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我依然在(h)

    大四那会儿,陆昭昭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考研,昏天黑地地就开始了艰难的备考之路。
    胡莱在这几年里经常跟着学长学姐参加一些项目,出去跑业务,倒也积累了不少资本,便和一个相熟的学长一起倒腾起了事务所。
    临近查成绩的几天,陆昭昭翻来覆去地失眠,几天几夜慌地睡不着。胡莱跑外勤,总不在身边,有时连着几个晚上也不回来,她一个人待着,就感觉回到了大一的时候。
    所幸功夫不负有心人,陆昭昭还是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她拿起手机想把这个好消息第一个告诉他,却又按耐住了喜悦的心情,想着等他回来说也是一样的。
    这天晚上睡得就踏实了,连床头灯都忘了关,一沾枕头就睡死过去。
    胡莱出差了好几天,风尘仆仆回到公寓已是凌晨2点,心里念着这几天以来都是草草回复了她的消息,也不知道该怎么弥补了。时间这么晚了,想给她打个电话都怕把她吵醒。
    钥匙插进锁眼里,他轻轻开门,连行李箱也蹑手蹑脚地放在门边。房子里是一片暗色,他走过去开了客厅的灯。
    她的房门关着,他放下电脑包过去,不敢开房间的大灯,借着客厅的光,俯身摸摸她的脸。
    陆昭昭平时就睡眠轻,在睡梦中轻哼了一下,有醒来的迹象。
    “唔……”
    陆昭昭揉揉眼睛,“你回来了?”她立马就想爬起来拿手机看看现在几点了。
    胡莱制止了这动作,“两点多了,你睡吧,我不吵你。”
    “嗯,累不累?快去洗澡。”
    “这就去了,就是想过来先看看你。”
    “知道了,快去洗吧。”陆昭昭嘴角翘起。
    胡莱站起身,想了想又俯过来。房间里没有光,他看不清她的脸,可是即便出门在外那么忙碌,这张脸却像深刻在脑海里,磨不去了。
    久违的亲吻,他吻得实在过于用力,唇齿相依,陆昭昭瞬间软成了什么样。擦枪走火之前,总算把他赶去洗澡了。
    陆昭昭摸摸自己的嘴巴,湿漉漉的,这下也睡不着了,索性爬起来等他回来。
    胡莱洗得迅速,很快就回来了。“怎么没继续睡?”
    “今晚睡得早,感觉都睡饱了。”
    胡莱躺到她身边,“前段时间太忙了,你怪不怪我?”
    陆昭昭撇撇嘴。
    “嗯?”
    “你当我这么小气啊。”
    “你小气,我还高兴呢。”胡莱说,“想不想我?”
    陆昭昭突然委屈了,趴到他怀里,闷闷回了一声“嗯。”
    “对不起。”身边又开始充斥她身上的气息了,让人不由自主地就感到安心。
    “没怪你,”陆昭昭说,“对了,我还有个好消息要跟你说。”
    她拿过手机登上了查成绩的网站,把自己被录取的消息给他看。
    “什么?”胡莱结果手机,仔仔细细看起来。
    陆昭昭扬起了脸,“怎么样,我厉害吧!”
    看她一副求表扬的样子,胡莱一把搂住她,“厉害,我的准研究生老婆!”
    “谁是你老婆?”
    “你啊,”他低头亲亲她的嘴唇,“除了你,还有谁?”
