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他是来晚了(微)

    怀里的人不安地嘤咛着,像猫叫似的。
    胡莱抱着陆昭昭大步走着,可这步伐里明显带着慌乱。他不敢回想,假如自己晚到一步,她会遭遇什么!
    如果不是他泡温泉的时候看到于新走了出去,模样奇奇怪怪的,便一同跟了上去,昭昭说不定就要被这恶心的人给欺负了!
    她一个人面对这些的时候,是不是害怕极了,是不是在心里怪他怎么不早点来救自己呢?
    他是来晚了,是来晚了……胡莱的心被狠狠揪了一下。
    电梯里,他按了楼号,缓缓上升。
    他低头看着她落满眼泪的面庞,心里更不是滋味。
    “昭昭……”
    “我在这儿……”
    “别怕,有我……”
    他小声哄着,让她放下心来,让她不必再担惊受怕。
    她的手隔着浴巾贴在他胸膛上,像是回应着一般。
    很快,胡莱把陆昭昭送到她的房间里,将她小心地放在床上。
    “胡莱……”她唤他,声音细细的,似乎尚且还有理智。
    “我在这。”他应着,却不见她再说什么。
    她的脸色开始发红,甚至出了薄薄一层汗。胡莱怕她刚才在浴室受凉,便将手探向她额头处,发现对方的体温高得可怕。
    他立马就想找体温计给她量一量,在床头柜里翻了一通也没发现医药箱。
    正想着打个电话给前台让人送个温度计上来,床上的人就扭着身子,从浴巾里挣扎出来。
    胡莱见状,以为她怕热,就上前帮她松开了浴巾,可他忘了她里头还穿着泳衣,那浴巾一解开,什么不该看的便全暴露在眼下了。
    “乖,围上,会着凉的。”他低声劝着,挪开眼。
    陆昭昭哪里还听得进去,她只觉得热啊热的,浑身像要烧起来了!
    “唔——”
    “昭昭……”胡莱终于发现她的不对劲,刚才在浴室里她也像没有一点力气一样,现在更是难受地扭曲了身体。
    “昭昭……”他尝试着唤醒她,却是在白费功夫。
    陆昭昭闭着眼睛贴上来,将脸放在他的胸肌上,好像能解渴一样。头上的发绳松松垮垮扎着,经过刚才一场折腾,已变得十分凌乱。
    她嘴里喃喃着胡莱的名字,拿脸一下一下在他身上蹭,他便心生了怀疑。
    “昭昭,你刚才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可是一个不留意,他就被她带趴下了,直趴在她身子上。她的嘴唇急急寻着,不知在找什么,最终贴上胡莱的嘴唇。
    像婴儿终于找到了维持生存的乳饮,她胡乱亲在他的嘴巴上,甚至主动地将她的小舌一并送进来。这些招数是他之前教她的,现在全被用上了。胡莱也克制不住地去回应她的热情,勾弄着她软香的舌头,毫不腻味似的。
    陆昭昭难耐地支起自己两条腿,在他腰侧蹭着。接着就用它们环住了他的腰,使自己与他更为贴合。
    上头还纠缠着,上演着互换唾液的戏码,他们哪里还分得清彼此呢?那舌头进进出出,在微微张着的小嘴里放纵地缠绵着,不知疲倦。
    他吻向陆昭昭的脖颈,在上面吮吸着,他要留下自己的印记,让人无法再觊觎!她的人,她的心,都是他的,那些该死的家伙怎么敢!
    发了狠地啃咬着,可陆昭昭感觉不到痛感,只想让身上的人再放肆些,再多做些。
    她喘着,有时娇滴滴“啊”一声,有时又急速呼吸着,可身体牢牢攀着他的,没有一点儿分开的趋势。
    陆昭昭的肩带早在刚才就被于新拉下来了,幸而没有走光。而现在,在她一番动作下那可怜的肩带更是摇摇欲坠地挂在臂弯处,只需胡莱轻轻一拉,胸前那两团就要蹦出来了。
    她微微抬着腰,要她的乳、她的肚、她的下身都离他更近一点,更紧一点,而他如她的愿,将那件泳衣一把扯下。
    两团软肉受了惊,又碰上空气,上面的小红豆就直直挺立了起来。之前在车里,他大胆地摸了,可是被衣服挡着,没有看见,这次胡莱看迷了眼,他再次俯下了身。
    他的表情里略带虔诚,却做着堪称下流的事情。他一口叼住她左乳的乳头,嘬、舔、吸,各种花招都用上了,那被冷落的另一个乳房上,也被覆上了一只大掌,一手可握。
    “啊——”
    陆昭昭叫唤着,丝毫不觉自己的声音早就变调了,可她的理智早已失控,又怎会像平常一样羞于此事呢?
