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她曾经的“暴行”

    几近失控的胡莱,对她说了那么多话,控诉她曾经的“暴行”。
    她误会他是个小偷、混混、流氓,一误会就是那么多年,陆昭昭傻眼了,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儿。
    脑子里面反反复复是他这几句话,她意识到自己才是那个坏人,没有分清青红皂白,就先入为主地将他视作一个混蛋,可是仔细想来,她从来没有质问过,也没有调查过,怎么当初就那么信誓旦旦认为,自己就是对的呢?
    “胡……胡莱。”她轻轻唤着。
    “对不起。”她欠他一句对不起,这是她应该亲口对他说的。
    如果不是她一直以来都用刻板印象的滤镜去看他,早该发现她眼前的这个人,与所谓的坏学生根本搭不上边。
    他对戏的时候很认真,说话时也绝无脏话黄腔,他为她的志愿时数而担心,在她NG时也从没有半句怨言。她怎么就不用心去想一想,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呢?
    这样的胡莱,和她假想出来的“胡莱”又有什么关联呢?这样的胡莱,才是她真真切切接触到的活生生的人!
    假如她用心去看,又怎么会让误会越来越深呢?
    她的心难过起来,似乎能与眼前这个人感同身受了。
    她慢慢靠过去,伸出手揽住他宽阔的背。像哄小孩儿一样,她轻轻拍着,试图为他驱赶掉所有难过的事。
    慢慢地,陆昭昭感觉到他也回抱了过来,抱得她透不过气了。
    他们拥抱过无数次,可那都是“江玫”和“齐虹”之间的拥抱,这才是属于陆昭昭和胡莱的第一次紧紧的相拥。
    这样的姿势维持了一会儿,陆昭昭怕余康他们发现人不在后会找过来,于是在他怀里说:“我们先回去吧。”
    “嗯。”沉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胡莱微侧过脸,悄悄在她柔顺的发上留下一个吻,缱绻且依恋着,并未让她察觉。
    回到包厢里,大家似乎并没有生疑,陆昭昭算是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
    回去时定了两辆网约车,叁个女生坐一辆,两个男生坐一辆。
    一路上陆昭昭无话,她困得在后座上眯了一会,可是眼睛闭上了,脑子里却不停放映着洗手间发生的片段。她降了点车窗让风把自己吹得清醒些,却发现根本就是徒劳无功。
    车子先开到她公寓外,她下车后又送另外两个女生回学校。
    过了一会,胡莱发微信问“到家了吗?”
    她回复“到了”,再无其他可说。
    一晚上她辗转难眠,有好几次产生了打电话给胡莱的想法。她的心思很简单,所以有时候也搞不明白别人的心思。
    胡莱对她……算是喜欢吗?
    他没有对她说出“喜欢”两个字,虽没说,可陆昭昭却觉得那样深情的目光,的确是给她的。
    假如他不喜欢她,怎么会给她唱《遥远的你》,他怎么会唱到【卑微的我喜欢遥远的你】?又怎么会露出那样难过的表情?
    可是……陆昭昭生怕自己又误会了。
    她侧躺在床上,觉得自己又变成了从前那个胆怯的女孩子,她没有勇气问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甚至为这份勇气的丧失而这样苦恼着。
    她攥着胸前的十字架项链,说:“妈妈,如果你还在的话,一定会帮我出出主意的吧,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现在的心情。难道我喜欢胡莱吗?胡莱他变好了……噢不对,他一直很好,我却那么坏,误解了他那么多年,被人单方面误会的感觉一定不好受吧……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弥补……假如我真的喜欢他,我又该怎么跟他说呢?”
    她摸了摸十字架上的纹路,耶稣被钉在上面受难,给予世人爱与救赎。“我的主啊,请指引我正确的方向,阿门。”
    她闭上眼,决定将一切托付给上帝,让一切都顺其自然而行。
    周一去学校上课,课前无意间翻到了学校公众号的推文,陆昭昭这才知道胡莱没得奖。
    十佳歌手大赛选出了最优秀的叁个人,专门为他们做了一期推文,没有得奖的人的姓名甚至没有出现在上面的资格。
    陆昭昭有点愤愤不平,觉得撰稿人实在过于区别对待,原本可以做一期整个比赛的推文内容,结果却只是单薄地放了那叁位获奖者的演唱照片。
    只是想到那天晚上坐在旁边的两个女生的对话,她莫名产生了心虚的感觉。
    他说这歌……是特意唱给她听的……
    究竟是什么意思?
