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注意点影响

    半晌,陆昭昭迟疑着,还是过去敲了敲卫生间的门。
    “那个……吹风机别忘了。”话说出来,差点没紧张得咬到自己的舌头。
    她是想提醒胡莱吹干头发和衣服,刚才他贴靠着自己,她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寒意了,要是不及时吹干,恐怕要感冒。
    里面的人听到了,马上回了声“嗯”,低低沉沉的,隔着门传出来。
    很快他找到了挂着的吹风机,然后将自己浑身上下吹干。
    等他出来时,陆昭昭依然拘谨地坐在沙发上。在自己家还这般约束着,这还是头一遭。
    “嗯……那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胡莱说,他的目光不定,没有落到陆昭昭身上。
    “好,”陆昭昭搓了下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添了句“路上小心。”
    他走后,陆昭昭平稳了一下自己的心跳,算着时间,估摸着他到楼下了,就急忙走到窗边向下望。
    胡莱黑色的伞出现了,陆昭昭看着他一路走到小区门口,又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这次一个人撑伞……总不会又淋湿了吧?陆昭昭想。
    她一晚上没睡踏实,翻来覆去想着她和胡莱之间发生的事,又想到了从前的误会,她“咯咯”笑起来,傻傻对着天花板发起呆,又难为情地用被子蒙住头,心想怎么被他亲了一下,那里就湿漉漉的了呢?
    第二天早上,胡莱就给她发消息说早上好,她以同样的话回复,可这次性质却变了,不再是出于礼貌,而是面对喜欢的人,就连今天天气很好这种事都忍不住想要告诉他。
    他说下午选修课可能要晚些到,让她帮忙占个位置,她便答应了。
    陆昭昭赶到上课教室时,方萍早就替他们这组所有人占好座位了,她连声道谢。
    胡莱的确来晚了,几乎是踩着上课铃声进来的。陆昭昭指了指一个离自己最远的座位,表示那是留给他的位置。
    见陆昭昭边上两个位子都有人了,他便和方萍提出要换个位置,说是头晕,想坐靠窗的地方。后者欣然答应,于是胡莱就坐到了陆昭昭左手边。
    一坐下,他就小声说:“刚才去找裴兆丰了,他说乐意和我们一起去度假山庄。”
    陆昭昭点点头,想着他们也算帮李披云做了一件好事,等下课就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不过,”他压低了嗓子,“别和他走得太近。”
    陆昭昭瞧他一眼,知道他怕是误会了什么,她就说:“李披云喜欢他。”
    一句话解释了所有,胡莱眼睛一亮,放下了担忧。看他一脸如释重负的样子,陆昭昭心里暗暗笑,据李披云所说,她之前天天去篮球场蹲裴兆云的点,这么明显也就他看不出来。
    昨晚的暧昧事实上还没散去,只是刚才有话题可以说,就不显得那么尴尬了。可一旦停下,就不知如何开启新话题,陆昭昭只好强迫自己用心听讲,别开小差。
    她边听边做笔记,左手习惯性撑在椅子的边缘上。抬头速记了一下ppt上的内容,低头一顿誊写,可是突然间,她放下来的那只手觉得痒痒的。
    紧接着,她的小拇指被勾住了。
    陆昭昭看了肇事者一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对方的指头勾着她,来回摩挲。
    他见她不反抗,便得寸进尺地将她整只手握住,包在他的大掌里,轻轻捏一下。
    陆昭昭就任他这么放肆着,心里其实早已应允,根本没有反抗的意思。
    她继续抄写笔记,他们的座位是最后一排,他俩位置又靠里,不怕被人看见。
    被人看见其实也没什么,都是单身,没碍着谁,可陆昭昭心里总是担心,怕影响不好。
    过了大约十分钟,陆昭昭实在忍无可忍,他的确没碍着别人,可是碍着她了!
    谁会捏着别人的手把指头摸个遍,一根根捏过来捏过去,连指甲盖都不放过,刚开始还分外谨慎怕她不高兴似的没乱动,可是不久就嚣张起来,一会儿与她十指交缠着,一会儿又掰开她的指头要与她比比手掌大小。说他是幼儿园叁岁的小朋友都不为过!
    她一把将自己左手抽回,给他来了个措手不及。
    又狠狠回瞪了他一眼,用嘴型问着“好玩吗?”