    她的喘息只会换来对方更加强势的进攻,胸前那两团遭了殃似的,不停沦陷于男人的口舌与手掌中,而她也像献祭一样,想要把自己身上的一切都供奉给他。
    渐渐地,胡莱不满于此了,他的唇舌又往下来,隔着泳衣吻过她的肚子,又吻过那象征着禁忌的区域上方——她的小腹处,对方敏感地瑟缩一下,想逃离开,又想贴得更近,实在太过矛盾。
    估计是嫌泳衣太碍事了,他一把撩起裙子的下摆,将它拉到她的肚子上。好好的泳衣,霎时成了多余的东西,巴巴儿地挂在陆昭昭的肚皮上,仅占据了一小块空间。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全暴露在空气之中。
    她的蕾丝内裤也被看光了,假如她现在尚且存在一丝清醒,那她肯定要拿手遮一遮下身那块地方。
    可是她一点动作也没有,蕾丝内裤隐隐约约透见里面的光景,她的毛发不多,全数惹人怜爱般躲藏在里面。
    她的腿还挂在他身上摩擦着,似乎在催促着他快点动作。
    胡莱抬头看看那紧闭着眼睛的小脸,刚才他就开始怀疑她是不是被下了什么药,现下这副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不知道药物影响下的她是多么难受,可是她头一回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让他恨不得现在就想进入那温柔乡里。
    可是……他犹豫着,怕她醒来后要怪他。
    打他、骂他、说他趁虚而入也好,讲他趁火打劫也罢,他的的确确是个小人,该做不该做的,全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想在今晚就要了她,让她一辈子都离不开自己,要她整个人完完整整属于他。
    可他怕,她不理他,她说要分手,她不愿再跟他。
    他明白自己无法承受这份后果。
    “胡莱……胡莱……”
    看吧,她在叫着他的名字,用那样的声音,他丝毫没有抵抗的余地。
    一个声音在胡莱的脑海里叫唤道,充满了蛊惑之意,魅惑他继续做一些事,而这些事是受他控制之外的。
    胡莱却不为所动,从她身下挪开,侧躺在她身旁,亲在她的嘴唇上。
    “昭昭,忍一忍……就过去了。”他紧抱着陆昭昭,真想替代她承受这份煎熬。
    陆昭昭不听他的,照旧扭摆着。她的手从他衣裳底下摸进来,指甲若不是因为无力早已在他的背部留下无数痕迹。
    她呜咽着,难受极了,不知是什么药威力如此之大。她被紧紧搂着,怎么也动不了,偏偏这人也一动不动。
    她渴求着挺动臀部,巴望他能可怜可怜自己,再像刚才一样吻吻她,她的声音极细极轻,呜咽着透露出一丝难耐。
    胡莱也忍得辛苦,豆大的汗珠子从额角滑落,他只得死死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粗喘从喉咙里溢出,叫人羞煞了。
    只是约莫十分钟过去,她体内的药物效力丝毫未减,但胡莱的意志却薄弱得已经处在边缘位置了。他抹了一把手上的汗,放松开她的身体,走进卫生间。
    他将双手洗净,又来到床前,听见陆昭昭依然不舒服地哼哼着。药力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甚至愈演愈烈,不知道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
    几秒的时间,他做了一个决定。
    胡莱爬上了陆昭昭的床,跪在她身侧,将她的双腿分得开一些。
    紧跟着,他伸出自己的右手手指,隔着蕾丝内裤贴在她的阴蒂上。
    小小的阴蒂受了刺激,便隐约有冒出头的趋势,而床上之人,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碰,舒爽得挺动了一下下身。
    “啊——”
    胡莱急于帮陆昭昭疏解,手指便稍稍用力,他第一次做,怕控制不住力道让她生痛,就一边手下用力一边观察着她脸上的反应。
    她非但没有皱眉,下身反而还凑上来,想要更用力一点。他就加了点力,不停在那颗豆豆上揉搓,使得她下意识就要将两条腿夹紧,上头的乳儿也一颤一颤的。
    整个人透出的颜色难以用言语形容,白中透着红。只是这穿着过于不堪了,那尚挂在肚子上的可怜泳衣,仅仅成了点缀肤色的一道陪衬。
    “啊——唔——”她叫出声来。
    胡莱的手顿住了,这娇娇的叫喘如同最后抻在头皮的一根弦,可他只得硬着头皮继续揉,揉得飞快,根本不给她喘息的余地,仅仅一两分钟,陆昭昭就拱起腰来,达到了高潮。
    那蕾丝内裤包着的穴,正爽得抽搐着,快活地吐出一团晶莹的黏液,隔着那布料渗出来,被胡莱看了个正着。
    他艰难地吞咽,平稳着呼吸,才发现自己早就硬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