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怕你冷着了

    在地下车库通往碧岩山庄大堂的电梯里,陆昭昭的小指被胡莱勾着,她紧紧依偎在他臂旁,甚至于乱了节奏的心跳也尚未得到平复。
    车里的一幕幕,难以消失似的投射在脑海里。
    那个难耐地在他身上扭动着的人,真的是她吗?
    当时,陆昭昭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可是胡莱却敏锐地感觉到了。他在她耳边喘着粗气,那只不停作祟的手不知花了多大毅力才从她乳上拿开,从被掀得变形的衣服里出来,握紧了拳头放到自己身侧的坐垫上,强迫自己不准再动一下。
    接着,那只拳头又展开了,靠近她挺翘的臀部,轻拍了一下。
    “别动了……昭昭。”
    他在让她坐好,求她别这样……诱惑他了。
    陆昭昭如梦初醒般,缓缓停止了动作。她究竟做了什么啊!随即尴尬地将脸埋进他脖子处。
    她怎么会坐在他身上扭屁股啊!这也太难堪了!可是都怪他,要不是他,她现在就应该和李披云在一块儿,怎么好像变成她的错了!
    可他刚才的话实在让人难以忽视,久久回荡在车内,让她恨不得钻进地底下。
    胡莱无奈,双手又把她整个抱住了。
    “对不起,昭昭。”他道歉着。
    “嗯,”她小声说,可语气里没有责怪的意思,“扣子……”还没扣上!
    她说出这话时差点没闪着舌头,又是好一阵尴尬的气氛。
    可她又气又急,胸前两团还死死贴在他梆硬的胸膛上,那松了扣的胸衣,都耷拉得没边儿了。
    眼前的始作俑者,每一次呼吸时,都让她两乳上的小豆豆敏感地挺立起来,摩擦着,生出无限快感。
    可她怎么能这样贴着呢?又要贴到什么时候呢?
    明明是他自作主张解开了扣子,现在这副情况又叫她怎么办!
    胡莱听罢,手忙脚乱又摸进来,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找寻她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的胸衣排扣。
    好不容易找着了,他又小心翼翼地帮她把前面调整好,又一手各拉一边,差点没急出一身汗来才将那些细密的扣子挨个儿扣好。
    衣服也被他低头整理好,看不出一丝混乱。
    陆昭昭还维持着一开始的姿势坐在他腿上,他犹豫着,最后还是凑上来轻啄一下她的嘴唇,问道:“吓坏了?”
    陆昭昭摇摇头。
    “下次不会这样了。”他说。
    陆昭昭看着他,不知他话里的意思。
    下次不会怎么样?不会吻她,抑或是不会再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可无论哪种答案,她都不愿意听。
    她回吻他一下,“我喜欢接吻。”
    又吻一下,“喜欢……你碰我。”
    第叁下,“还有,我没有生气,也不会因为这个而生气,懂了吗?”
    陆昭昭的表情实在太过认真了,她突然强势起来,真的特别想要表达自己的想法,没有不舒服,没有讨厌与他接吻,没有讨厌被他触碰……
    如果她不主动说这些,他是不是要傻傻地误会下去,觉得她的爱实在太少了,少到看不见。
    他们都错过这么多年了,误会这么多年了,难道还要憋着什么都不说吗?难道还要再将时间浪费在无谓的猜测上吗?
    胡莱怔住,片刻的功夫,她的话在脑子里打转似的,直冲着攻击他的脑神经。
    她的眼神里,透露出坚定,他再没有见过这样认认真真的陆昭昭了。
    他缓缓吻上来,第四个吻。
    “明白。”他说。
    明白她觉得身体的正常反应是无需令人害羞的,明白她喜欢他时自然也会包容他的一切,明白欲望如同爱一样也是双向的,在他对她的身体有所渴求时,她亦如此……
    唉,这样的陆昭昭,他怎么能不喜欢呢?
    胡莱高高兴兴带她下车,乘上了通往大堂的电梯。
    碧岩山庄的大堂里,众人坐在休息区有说有笑,似乎等了许久。而被在座人等了很久的人姗姗来迟,一个一脸无所谓,一个是满脸的娇羞,任谁都要忍不住坏心思想多了。
    除却赵淑文、裴兆丰以及李披云,边上还坐着一个男生。走近了一些看看侧脸,陆昭昭不认识。
    赵淑文见他们过来,便马上站起身来。在看到他们勾着的手指时,一瞬间眼里带着妒意,被陆昭昭捕捉到了。
    “看来,”陆昭昭小声对他说,“你的老同学要醋死了。”
    说着,她伸回了自己的手。
    赵淑文笑着走来,“胡莱,你终于来了!我可是等了好久呢!”
