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微)轻轻在他身上扭动着

    等到和赵淑文约定的那个假期来临时,已是好几个星期之后了,李披云专门到她公寓来帮她一起准备旅行用品。
    只是当李披云在卫生间里看到牙刷牙杯毛巾都是同款的,还都是两份时,她发出了一声尖叫。
    “啊——”
    “怎么了?”陆昭昭听见后急忙跑过去,还以为她遇见了什么老鼠或是蜘蛛。
    李披云左右手各拿起那两个摆着的牙杯,质问她:“陆昭昭,你什么时候有野男人了!”仿佛她是正宫,来抓奸的。
    “什么野男人……”陆昭昭没想着刻意告诉别人她和胡莱的事,但也没想隐瞒。
    现在李披云既然自己发现了,那大方承认便好。
    “不是什么野男人。”她说。
    “你看看你,脸都红成猴屁股了。”李披云指着她的脸说,“快说,到底是谁啊!”
    陆昭昭坦白道:“你认识的……”
    “靠,胡莱啊?!”
    陆昭昭点点头,走过去把她手里的牙杯放下。
    “这才多久啊?你俩已经到这地步了!”李披云一脸震惊样。
    “想什么呢!我们没同居!”她赶紧打消李披云脑子里的废料。
    “没同居情侣牙杯牙刷都用上了?”说出去谁相信啊?当她李披云好糊弄的!
    “真的,”陆昭昭辩解着,“他有时候来这里吃饭,饭后刷个牙也很正常啊。”
    “毛巾这些……擦把脸也很正常吧!”她补充道。
    李披云摸着下巴,一脸“我懂的你快别解释了”的表情看着对方。
    陆昭昭被她看得心里毛毛的,直接上手把她从卫生间里推出去,“东西还没收拾好呢,你还在这儿想东想西的!”
    李披云继续帮着她整理,却不依不挠问她话。
    “你俩究竟发展到哪一步了?”
    “咖啡店那会儿好像还没啥眉目啊!”
    “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你表白还是他表白的?”
    “该不会——和我跟裴兆丰一样,那啥了吧!”
    “你给我打住,”陆昭昭捂住她的嘴,“别猜了。”
    “看这样子,是还没有咯?”李披云兴奋地扒开嘴巴上的手。
    “那这次旅行是个好机会啊!”
    她又在出什么馊主意啊?陆昭昭有些无奈。
    “其实上次在咖啡店,我早就看出来胡莱这小子对你有意思,赵什么文的那女人,根本没机会咯!”
    李披云在她行李箱里面一顿翻找,嘴里还念念有词着,“怎么找不着啊?”
    “什么啊?”陆昭昭问,还想帮她找来着。
    “套啊,”李披云头也不抬,“避孕套!”
    “李披云!我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啊!”陆昭昭轻吼道。
    “怎么不买点啊!你知不知道不做安全措施会很可怕啊!”
    陆昭昭一下子解释不清楚,懒得理她了。
    李披云郑重其事地抓住她的肩膀,像是要把她晃醒似的。“陆昭昭,你可给我清醒点,咱们玩归玩,可不能怀孕啊!你想啊,你现在怀孕,就得休学,你到时候怎么跟家里人交代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知道,”陆昭昭解释着,有些无奈,“但我们根本没到那一步呀!”
    “这哪说得准,有时候激情来了,挡都挡不住。”就跟她一样,她哪里能预知到自己会跟裴兆丰上床啊!
    李披云见陆昭昭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心里真的替她捏了一把汗,还是打算待会去趟超市买点避孕套,给她偷偷塞到箱子里。
    第二天学校正式放假了,一大早胡莱过来接她。
    车子是他向朋友借的,李披云和裴兆丰正好也从宿舍出发,搭他的车一块儿过来。李披云坐在后排位子上,裴兆丰在副驾位。
    “昭昭,过来坐。”李披云朝她喊道。
    “嗯。”陆昭昭打开后车门,坐了进去。
    幸亏她今天没穿短裙而是穿了牛仔裤,否则坐在后座怕是要走光了。
    胡莱从后视镜里看她,叮嘱道:“路程有点远,你累了就睡一会儿。”
    陆昭昭冲他微笑,点点头。
    坐在前面低头看手机的裴兆丰,她是第一次见。不敢正眼看,就小小瞄了一眼。
    李披云看着,知道她的意思,没好气地捏捏她胳膊上的肉。
    她俩也没闹出什么大动静,一会儿功夫她就觉得犯困,头略侧着沉沉睡去。
    睡眼朦胧中,李披云好像给她盖上了一条小毯子,她眼皮重得睁不开,自然也没力气道谢了。
    只觉得自己睡了很久很久,把前一天的失眠全给补回来了,车一直平稳行驶着,甚至连遇到的每一个小坑都放慢速度开过去,熟睡的人毫无察觉。
    意识清醒时,睁开眼发现眼前一片暗黑。陆昭昭动了下身体,才发现自己还在原来的位子上,但胡莱从驾驶座移到了她旁边。她刚才就是这样,躺在他的大腿上,他的手呢,怕她掉下去,便牢牢托着她的头部。
    车上的冷空调已经关了,车窗紧闭着,还残存着冷气,一点儿也感觉不到闷热。
    陆昭昭从他身上慢慢起来,不小心把眯着眼睛睡觉的胡莱弄醒了。
    “你醒了?”
