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根本是你在躲我

    “嗯,”陆昭昭没有正视他,她岔开话题,“等雨小一点再走吧?”
    胡莱轻叹了声,“别躲我,昭昭。”他几乎是哀求着。
    这一下子陆昭昭心里憋着的火都给点燃了。
    “我躲你?根本是你在躲我!”陆昭昭皱紧了眉头,有些不满道。
    “在ktv说了一大堆奇怪的话,把我弄得一团糟之后又不声不响了!和别的女人去咖啡店说说笑笑,还要发消息问我是不是吃醋了!你是不是就喜欢这样看别人被你耍得团团转!”
    “初叁的事,明明我根本没忘……在我面前说,因为我误解你而感到难过,是不是都是骗人的!你根本就还是以前那个大混蛋、臭流氓!”
    “因为误会了你,我真的觉得自己做错了,我责怪自己,可是……你好像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你是不是只想我说一句道歉的话,然后拍拍屁股转身潇洒地离开!”
    陆昭昭心里一酸,委屈全部爆发出来。她的声音发颤着,喉咙也因此而疼痛起来。
    胡莱愣愣看着暖光灯下的小脸,半晌才记起一开始是自己先控诉的来着,怎么变成她不开心了呢?
    “昭昭……我……”
    “不出现就不出现好了,不发消息就不发消息好了,我管你和谁一起去度假山庄玩儿,我管你要和谁一起上下课!我管你……早就见了家长了!”
    “昭昭……”
    “偏偏又要突然出现,说什么来给我送伞,又把别人的心思搞得乱七八糟……”
    她还要继续说,拳头攥得紧紧的,要把所有不满的事都说个遍!可是胡莱不想让她说了,他往前一步,将她揽入了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
    陆昭昭觉得自己眼眶里渗出泪水来了,全糊在他衣服上,那一小团湿热联结着俩人,渐渐变得黏糊起来。
    “你说不喜欢赵淑文……怕我误会……可是……”
    可是你也没说过喜欢我啊……
    胡莱身子后仰了些,双手将陆昭昭尚挂着清泪的脸捧起来。
    他嗓子发痒,说:“可是什么……继续。”
    陆昭昭不说话,任凭他触摸着自己的脸,她开始懊恼,现在脸上全是泪,一定难看死了!
    他的两个大拇指在她脸上轻轻摩挲着,将那些粘在上面的泪擦得干干净净。
    胡莱没用什么力,陆昭昭的脸却臊得红透了。他的指腹经过的地方,无一例外都染上了绯色。
    他一点点弯下身子,和她靠得那么近了。
    发顶被他落下一枚吻,紧接着,是额头。就像之前无数次演《红豆》时那样,他轻轻将唇贴在那片光洁额头之上。往下,是她粘着泪的睫毛和眼,再之后,是鼻梁下小巧的鼻尖。
    陆昭昭清楚看到他在做什么,却无力地顺应着。甚至……心中隐隐也有所期待。
    眼睛依然按照应有的规律眨着,她的嘴唇动了动。
    她鼓起了全部的勇气问道:“胡莱,你是不是……喜欢我?”
    眼前的人一顿,两个人的视线交汇了。下一瞬,他又贴上来,鼻尖暧昧地蹭着她的鼻尖。就连两个人的拖鞋都相互抵着,一丝空间都不剩。
    陆昭昭的下巴右侧随即被他的一根食指给抵住了,轻轻一拨,她的头抬了起来,像是要把嘴唇递给他。
    胡莱欺身上前,让四瓣嘴唇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相触的那瞬间,陆昭昭缓缓阖上了眼,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了。
    良久,他分开了一下,凑到她耳边。
    “喜欢。”
    陆昭昭霎时软下了身子,开始觉得难为情了,她想躲开去。胡莱没给她这机会,又迅速找准她嘴唇的位置,噙了上去。
    他又是含又是舔地逗弄着,像要活活把她的嘴给吃了,但一会儿又像舍不得了,只轻轻地啃咬,生怕弄疼那两片软肉。
    陆昭昭既要承受他的粗暴,又要承受他的温柔,实在轻松不到哪里去。她自己都能清晰感觉到,她整个人都是微颤着,差点找不着呼吸原有的频率了。只是被他吻着的时候,心里并没有不高兴。耳边似乎还停留着他那一句告白的话,她整个人要掉进糖罐子里,发不出声了。
    右手被他的大掌攥住,他的指头一根根强势地插进来,与她十指相扣。
    她没有挣扎,反而开始学着回应,像婴孩初学般模仿着他的动作。她也轻轻用嘴唇包裹着他的下唇,微一用力,使得身前这人一滞。
    胡莱的另一只手托在她腰间,猛的一下将之抱起来。陆昭昭的惊呼声全部淹没在唇齿之间,化作了绵软的一声长哼。