    胡莱刻意躲过赵淑文要贴上来的手臂,“抱歉,有点事耽搁了。”
    陆昭昭懒得搭理,便直走到李披云身边。
    对方一脸奸笑,“喂,睡这么死,知不知道我们等了多久?”
    “既然这样,怎么不叫醒我啊?”陆昭昭反问道,这个死李披云,怪到她头上来了。早把她叫醒,也不会有后面的事了。
    “哟呵,怪我!”李披云一插腰,“要不是你家那位不让我把你叫醒,我早给你迭吧迭吧一个大逼斗子送上来了,不过嘛……”
    她卖着关子,还是凑到陆昭昭耳边说:“刚在车里激情四射了吧!姐妹我早给你准备好了道具,就在你行李箱的夹层里!”
    陆昭昭看着她幸灾乐祸却又看好戏的样子,着实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手。她偷瞄一眼坐在对面的裴兆丰,用眼神暗暗说着“那些道具什么的,还是留着你李披云自己用吧!”
    这边赵淑文和胡莱也坐了下来,赵淑文给大家介绍着那个不认识的男生,“他叫于新,也是咱们学校的。”
    男生站起来做自我介绍,“我是于新,是新传专业的。”
    新传?陆昭昭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认识余康吗?”
    于新笑着说:“当然,他是我们隔壁班的,不过我们之间交流不多,算是点头之交吧。”
    陆昭昭便不多问了,只是这于新自顾自拉着她说要加微信,说什么这次全靠赵淑文同学才能来这儿游玩一趟。
    赵淑文便在一旁解释道:“我和于新是在网上无意间认识的,聊得比较投机,我想着于新是新传专业的,到时候还能给我爸这山庄拍拍照片,写个宣传稿之类的,促进一下生意嘛!”
    话虽这么说,只是于新对拍照似乎并不那么热衷,只一个劲儿问陆昭昭问题。
    “陆昭昭同学,我能叫你昭昭吗?这样显得亲切一点!”
    “昭昭,你头发好香,用的什么牌子洗发水呢?”
    “昭昭,你喜欢游泳吗?刚才过来我看见后面有个很大的游泳池!”
    “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你了,听说你之前演了《红豆》这部戏,我看过一些视频片段,你演得很好!”
    ……
    这些话题都过于私人了,对于不熟的人,陆昭昭根本不想花费过多时间去结交友谊。
    好在胡莱见状第一个不满起来,他岔开于新的话头,完全忽视着这个顶着一个爆炸头、带着黑色边框眼镜的猥琐男人,当场就要宣誓主权。
    “披云,你带昭昭先去看看房间吧。”胡莱说。
    李披云意会,便拉着陆昭昭的手去坐电梯了。于新见状便不再说话,尴尬地玩起了手机。
    赵淑文这次给他们每个人订了一间房,只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将胡莱和陆昭昭的房间岔开了。六个人的房间,叁叁相对着,他俩正好隔得最远。
    碧岩山庄坐落在碧岩山上,山庄四面环山,一面朝海。陆昭昭一打开房间里的大落地窗,山里新鲜的空气就扑面而来,混杂着海水淡淡的咸味,说不出来的舒适感。
    她和李披云两个人看着外面的远景,苍翠的山,碧蓝的海,交相辉映着。
    李披云感叹:“赵淑文她爸,倒颇有些商业头脑。向久住在城市里的人贩卖自然,这要不发财才怪了?”
    “不过,”她话题立马一转,“刚才那个于新,是不是喜欢你啊?”
    陆昭昭摇头:“在这之前,我根本不认识他。”
    李披云回忆着什么,说:“他刚才看你的眼神,我都要起鸡皮疙瘩了!”说着搓了搓手臂,当真觉得身上痒痒的。
    “什么眼神?”陆昭昭问。
    “就是那种,让人觉得有点油腻,有点……恶心,嗯对,就是恶心!就像想把你吃了,生吞活剥了似的。”
    “别吓唬我了!”陆昭昭听着怪不舒服的。
    李披云摸摸鼻子,“可能是我想多了吧!不过胡莱在这儿,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儿!”
    见陆昭昭听到胡莱的名字时刻意不说话,李披云就推推她,说:“你睡着的时候,他还特地转过来跟我说,让我给你披个小毛毯呢!”
    “说是空调开得低,怕你冷着了……”
    陆昭昭听着,平静的心底荡起了一圈圈涟漪。是的,她再也无法平静。
    妈妈去世以来,他是第一个带着这么多温暖奔向她的人,把她冷冰冰藏着的心给生生拖拽出来,逼迫着,烤化了,又变成一颗热蓬蓬跳动着的心脏。
    嘴唇抿了抿,她朝李披云露出一个恬淡的微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