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跟不穿也没什么两样

    “你是说,他提出要跟你交往,还是以结婚为前提的!”陆昭昭叫起来,声音都比平时大了些。
    “你小声点!”李披云制止她。
    可现在是在陆昭昭的房间里,不用怕被别人听到。
    “这里隔音不错。”陆昭昭让她放宽心。
    “唉——”李披云仰面倒在床铺上。
    “那你同意了吗?”
    见她不回答,陆昭昭挠了挠她的腰,李披云痒得直笑。
    “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李披云重新坐正身子,“我问他是不是在开玩笑,结果他很严肃地说没有。我想了想,好像也没什么坏处,就答应了。”
    “那就是说,你现在是裴学长的女朋友?”
    李披云重重点点头,嘴巴笑得都咧开了。“昭昭,我觉得像做梦一样!”
    可她随即又低落下来,“但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点喜欢我,还是单纯的想要负起男人的责任。”
    “管这么多做什么?做人嘛开开心心最重要,你只要想着现在的你很快乐很幸福,那就足够了。即使他现在不喜欢你,日久生情的,谁又料得准呢?”陆昭昭宽慰道。
    就像她和胡莱,情感的爆发好像只在一瞬间,当他弹着吉他在台上望着她时,心脏错开正常节拍的跳动似乎在问她,你是不是开始喜欢这个人了呢?她犹豫过,彷徨过,整夜睡不着觉,可是在KTV里与他相拥时,她真真切切感觉到自己情感的转变。
    这种感情,从一件件小事开始酝酿,如同一颗青葱小苗,爱如雨水将之浇灌,它便抽出芽来,抖动着身体,越长越高,等到它长得实在让人无法忽视的时候,她也最终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和胡莱在一起时,她有说不出的安心、快乐。这些是换作任何其他人都无法带来的,她深深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披云,你是我见过最大大咧咧、最不羁的女孩子,可是我总觉得在爱情里面,你低头低了太多次。开始变得犹犹豫豫、摇摆不定,开始害怕会失去对方。”
    “我刚开始认识你的时候,你说出来的话大胆无畏,随性潇洒,你说你喜欢裴兆丰两年多了,那时的你充满自信,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把他追到手。可是现在你们两个离得这么近了,你又有退缩的冲动。这不像你了,最真实的你,是可爱的、勇敢的,不是吗?”陆昭昭激励着她。
    这段时间以来,她越发看到李披云身上的可贵之处,她真的是一个值得被爱,值得拥有幸福的女孩子。尽管她们认识时间不长,但彼此早已了解,并将对方视作了好友。
    “昭昭,谢谢你!”李披云抱住她,“我一定一定会勇敢的,咱们来赌一次。”
    “好啊,那就让我看看super  dancing  Queen的能耐!”
    “对了,晚饭过后赵淑文请我们去泡温泉呢,她刚问我想不想去来着。”李披云说。
    陆昭昭说:“温泉?”
    “私人温泉,不对外开放的。”
    “反正晚上没安排,那就去吧。”叁天两夜的旅程,就尽量多玩玩吧!
    庆幸的是山庄里提供泳衣,于是李披云带着陆昭昭去挑选。
    “这件怎么样?”李披云指着一件布料少得可怜的问她。
    “还行。”反正温泉男女分开,倒是不用怕什么。
    李披云最后给她挑了一件嫩黄色带有蕾丝花边的,“这个衬你皮肤。”
    又给自己选了一件黑色的泳衣,能露出大半块背部肌肤,肩胛骨下方横穿过一根细细的带子,极为性感。
    泡温泉前,先在一楼的洗浴室里洗个澡,再换上干净的泳衣。
    当陆昭昭小心翼翼穿上那件李披云精挑细选的泳衣时,才发现这颜色的确把肤色提得更亮了,只不过……兜不住胸前两团似的,她大半个乳露在外面,因着这泳衣还自带聚拢的效果,就连沟壑都比平常明显了些。而这裙子短得也根本遮不住屁股,在那个危险地带有意无意地遮掩着,她一走动便会露出下面的内裤。
    蕾丝内裤,跟不穿也没什么两样。
    陆昭昭是个旱鸭子,还是第一次穿泳衣,略显的有些别扭。她心想晚上反正是和两个女生一起泡温泉,应该也没什么大碍。
    李披云这时也换好了衣服,在隔间外问她:“昭昭,你好了吗?”
    陆昭昭支支吾吾的,也不说好,也不说没好。
    可她怕李披云等急了会直接进来,便还是抱着自己换下来的衣服出去了。
    “哇,昭昭!”李披云眼睛一亮,“给我看看!”
    “看什么呀,你自己不也有吗?”
