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说好了回来亲的

    胡莱买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全部拎到陆昭昭的公寓里。
    他这回轻车熟路了,像来过好几趟似的,明明这才是第二次过来。
    一进门,陆昭昭鞋还没脱,就被狼狈地拉了过去。
    大袋小袋的东西被胡莱胡乱地放在鞋柜上方,他拉过陆昭昭一只手,将她一把带到门后。
    他居高临下看着陆昭昭,没做任何动作,就一直静静看她,这是等她说话呢。
    被他这么压着,她根本无法动弹,于是装作生气的语气质问道:“你干嘛!”
    胡莱笑起来,笑声闷在胸腔里,整个人一抖一抖的。
    “刚才在教室……说好了回来亲的……”他说。
    陆昭昭把脸扭向一侧,小声说:“谁和你说好了!”
    他凑过来逗她,将她弄得“咯咯”直笑。
    末了,还是经不起他死缠烂打,在他左脸颊上亲了一口。“好了,这下可以松开了吧?”
    他长大了嘴巴,一脸惊讶:“就拿这个糊弄我?”
    陆昭昭低头,别别扭扭说:“今天擦口红了,你脸上……都有印子了!”
    他一只手托住她下巴颏,凑近来仔仔细细看了一番,“上课前就看到了。”
    然后又说:“现在在家了,弄花也没事,反正就我看见。”
    胡莱哄着把她的嘴给叼住了,碾磨着,轻啄着,很是谨慎地不把她的口红弄花。
    可是谁在乎这个了。她想的是,口红就算没毒……也不能吃吧!
    陆昭昭被亲得五迷叁道地,最后分开时,胡莱的嘴巴已经被染得红红的了。明明他已经很小心、很轻很慢地动作,可还是搞成了这样。
    不用想她也知道,自己的嘴唇估计也是这么个情况。
    她捂住嘴巴不让亲了,“再这样下去,要多久才能吃上晚饭啊!”
    抱怨的话从指缝中传出来,胡莱却边说着“还早呢”,边吻在她手背上,接着又把她手拨开,重新覆在那两瓣柔软之上。
    不知又吻了多久,又抱了多久,胡莱终于要进厨房准备晚饭。
    陆昭昭把妆卸了,又取了湿巾走到厨房里。
    “菜切好了,准备下锅!”他背着身子说。
    陆昭昭靠过来,把湿巾举到他嘴边,要给他擦口红印记。他嘴上红乎乎一团,看了实在喜人。
    胡莱故意撅着嘴让她擦,陆昭昭起了恶作剧的想法,隔着湿巾将他的嘴巴捏住了。
    他一吃痛,哀怨地“哼哼”起来,两个人笑作一团。
    胡莱做菜,陆昭昭就在边上打打下手,递个酱油倒个盐什么的,其实这些事情他自己就能做,可能还做得更快,却偏要指挥她来弄,不让她趁机走出厨房。
    清蒸鱼、爆炒蛤蜊、小青菜和番茄蛋汤上了桌,陆昭昭样样尝了一口。
    “怎么样?”胡莱问,表情焦急,这还是他在她面前的厨艺首秀,马虎不得。
    “呃——”她拖长调子,看到对方如坐针毡的样子,终于笑着说,“好吃!”
    胡莱明显吁了口气。
    “比王妈妈做的还好吃!”
    “王妈妈是谁?好吃就多吃点。”他边给她夹菜边问。
    陆昭昭说:“是家里请来的保姆阿姨,算起来王妈妈跟了我们四、五年了,就像我的家人一样。”
    “嗯,有机会尝尝王妈妈的手艺。”胡莱说。
    陆昭昭手一顿,她和胡莱的事是昨天才确定的,家里还不知道。
    还是等再稳定些吧……她想。
    吃过饭,胡莱兴致十足地把买的东西一一放好,家里的用品突然都变样了,变成情侣款了,陆昭昭看着他一点点侵入自己的世界,觉得这实在太奇妙。
    夜深了,可胡莱没有半点要走的迹象。
    陆昭昭不知道怎么开口,总不能直接赶他走,万一他没有那个要留下来的意思,那她岂不是要尴尬?
    她和胡莱的感情按部就班地走着,他们刚刚跨过了互通心意的这一步,而下一步又该是什么呢?
    她想到了李披云,不知道她是怀着怎么样一种心情和喜欢的人做那种事的。
    会不会是心里很舒坦、享受的?
    她不敢想了,脸又红了,烫得她都不用照镜子就能猜到是什么模样!
    胡莱在喊她:“昭昭,我给你放好了热水,快过来洗澡!”