    “你醒了?”
    两个人异口同声,又相继笑了。
    胡莱帮她整理着睡乱了的头发,“睡得好吗?”
    “嗯。”陆昭昭回答,“吵醒你了?”
    胡莱摇摇头,笑着说:“没睡着,眯着眼睛想事情。”
    陆昭昭把身上的毯子掀开,动手将它重新迭好放在一边。
    “他们人呢?”她指的是李披云和裴兆丰。
    “让他们先上去了,我们已经在度假山庄的地下车库了。”
    陆昭昭往外一看,发现这里的确停着很多车。
    “那我们也走吧。”她说着就要拉开车门下去。
    “等一下。”胡莱拉住她,她一下子没把稳重心,直接被拉进了他的怀里。
    他抚摸着她的脸,大拇指的指腹一下一下剐蹭着。
    用意实在再明显不过了……
    陆昭昭也顺从地把头一扬,粉唇递给他。他一下就含住了,亲得很用力。
    逼仄的空间里,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个躲在后座上偷偷接吻,唇舌相触发出阵阵“啧啧”声音,把当事人的耳根子都给闹红了。
    胡莱一手扣住她的后脖颈,一手放在她腰处。陆昭昭稍微分开一些想换个气,又马上被他贴上来,新一轮的啃咬,将她的口红都吃了个精光。他步步紧追,将她整个人死死地按在座椅背上,再无后路可退。
    他渐渐不满于现状,那只揽着她腰的手使了把力,一下把陆昭昭从位子上带到了他的腿上。
    她两腿分开跨坐在他身上,牛仔裤包裹着的细腿挂在两边,后背又被死死地按在驾驶座的靠背后面,塑料硬邦邦地硌着。胡莱顺势往前重重一顶,把她所有恐惧和害怕都给吞没了。
    她有时是摆着这个姿势,有时胡莱又突然往后靠着,让她完全趴在自己身上。但是上方两个人的唇舌,却始终没有分开过。
    “昭昭……昭昭……”胡莱啃噬她脖颈细腻的皮肤,放在她腰际的两只手不安地抚摸着,终于大胆地撩开她淡紫色短款针织衫的下摆,游移在一片他未来过的领域。
    陆昭昭只觉得他每动一下,自己就颤抖一下。他向上摸着,动作愈发慢了,直到触到那象征着禁区的一排扣子。
    “胡莱……别……别这样!”陆昭昭小声哀求道,双手无措地放在他肩头。
    他的喉结在她眼前迅速滚动了一下,从脖子又来到嘴巴处,张嘴吻住了。
    下方的手依然不示弱,不听话似的放在她胸衣的排扣上,他没见过,也不知道怎么解开。
    折腾了一会儿功夫,叁个扣子突然“啪”一下全部打开了,也不知道他怎么弄开的。原本紧贴着他的少女的胸脯,也微微瑟缩了一下。陆昭昭心里原本紧绷着的那根弦“啪”的一声断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于后背他的那只手上,她再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其他。
    这下后背完全没了阻碍,他的右手便不管不顾地胡乱摸索起来,不满足似的从她的背脊一直到左乳的软肉上。她的乳房,并不算大,少女的丰盈微微挺立着,因为受到突如其来的刺激而愈发娇羞起来,却控制不住正常的生理反应似的,那一小颗茱萸在他手指的挑弄下冒出了头,硬硬地顶在他掌心。
    “昭昭……”胡莱把那团乳全部掌握住了,肆意地揉、任性地捏,他逃不开这温柔乡了,再没有人会像陆昭昭一样,不用说什么话,不用施展什么诱惑术,就牢牢把控住他了!
    陆昭昭自己都不知道,身体违背着意愿,在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就给了男人回应。她微微挺着胸脯,撞进他手掌心里,在无人的停车场的角落,他们只不过干着任何情侣都会做、并且渴望做的事。
    “胡莱……”声音变了调,她完了,堕落了,身体不受控制了,恨不得要他再亲得多一些,给得多一些。
    “昭昭,昭昭……我爱你!”
    她心里说着,听见了,全都听见了,我也一样,爱你。
    陆昭昭用手臂环住他的脖子,轻轻在他身上扭动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