    “那怎么能一样呢?我就喜欢看美女的胸脯!给我看看嘛!”李披云撒着娇,“就看一眼!”
    “别闹了,赵淑文呢?”她问。
    “她说晚点过来,让我们先泡着。”
    陆昭昭将衣服锁进存放柜里,和李披云往里头温泉走。
    这是另一方天地,从碧岩山庄外面看,绝对看不到此处的景致。一个女服务生站在门外,恭敬地说:“有需要可以叫我,红酒茶水请自便。”
    陆昭昭、李披云二人道了谢。
    碧岩山庄的温泉采用了日式设计,显得极其幽静。来这里泡汤的客人得先把拖鞋放在门外,接着赤脚走过一段石子路。这石头被打磨得极为光滑,踩在上面一点也不觉得疼痛。
    那一眼温泉上建了个小亭子,檀香木散发着古老的特殊气味。木柱子被雕空成一朵朵花的形状。上方绕了圈灯带,散发着幽幽亮光。亭子四方又有粉色帘子,可开可合,私密性也强。
    李披云先用脚试探着踩进泉里,接着整个人都进去了,她的脚碰到了底下的石壁,站稳一些就让陆昭昭也慢慢过来。
    一走下去,温泉水就热热得扑过来,从脚踝漫过大腿上的细肉,直到腰边。
    李披云发出一声舒服的感叹,“好舒服啊,以后也要经常来泡温泉!”
    陆昭昭将手搁在岩壁上,水托着她的身子,一上一下地感受着浮力,泳衣的裙摆漂起来,跟随着水流的节奏。
    “昭昭,你说有没有那种男女混浴的温泉?”
    “你脑子里一天到晚想什么呢?”陆昭昭没好气问道。
    李披云侧过身子看她,“我在想,要真有这样的温泉,你可以和胡莱一起去啊!”
    “说什么呢?”陆昭昭软绵绵瞪她一眼,脸上的绯色也不知道是不是给热气熏出来的。
    “有这种“好地方”,你怎么不和裴兆丰一块来呢?”
    李披云嘟起嘴巴,声音明显小了下去,“说着说着,怎么又讲到他了?”
    陆昭昭“嘻嘻”地笑,打趣地往她那儿扬了一波水。
    “哟,泡上了?怎么样,舒服吗?”赵淑文忽的进来了,这语气倒像跟她俩很熟似的。
    她也下了水,只不过李披云和陆昭昭的距离隔的近些,她在另一侧。
    “昭昭,可以这样叫你吗?”赵淑文温柔地问。
    “嗯,可以。”
    “说起来,这还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呢。上次在咖啡店,没好好和你聊聊天。”带着点小遗憾似的,赵淑文这么跟她说。
    陆昭昭便回道:“这次旅行,还要感谢你。”
    “别说谢不谢的了,”赵淑文笑着,表现出亲近的样子,“你是胡莱的朋友,自然是我的朋友啦!”
    李披云察觉到她话里有话,看了陆昭昭一眼,见对方没动静,又硬生生憋住了火气。
    什么叫昭昭只是胡莱的朋友?他俩的关系,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要是她俩这次不来,指不定这赵淑文要对胡莱做出什么事呢?!谁还看不出她那点心思哟!
    但李披云心想,自己还不能轻举妄动,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她默默希望陆昭昭能将她一棋,可紧接着,陆昭昭就笑着说:“你说的对。”
    李披云这下真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赵淑文显然没想到对方这么冷静地接招,直接将她带刺的话化成软绵绵一句话,根本无伤大雅。
    原本想着她会生气,会争辩着说那是她男朋友,赵淑文做足了准备,要用她那长长的指甲刮烂陆昭昭这张笑盈盈的讨人厌的脸!
    谁知,陆昭昭根本懒得搭理。
    赵淑文漂亮的脸倏得变了,可下一秒又强迫着自己不要失态似的,将恨得差点都要扭曲的脸变回了正常模样。
    她又摆着笑脸,似乎毫不介意陆昭昭的回答,唤来了服务生,“帮我们开一瓶红酒吧。”
    服务生兢兢业业伺候着,生怕得罪了老板女儿。她给叁个高脚杯里倒了红酒,之后便退出去了。
    赵淑文从托盘里先拿起一杯递给陆昭昭,接着又分别给自己和李披云一杯。
    “我敬你,昭昭。希望这次你在这儿玩得愉快!”说着,赵淑文便一饮而尽杯中的红酒,杯子略略向外倾斜着,示意自己一滴没剩。
    陆昭昭酒量不是很好,但见她这副样子,很难推托。
    她看着杯中红得发紫的液体,一口饮毕。
    赵淑文看着陆昭昭杯里的酒空了,这才放下心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