    他往边上走了几步,将她带到沙发那一块区域。陆昭昭被放倒在软沙发的扶手上,她的屁股堪堪挨在上面,稍稍一动就要掉下来。
    没来得及思考什么,胡莱又紧紧抱过来,将她整个人按倒在沙发靠背上。
    嘴唇得了趣,又一个劲儿亲上来,甚至于不满足,要她张开嘴来一探里面的世界。
    胡莱整个人像是趴在陆昭昭身上了,她害怕自己会掉下去,于是也只得牢牢扣住他的后脖颈,形成了一个极易让人误会的姿势。
    吻还在继续,胡莱执着地想进去,讨好似的在她的唇缝间亲了亲,陆昭昭一时没留意,竟是微张开了嘴。
    舌头得逞地偷溜进来,直奔另一条小舌。缠绵地轻轻一点,舌尖相触,两个人都刺激地一抖。
    他变本加厉地缠着不放,就像是错过这次机会便不再有了,于是不管不顾地吻着。
    而身下的陆昭昭,更是没经历过这般,不知所措地环着他,被动地承受一切新奇的事。
    两个人闷热的呼吸交织着,搅动得连周遭的空气都放缓了流动速度,就如同他们紧紧依偎着的身体,彻底黏滞在一起。
    胡莱的嘴唇渐渐往下去,开始觊觎上她脖子上的那片柔嫩肌肤。那里血管分布得密,又敏感得很,陆昭昭一感觉到他滚烫的唇肉,就略微往里瑟缩了一下。
    胡莱没打算就此放过,他不依不挠地针对着那块皮肤,甚至想在上面留下他的印记。可是理智还清醒着,天气渐渐转热,他怕她的脖子被人瞧见,惹来非议,于是生生止住了。
    这是胡莱允许自己侵犯陆昭昭的最后区域,他很想再往下,可是,他心里明白,这样实在太快了,可能快得会让她难以接受。
    他肖想了陆昭昭很多年,这么多年,久到他以为自己快忘了。
    笨手笨脚的毛头小子,在一个平常的帮楼下大姑娘看店的下午,被一个看上去有些胆小无助的小姑娘用怔愣的眼神看了半天。
    他那时懵懂无知,打听到这个叫“陆昭昭”的女孩子和自己是同一级的。同桌偶然间拿错她的饭盒,他臭骂了对方一顿,想着还给她时要真诚地道歉才好,可是道歉的话还没说出口,她便搬走了。
    问了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究竟搬去了哪里。他们之间,似乎只短暂而遥远地见了几面,甚至连话都没说上一句。
    他只知道,陆昭昭的妈妈去世了。他心里也难过起来,明白她该有多难受。
    在这座城,她什么也没有留下,只剩下一个乌龙、一场多年的误会。
    在连续过了几年之后,胡莱发现自己仍然忘不了当初那个小女孩时,他这才陡然意识到自己的心思。原来,这懵懂的要冲破胸膛的感觉,是一种名为喜欢的东西。
    胡莱又往上在陆昭昭的嘴唇上轻碰了一下,看见她的嘴微微肿起来时,他的眸子一暗。
    “胡……莱。”
    陆昭昭感觉到她的大腿外侧被他火热地抵住了,她知道那是什么,于是转过头去,尴尬地不看他。
    胡莱深吸了一口气,从她身上下来,狼狈地走进卫生间。
    陆昭昭听着里头传出来的放水声,“哗啦呼啦”地流着,她整个人还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坐在沙发扶手上。
    身子已经很僵硬了,她想爬起来,却发现方才被胡莱扣住的腰部酸胀地厉害。
    好不容易坐直了身子,她平息了几口气,从沙发上下来,将自己瘫软在柔软的沙发座椅上。
    伸手摸了摸嘴唇,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她半撩起身上的裙子,因为穿的是厚厚的长裙,她胆大地没有穿安全裤。
    粉色内裤暴露在空气中,她往下看,发现那里已经晕染开一小摊深色可疑液体。
    陆昭昭咬着嘴唇将裙子放下,脸又一次红了。她将自己埋进身边的抱枕里,眼里心里,胡莱的影子却像抹不去了一般。
    窗帘原来从一开始就没拉上,外头雨还在淅淅沥沥下着,直打在陆昭昭公寓的窗户上,“啪嗒啪嗒”,厕所里没有动静,陆昭昭红着脸猜测他在做什么,不过也只是瞎猜而已。
    她挪了挪屁股,希望紧贴在下身的内裤能松一些,但依然徒劳。
    卫生间里,胡莱久久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手撑在洗手台上。低头看到裤子被撑起来一些,他暗道这家伙实在不争气。也不动手帮忙,便任它硬挺着,然后慢慢消停下去。
    想到她笨拙回应自己的样子,胡莱扬起了嘴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