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给我的?

    房门被“咚咚”敲了两下,陆昭昭过去开门。
    出乎意料,门外站着的却是裴兆丰。
    他两手插着口袋,一副冷酷样,眼里的光在看到陆昭昭的那一刻很明显地暗了下去,他的视线越过她头顶,往房间里瞥了一眼。
    转瞬就收了回去。
    可惜陆昭昭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
    她心里偷偷笑着,故意把房间门开得大一些,顺便把自己的音量也放大了。
    “裴兆丰学长,你有什么事吗?”
    果不其然,房间里的人闻声而来。
    李披云急急走到陆昭昭身后看着门外的男人。
    裴兆丰的表情却丝毫不为所动似的,令陆昭昭感到佩服。
    “到吃饭的点了,一会儿我们二楼自助餐厅见。”话说完他转头就走,不再多留。
    李披云看着他的背影,丧气地又坐回床边。
    陆昭昭把门关上,问她:“刚才在车上我没好意思问,你俩这么久来还有没有联系了?”
    李披云哭丧个脸说:“拉倒吧,发生那种事,我都不知道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他了!只能故意躲着他,不见他,也不再去篮球场!唉,老天爷快救救我吧!”
    陆昭昭坐到她身边,“你就没想过好好跟他聊聊?”
    “聊什么?跟他说睡了一觉就要他负责吗?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还来这一套吗?”
    “成年人怎么了?成年人也有犯错的时候,也需要有将功补过的机会。你要好好想想,是想继续和他发展下去呢?还是以后就权当陌生人了?”陆昭昭反问她。
    李披云陷入沉思,许久之后叹了口气,说:“我还是喜欢他,不想放弃。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昭昭?”
    陆昭昭握住她的手给她鼓励,“那就去找他,把一切都说开了。问问他的想法,不要老是一个人闷着,胡思乱想的。”
    李披云重重点头,琢磨着这个建议。
    随后两个人下楼用餐,怕其他人等久了。
    六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边吃饭聊天,于新一直找话题和陆昭昭搭话,她出于礼貌只能有一下没一下回应着。
    胡莱坐在她身边,厌恶的眼神不知道要将于新剐了多少次,可对方看不见似的。
    他终于忍无可忍,想说不要老是和我女朋友没话找话,可陆昭昭看出他的意图,马上安抚似的在桌下拉拉他的衣角。
    陆昭昭示意他别乱说话,大家一起出来旅游,图的就是个高兴。况且和这种不相熟的人,打打马虎眼就好,何必动真呢?旅行结束,大家未必会再有交集。
    胡莱只能狠狠切着牛排,想象成于新的模样,把他切个稀巴烂。
    余光看到那团遭了罪的牛排,陆昭昭低头憋着笑,笑他沉不住气似的要吃醋。
    于是手下自己切好的那盘牛排一块儿也没动,连着盘子推到他面前,讨好般让他消消气。
    胡莱怔怔看着,又看看陆昭昭,心想“这是特意给我切的吗?”
    陆昭昭无奈地耸肩。
    于新注意到他们这边的互动后,也闭上了嘴巴。
    胡莱受宠若惊,“给我的?”
    在得到陆昭昭的肯定后,他立马将自己那盘牛排推到一边,小心翼翼地在陆昭昭送过来的那盘里面叉了一块。
    还没放到嘴里,叉子又放了下来。他郑重其事地打开手机相机,给这盘牛排拍了好几张特写。
    拍完后才安心放到嘴里,还不忘给于新送去几个挑衅的眼神。
    而坐在胡莱对面的赵淑文,狠狠瞪了陆昭昭一眼。她眼睁睁看着他们两个人亲密的动作,恨得连指甲都陷进掌心的肉里,留下很深的几个印子。
    为什么她从国外回来后,一切都变了样?以前的胡莱,虽然话少,却不会像现在这样对她如此冷漠!而这些,都是这个叫陆昭昭的带来的!她凭什么可以左右胡莱的思想,凭什么可以随时随地出现在他的身旁!
    她喜欢胡莱那么多年,从高一刚进校的时候就喜欢他了。一直以来胡莱的身边就从没缺过示好的女孩子,可他一个都不理,一个都没喜欢过。那时的她那么骄傲,骄傲地不敢说一句告白的话,生恐别人知道后会瞧不起她!从来都是别人向她表白,为什么……为什么胡莱不能像她身边的那些男生一样,也向她说一句“我喜欢你”呢!
    她知道,胡莱没有和任何一个女孩子谈过恋爱,她甚至开始想着,他是不是也对她有点意思呢?倘若她告白了,是不是就能和他在一起了呢!