    这一亲,便立马勾起好几天的思念,胡莱把手机丢到一边,将她压于身下。
    “刚回来,你不累啊?”趁嘴唇分离之际,她喘着气问。
    “碰上你,就不累。”
    听他说些胡话,陆昭昭就感觉他从未离开过一天,他刚回来,便由着他算了。
    睡衣叁下两下就被扒了个干净,两具赤裸裸的身体又紧紧贴在了一起。许多天没做,怕它会觉得不舒服,便耐着性子做前戏,陆昭昭这次也情动得快,很快就打湿大腿根了。
    见他还在外面磨蹭不进来,她甚至都有几次轻轻抬起腰来,自主地去碰他那物。
    “啊……”胸前的两团,一团在他口中,一团在他手中,陆昭昭环着他的脖子,感到他后背也出了薄薄一层汗。
    她终于还是受不了了,催道:“进来……”
    胡莱得了命令,将她的腿分得更开一些,扶着自己的东西,找准了洞口慢慢送进去。
    陆昭昭仰起脖子,莹白一截。两人皆叹慰一声,得到许久没有得到的疏解。
    胡莱支起身子,他一动,身下就传来一阵水渍声。他轻笑:“好多——”
    故意拖长了调子,凑到她耳边,将那最后一个字轻声吐了出来。
    “水。”
    陆昭昭羞愤地扭过头去,下一刻脸就被他掰了过来,吻密密麻麻落下来,身下同时动作,上下其手,她如何能招架得住。
    阳具在蜜洞里进进出出,次次都勾着她的敏感点,要死不活地操弄着。她流出的黏液,随着动作沾惹到他的东西上、他的腿根处。
    “胡莱——”
    “嗯?”
    “呜呜呜呜呜我……我真的好想你啊……”陆昭昭的声音带上了哭腔,不知道是真的想他想得哭了,还是被弄得狠了。
    “我也想你。”
    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他有多想她,身下的小洞被迫张得很大,含着他硕大的一根,塞得满满当当。她承受不住,生理性地被刺激出了几滴泪,胡莱也同样红了眼睛,掐着她的细腰就猛地往里送。
    里头的软肉死死吸附着肉柱,每次他往外抽时都依依不舍得不让,他额角的青筋凸起,汗直往下流,咬着牙连插了数十下。
    陆昭昭时而苦苦哀求着,后来没了力气,就嘤嘤地娇喘着,闭着眼睛呻吟。他被那越来越紧的甬道夹得差点就要交代了出来,忍耐着等她这段高潮过去。
    陆昭昭抽搐着身体,那里还一跳一跳地,时不时将他夹弄一下。这滋味许久没尝到了,她一下受不住,身上淫靡地泛起了红色。
    床单似乎被打湿了,可是没人在乎它会变成什么样,这令人窒息的快感早已湮没二人。胡莱的手穿过她的背后,顺势往后一躺,两个人的位置颠倒了,陆昭昭便坐在了他身上。
    肉棒又往里送了两分,陆昭昭说不出话来,任由他去了。他挺身向上一弄,她便也往上一动,哀叫连连。
    两只大手摸到了她的臀肉上,将它们肆意揉捏着。他哄着:“动一动,嗯?”
    陆昭昭没力气,只好敷衍地按他说的做,可是每次向上提一提身子,就又直接落了下去,没动几次就喊着累啊累的,说什么都不乐意再动作,软绵绵趴在他胸口。
    他恶劣地贴在她耳边喘粗气,“那我动了?”
    陆昭昭一声不吭,连手指头都懒得动一动。
    胡莱没了顾忌,抬起身就往她的穴里抽插,捣弄得飞快,那些汁液飞溅出来,胡乱落到床单上。每一次都直入她的花心,整个房间只有“啪啪”的肉体撞击声。
    陆昭昭“唔……啊……”了几声,细牙磕在他的下唇上,报复性地在上面磨了磨,却引来他舌头的入侵,上面、下面都被他翻搅得一塌糊涂。
    “啊……呜呜……慢点呀!”
    “不要了……坏蛋……”
    “好昭昭,我好想你……”他回道。
    听他说些好话,陆昭昭又心软了,脑子糊糊的,那经受不起的快慰一波接一波地用来。汗水渗透出来,又混合在了一起,分不清彼此,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突然她尖叫一声,陷入了无声,原来是又经历了一次高潮,从小腹升起一阵电流,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十几秒,她的身下流出大股大股的蜜水,这一次胡莱没有停下等待她高潮的过去,而是更加持续发力,头顶天花板摇晃得厉害,他闷吼一声,在她高潮平息之前,射了出来。
    套子也隔挡不住这喷射力度,她亦感受到了。世界平静下来,可是两个人的心脏还狂跳不止,胸膛的起伏未曾停歇。
    “天快亮了……”
    “嗯,这次睡醒之后,我依然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