    陆昭昭心烦地度过了一上午的课,愣是丁点没听进去。
    只要手机震动,她就立刻解锁打开微信,那个球星头像的微信号对话框里,依旧显示着她昨晚到家后回的那句“到了”。
    胡莱两天没有联系陆昭昭,学校那么大,俩人平时压根也见不着。
    之前在篮球场认识的李披云,倒在这时给她发了消息。
    【李披云】:昭昭!大事!大事!我需要你!呜呜呜呜呜!
    就这么一句,陆昭昭赶紧问: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
    【李披云】:呜呜呜呜别问了,你现在有空吗,能不能出来陪我一下?
    陆昭昭下午一二节没课,叁四节才有,她看了眼课表再次确认了一下,答应了李披云。
    李披云约她去了一家挺远的咖啡店,她只得打车过去。
    一见面,陆昭昭就惊得微张开了嘴。
    “你怎么这副打扮!”
    不怪陆昭昭吃惊,任谁在咖啡店里看到一个头戴遮阳帽脸上还裹着防晒脸罩的人,都要这么问上一声。
    “昭昭!”李披云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
    实际上这只是她们两个人第二次见面,毕竟还没有熟到那个地步。虽然李披云像个自来熟,但陆昭昭猜想,她一定是遇上了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才会找上她来帮忙。
    “怎么了?说说看。”她问。
    李披云小心翼翼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熟人后就一把摘下了面罩和帽子。
    她们两个坐在咖啡厅靠里面一排的角落里,李披云说:“你想喝点什么?”
    陆昭昭要了一杯拿铁,李披云要了一杯美式。
    拿到美式后李披云猛灌了一口,不像在喝咖啡,倒像在喝闷酒。
    “哪有你这么喝的?”陆昭昭看不下去。
    “唉,”李披云叹了口气,“昭昭,你不知道,这美式,就跟我的命一样苦!”
    陆昭昭示意她说下去。
    “我……”
    “我和裴兆丰,”李披云顿了顿,说出了一个惊天的消息,“睡了。”
    陆昭昭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幻听了。
    可是李披云认真的模样,简直真的不能再真了!
    “你们……”
    “昭昭,你可千万别说出去!”李披云嘱咐道,“我没有其他朋友,也只好跟你说了,我一看你就是个好人呜呜!”
    陆昭昭谨慎地点头,不放心地问了声,“你俩都是自愿的吧?”
    李披云心虚地低下头,陆昭昭一看,暗道情况不妙。
    “昨晚上,我去酒吧蹦迪。蹦的正嗨呢,有点累就想歇一会儿继续蹦,毕竟姐是super  dancing  Queen……”
    “讲重点吧,别铺垫这么多。”陆昭昭催促着。
    “噢,重点就是我坐那儿喝酒呢,结果一个死胖的猪头男就过来坐我旁边了,手还不老实往我腿上摸!”李披云咬牙切齿地骂,“你猜怎么着,老娘没动手呢,边上窜出来个男生,一拳打在那猪头的大肚腩上!”
    “爽得我当场就要以身相许了!我就定睛一看,好家伙,这不裴兆丰吗?他哪里知道我两年多前就许愿总有一天要把他泡到手!”
    “老天爷让我逮着这个机会了,我刚要给他吹点彩虹屁,谁知道他拉起我就跑,”李披云沉思了一秒,“就跟拍那偶像剧似的。”
    “我边跟他跑,边说我要报答他,我说以身相许也行呀,他突然停住,用一个形容不出来的眼神看着我,看了老半天……”
    “然后呢?”陆昭昭问。
    “然后,我看他没反应,就拉他进了另一家酒吧喝酒。我有点喝多了……”李披云声音越来越小,但是陆昭昭离得那么近,还是全部听见了。
    “结果第二天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头顶的天花板不是我那宿舍的天花板了。我刚要坐起来,手就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我那么一看,原来是一个胳膊!”
    “可我的胳膊明明还长在自己身上,这么一想差点没把我给吓死!”
    李披云捂着脸懊恼地说,“当我发现这个胳膊的主人是裴兆丰的时候,差点要裸奔着绕地球一圈了!然后……”
    陆昭昭顺着李披云的话接下去说:“然后,你就掀开被子发现自己上下全裸,你立刻火速冲进浴室把自己收拾干净,临走时裴兆丰还没有醒,于是你掏遍全身所有口袋,找出了一张百元大钞,你把它放在床头柜上当作给他的小费。你收拾行装逃往国外,殊不知——自己已有身孕!”
    “打住打住!什么有的没的!”李披云看陆昭昭越来越往离谱的方向揣测,赶紧叫停。
    陆昭昭耸耸肩:“不是这样吗?”这难道不是她初中时看的那些总裁爱上我之小娇妻带球跑文学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