    没有人知道她对他的心思,就连他……也一无所知。她本想着高考结束后,自己一定要鼓足了勇气跟他说明心意。就连老天爷也在帮他们不是吗?他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甚至同一个专业!她想着,时间很长,她等得起,便出国了。她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更加配得上这个男人,她将他当作提前修完学业的动力,想着等她一回国,两个人就会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
    可是为什么等她回来之后,一切都变了,变得那么陌生?他身边居然有了女孩子,一个……根本无法与她比较的人!明明上次在咖啡店里,她还没有感到像现在这般危机,她安慰自己,这不过是个普通女生,胡莱不可能会不选择她赵淑文而选择这样一个人!
    赵淑文恨啊,把牙咬得紧紧的。她心生急迫感,用腿在桌下碰了一下身边的于新,提醒他让他不要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于新了然地看她一眼,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桌上的人,各怀各的心思。只有李披云焦灼地吃着东西,一口一口往自己嘴里塞蔬菜沙拉。
    对面的裴兆丰偶尔不经意看她一眼,也不说什么话。
    两个人自顾自地吃着,谁也不干涉谁。
    李披云突然站起身,“那个……我再去拿几盘烤肉过来。”说完拔腿就走。
    可她去了就没回来过,陆昭昭疑惑:“披云怎么去了这么久?”
    取菜区在他们的盲区内,从这边望过去根本看不见那里的动静。
    陆昭昭说着便起身了,说要去找找她。
    这时裴兆丰先一步挪开椅子,说了声“我去找”就直接走了。
    陆昭昭觉得这对于他俩来说,没准是个好机会,便又重新坐下。
    裴兆丰找人找了很久,去了取菜的地方发现没见她人影,又在女洗手间外喊李披云的名字,路过的人奇奇怪怪看着他,也只得硬着头皮等了一会,可里面也没有李披云。哪里都找过了,就是不见她的踪影。
    他想着要不发个信息给她吧,手机掏出来才后知后觉自己根本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酒店一别,再没接触过了。那次之后,他想了很久,也十分认真地规划了未来。可就在他认真筹备的这段时间里,他忘了自己还没有给她一句答复,从未表明过自己的态度。
    他慌了,恨自己怎么一句话不说就把她抛在了一边,一个人就开始筹划与她的未来,说出来真要让人笑掉大牙了!这次他本不打算来,可听胡莱说他女朋友的好友也会来,叫李披云,裴兆丰一下子就坐不住了,破天荒答应了胡莱的邀约。
    他想回去问问陆昭昭李披云的电话是多少,也就在这时候,他无意间发现二楼最边上有个大露台,那里叁叁两两站了几个人。
    背对着靠着栏杆,穿着波点连衣裙的人,不就是李披云吗?
    他走过去,直走到她身旁。
    李披云正放空自己,猛然看到自己旁边站了个人,吓了一跳。
    她余惊未定,心里连连骂了几句“卧槽”。
    看她被自己吓到的反应,裴兆丰犹豫了几秒,还是伸过手来,捏着她的右耳垂。
    这下李披云只怕要更惊恐了,她瞪大了眼睛,语无伦次地说:“干……干嘛……你!”
    裴兆丰无奈地说:“被吓到的人,要摸耳朵。”
    “噢,”李披云从他手里躲过,瞬间将他们的距离拉远了些,“我自己来。”
    她自己伸手捏住耳垂,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跟着他做这么傻的动作?
    被吓到要摸摸耳朵?什么奇奇怪怪的办法!
    可她既然做了,就没有放下来的道理。手臂这样举着,还刚好遮住她的脸,不至于让他看见自己红涨了的窘迫的脸。
    “你来干什么?”李披云随意找话。
    “看你去拿菜拿了很久也没回。”
    李披云想起自己偷溜出来的借口,灰溜溜地说:“我出来透口气,一会儿就去拿菜。”
    “没说非要让你去拿菜。”裴兆丰几不可闻地叹了声气。
    “那你出来找我干嘛?”李披云没好气地问,脸上温度已经褪去了,她把手放了下来。
    有海风吹来,吹起少女耳鬓的碎发,吹得它们胡乱贴在她面庞上,多了几分随性恣肆之美。男人的衬衫也吹皱了,变形了,可他的心思不在于此。
    裴兆丰将手搭在栏杆上,侧着脸望着她。李披云心下颤抖,觉得这张自己喜欢了那么久的脸突然又以咫尺距离出现在她眼前时,她仍是控制不住地心动。
    “这段时间,你想的怎么样?”他问。
    “啊?”
    “我想以结婚为前提,向你提出交往的请求,李披云同学,你是否同意?”
    “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