    他咧开嘴笑,陆昭昭觉得他实在过分。
    他不停把手伸过来,可怜兮兮的,陆昭昭于是又只得把手给他。
    她在认真做笔记,他倒好,纸上一个字不写,倒在她摊开的掌心里写字,弄得她痒痒的。
    没好气地又瞪了他一眼,却还是偷偷低头看一眼,好奇他在写什么字。
    无非是几个简单易猜的,什么“大”呀“小”呀““山”呀之类的。
    陆昭昭来了兴趣,也想写个让他猜猜,她把手翻过来抓着他,一个劲儿在那儿想要写什么字好。
    胡莱时不时要留心一下讲台上的老师,看他是否注意到了这边。然后又低头看陆昭昭思索的样子,微皱着眉头,他把她看得那样仔细。
    从眉眼到鼻子再到嘴,他哪个地方都亲过了,哪个地方都碰过了,可是看不腻似的,想看无数遍,让已经印到脑子里的人的轮廓再深一些。
    陆昭昭抓着他的手,动作是很自然的,自然到她会产生一种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的错觉。
    但实际上,他们关系质变的导火索是在于昨晚十指扣着十指地接吻。昨晚,她真正明白了胡莱的心意,从他口中说出的“喜欢”是清晰而又坚定的,因为喜欢,所以拥抱、接吻、做任何情侣会做的事,这一切都变成了很普通的事情,这是不存在误会的“喜欢”,是胡莱亲口对她说出的“喜欢”。
    她当时那样质问他,他便干净利落回应,于是她收到了令自己满意的回答。
    她喜欢这种感觉。
    她虽没说过同样的话,可是她对那个吻的回应、她的默许,也早就用身体动作回复了他那句“喜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之间的喜欢是彼此之间双向的回应,而并非是某一方单方面的付出。
    陆昭昭明白,他也同样知晓着她的心意。
    可是她终归没说出一声告白的话,谁说情啊爱啊的只能由男子说出呢,她也照样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想法,包括情爱观点。
    于是,她慢慢地,一笔一画的,在胡莱的手心里写下几个字。
    写完第一个字,他用嘴型无声地念了出来“我”。
    写完第二个字,复杂一些,但还是猜出来了“喜”字。
    陆昭昭没有看他,自顾自写,可是写到这个字了,谁还猜不出她要写什么呢?
    胡莱觉得自己呆呆地,看到第二个字后就不淡定了。
    陆昭昭写完第叁个字,见他不说话,便抬头看他。见对方傻傻地笑,她不乐意地摇摇他的手,让他集中心思猜字。
    胡莱装作配合,看她重写了一次“欢”字,于是又用嘴型说出了这个字。
    终于写完了最后一个“你”字,胡莱看着她,没有猜最后这一个字,倒是用嘴型说了一声“我也是”。
    原本是她在撩他,没想到被他反攻了,陆昭昭霎时就红了脸,又高高兴兴把手递给他牵着。
    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下课后胡莱故意拉着她不让她走。
    陆昭昭上课时胆大,下了课又莫名心里发虚起来。见教室没人了,这种感觉愈发地强烈。
    “昭昭……”胡莱凑过来,作势要亲她。
    她一躲,没让他亲着。
    “在外面呢,注意点影响!”
    “没人。”
    “摄像头开着!”陆昭昭急了。
    “好,那等回去……”他说。
    “回哪里去?”
    “当然是你家。”
    陆昭昭翻了个白眼,感情他是把那儿当旅馆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我还得去趟超市。”她说,想趁机溜开。
    谁知道对方更来劲,要陪着她一起去。
    陆昭昭还是第一次和男生一起逛超市,从前陆明工作忙,不会自己亲自去超市买东西,她自己也只是偶尔陪王妈妈出来逛逛超市。
    她自己一个人时,买些日用品再买些蔬菜水果,就能很好地过完整个周末了,现在多了个胡莱,于是从在车上时就开始盘算着要买些什么。
    一进超市,胡莱拉着她先买菜,竟是去了她之前从来也不会去的生鲜区。
    “来这干嘛?我不会做鱼。”她为难道。
    胡莱拍拍胸脯说:“我会啊,今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以前在家里看我老妈烧菜,看多了自然就学会了。我妈说,不会烧菜的男人没人要。”胡莱边和她说话边挑菜,看他的架势的确也不像新手。
    “你妈说的还挺对。”陆昭昭夸道。
    这之后,又一路逛过去,把角角落落逛了个遍。胡莱一看到牙杯、水杯、毛巾什么的,就想往购物车里拿。
    “买这些做什么,家里的我够用了。”她伸手制止。
    “你够用,我不够用。”
    陆昭昭想着他宿舍这些东西都要换新,便不说话了。
    哪知道他来了句“都要情侣款的吧,回去就放到你家浴室……”
    陆昭昭脸涨得通红。
    谁要他过来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