泪。
    两张脸重合在一起时,闹钟突然响起。任它吵了一会,胡莱才半支起身按掉了开关。
    他掀开被子,将内裤换下来,又将被套拆下来扔进了洗衣机。想了想觉得不妥当,又拎出来单独将那块有明显渍迹的地方手洗了一遍,这才放进洗衣机。
    胡莱意识到自己在梦中做了错事,可他无法控制自己,同样的梦几乎隔一段时间就要上演一次,从前被好友拉着看的黄片,主角通通变成了他和陆昭昭,她的腿缠在他腰间,似难过似愉悦,在他的撞击下肤色变得粉嫩,咿咿呀呀地发出娇喘。
    这些个梦里,她的形象愈来愈生动,愈来愈鲜活,就好像……真的回来了。
    等待一个不知何时归来的人,是很困难的。可是胡莱却隐约觉得,她一定会在某一天不期而至,听他将误会解开,听他……宣明心底爱意。
    在那个普通的、约好了要讨论小组作业的上午,他懵懵抬头,见一个人推门而入。
    在座的人等了约莫五分钟,可是他,等了她好多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