    陆昭昭也只能应着。
    见她回自己房间拿换洗衣服,可是磨蹭了半天也不出来,胡莱就想过去看看情况。
    原来她坐在床沿边上,怀里抱着衣服,发起了呆。
    “怎么了?”他依靠在门边关切地问。
    陆昭昭“腾”一下站起来,说了句“没什么”就慌乱地跑进卫生间里。
    胡莱摸不着头脑,回身看到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后知后觉摸着鼻子笑弯了腰。
    她是不是……想歪了啊!
    陆昭昭一个澡洗了许久,穿着睡衣出来前,先侧耳贴在门边听听外面的动静,可外头一丝声音也没有,她便卸了气似的打开门。
    胡莱一个人坐在外面沙发玩手机,见她出来就立即站起来。
    他看看手机说:“已经十点半了……”
    “嗯……”陆昭昭捏着衣角,“你……”
    “我该回去了。”
    噢,要回去啊……
    胡莱走过来揽着她的肩膀说,“回去晚了,宿舍阿姨该说我了。”
    “嗯。”
    “要早点睡。”他叮嘱。
    “好。”
    胡莱将她推进房间,看她盖上了被子,他就那么蹲在床边拉着她一只手。
    久久不松开,仿佛刚才说要走的人不是他。
    他半起身,俯身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然后就奔着嘴唇去了,两个人吻得难舍难分。
    他换了个姿势,半跪着,头侧着也枕到她的枕头上。
    静谧的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缓缓的呼吸。
    他突然瞥到她胸前戴着的十字架,银色在灯光反射下,晃悠在他眼前。以前总能看到她脖子上露在外面的红绳,可他不知道,这底下原来挂着个银的十字架。
    “昭昭,你信基督?”他问。
    “你说这个?”她举起那个挂坠给他看。
    她解释道:“这是妈妈的遗物。”
    陆昭昭妈妈的事,他知道的不多,当初只打听到她妈去世的消息,在这之后她便迅速搬走了。他不知道她妈妈是因为什么去世的,只是猜想应该是生病的缘故。
    “妈妈她……”她想着措辞,然后说,“以前我爸工作很忙,忙着晋升,忙着应酬,不知道什么时候,妈妈就变了,变得多愁善感,有时又很狂躁。等到去了医院,才被查出来患了抑郁症,发病的时候谁也不理睬,包括我。”
    “在她人生的最后那段时间里,她改信了基督教,每个周末都要虔诚地去往教堂做礼拜。我知道……她是没有法子了,别人救不了她,她自己也无法自救。”
    “爸爸还是照样忙,甚至……在她吞安眠药自杀的时候,也没有及时赶到,最后只是见到了一具遗体。”
    “如果当时我能再注意一点,就会发现她从很早以前就偷藏安眠药了。如果……”她哽咽了,“如果我说一声“妈妈你留下来吧”,或许她就不会那么坚定地离开了……”
    “有时候我会很想她,很想我们一家叁口在一起的日子,可是……我再也见不到她。”
    胡莱亲亲她,紧紧握着她的手。
    “昭昭,都过去了。”
    原来在他还不认识她的时候,她一个人已经经历了这么多。她还那么小,却要眼睁睁看着……看着自己的妈妈离她而去……
    他想到妈妈胡慧,曾带着只有五岁的自己坚决离开那座豪宅,也不知要拿出多大的勇气。她是以他的抚养权作为要挟,逼迫孟方良离婚的,所谓的钱、房子一分没要,可是几乎脱了一层皮才从丈夫对自己的不忠婚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他轻轻摸着她的头发说道:“每一个妈妈,都是伟大的。她爱你,可是她活得太辛苦了,所以上帝把她带走,这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这不是你的错,昭昭。下定决心要走的人,是无法挽留的。”他安慰着,试图将她心里不好的想法全部驱逐掉。
    “她在天上看着,也一定不希望看到她爱的女儿这么难过、痛苦。”
    “昭昭,”他抹去她眼角的泪,“神明救赎了她,结束了她短暂的一生。可是在她拥有你的时间里,我想她一定是很幸福的。逝者已逝,活着的人,更要好好的活。对不对?”
    “嗯。”她点点头,双手伸过来环住他的脖子,全身心地抱住了眼前的人。她主动地把伤痛揭开来给他看了,撕开红痂的时候难免阵痛,可是她顾不上了。
    她主动吻他,用尽了所有力气似的吻,让他差点要往后倒去。
    下一秒,胡莱反客为主,手掌扣住她的后脑勺,更用力地回吻。
    陆昭昭不记得他们这两天来吻了多少次了,可是她好像刚刚学会接吻,就练得仿佛像是稀松平常的事了。
    分开时拉开一条隐秘的丝线,她捂上眼睛不去看,胡莱再一次贴上来,才不管这些细枝末节,只在乎眼前的人是自己想念了多年、怎么也不愿再分开的人。
    银色十字架在胸口晃着,夹在二人之间。
    后来到了必须要走的时间,他不舍地与她分开,额头相抵着,维持着这个姿势许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