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真相究竟是什么

    两个人面面相觑,胡莱率先一步下床,他背对着她整理身上弄皱了的衣服,“饿了吧,还是先去吃饭吧,一会儿我在餐厅等你。”
    说罢,他便离开了这房间。只不过那仓促的脚步透露出,他不过是想暂时性地逃避罢了。
    陆昭昭见他走了,便慌忙拉开衣领查看,乳房俏生生挺着,哪里见有内衣的痕迹?而她的下半身,更是不着一缕!
    可身上既然是干爽的,又怎么会一动就酸胀得很呢?
    昨晚于新话里有话,说明她的确在不经意间中了某种药,而这药,让她浑身无力的同时,竟还……
    她不敢想象,可脑子里不识时务地出现了零星一些片段,她好像难耐地扭着身子,在和胡莱接吻!
    陆昭昭捂住眼睛,脸刷的一下涨红了,就连耳垂都在发烫似的。然而更多的事情,却是想不起来了。
    可想再多也没用,事已至此,她现在的目的就是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至于于新,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逃脱开。
    身上很干净,她无需洗澡,直接换好了衣服就走在去餐厅的路上。
    她边走边思考着,开始慢慢回忆昨晚自己吃过什么食物,又碰过什么东西。晚餐是在叁楼餐厅吃的,大家吃的东西都一样,应该没什么奇怪之处。那时候于新照常拉着她东扯一句西扯一句,她心不在焉,倒也没关注他究竟说了什么。那他又是在什么时候给她下药的呢?更何况昨晚泡温泉时男女分开,他又怎么会掐准她什么时间会到女浴室里?这一切都透露着怪异,令人匪夷所思。
    想着想着,她又记起喝下的那杯红酒,她一度以为自己的眩晕是因为酒的后劲太大,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那红酒里……会不会有古怪?
    她随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假如红酒里有药,披云和赵淑文也喝了,却不见有事。
    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她迫切想要知道答案,也许质问于新才能得到答案。这样一想,步伐加快了些。
    餐厅里,胡莱已经为她点好了早餐。她坐下刚要问,他就说:“先填饱肚子,边吃边说。”
    她也只得乖乖听话,一勺一勺往自己嘴里送粥。
    胡莱敲碎一个煮鸡蛋,慢慢剥着。
    “有不舒服的地方吗?”他问。
    陆昭昭摇摇头,其他地方还好,只是……那处,她也不方便拿出来说。于是两个人很有默契地避开了昨晚房间里的事不谈。
    “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想问。”她慢慢道来,讲出自己的疑惑,梳理起昨晚吃过的东西。
    “要素太多了,我们没有办法排除,更不知道于新是什么时候给你下的药。”
    陆昭昭叹气,问道:“他现在人呢?”
    昨晚胡莱将他收拾一顿之后,便将她带回房了,后续的事她一无所知。
    胡莱摇头,“我没找到他。”
    从陆昭昭房间里出来后,他就去找于新,可是他没在房内,其他地方也找不着。昨晚于新被他揍成那副死样子,估计是连夜逃走了。
    陆昭昭用勺子点在碗底,犯起了难。
    “对了,披云他们呢?她还不知道我们遇到了什么事!”
    “嗯,昨晚和他们说了一声我俩在一块儿,之后就没回过消息。”胡莱答道。
    陆昭昭赶紧给李披云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的位置。
    李披云和裴兆丰也赶来了,听陆昭昭简明扼要说完昨晚的经过。
    “什么?这个畜生!他没把你怎么样吧!”李披云大叫起来。
    裴兆丰安抚她,让她小声一点,顺便把一下子就从座位上跳起来的她重新按回了座位。
    “我没事,你别急。胡莱及时赶到那里,他不敢拿我怎么样。”陆昭昭说。
    李披云虚惊一场,“吓死我了!都怪我,要是我当时跟你在一块儿,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陆昭昭握住她的手,反过来安慰她:“我真的没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曝光这个人的恶劣行径,让所有女生当心。”
    “我们学校竟然会出这种人渣、败类,我呸!第一眼见他我就对他印象不好,贼眉鼠眼的,还拉着你一直说话,这个狗东西!”李披云恶狠狠地骂道。
    陆昭昭记起自己的录像,她打开相册,看到那段几分钟的视频。
    还好,录像还在!
    她点开放开他们看,“这是我在当时录下的一段视频。”
    播放完后,她说:“我想把这段视频放到咱们学校的匿名论坛上。假如放任不理,他难保不会用同样的手段偷拍其他女生。我们需要把事情经过告诉大家,引起大家的警惕。”
    “我同意。”胡莱说,他伸过去紧紧地将她的手包在自己掌心里,像在给她传输力量,“在那之前,还是先报警吧。”
    “一定要报警,这种坏人不配当我们的校友,就让他去吃牢饭吧!”李披云附和道。
    “只是……”裴兆丰提出了一点,“视频里有你的名字,估计到时候会给你带来一些困扰。”
    “我不怕。”陆昭昭回答。
    昨晚是有过短暂的害怕,可是怕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有这么多人的支持,她更加不怕。
    警察很快来了,给陆昭昭和胡莱分别做了笔录。几人从餐厅又辗转到胡莱的房间,他搬出笔记本电脑,将那段录像中于新的手机打了码,那上面是他偷拍的罪证。
    陆昭昭坚持自己为帖子撰写文案,写完后附上这段录像,坚定地点了发送按键。
    这个发在匿名论坛上的帖子,却是实名的指控。只要看过帖子,大家便都知道受害人的名字,可最重要的是,于新应当受到该有的审判!
    瞬间帖子下的评论起了高楼,几分钟之内将它顶到了热门帖榜单的首位。众人哗然,纷纷说着要举报这个叫于新的,让他滚出u大。当然也有认识他的人,立即po出了于新的微信号、qq号以及手机号,大家蜂拥而上,唾骂的信息不断涌入于新的手机。
    令陆昭昭她们没有想到的是,有人竟将这段视频发到了网上,所幸网传视频中将于新所叫的陆昭昭的名字全部进行了消音处理,网友根本无从得知这段视频的拍摄者究竟是谁,只将注意力集中到于新身上,火力全开对其进行了攻击。
    就连余康都在看到帖子后马上给陆昭昭发了消息,他将于新臭骂了一顿,说他给他们新传的丢脸,并且说他们整个专业的人都在热议这件事,猜测学校会给于新怎样的处罚。
    “都怪赵淑文,人是她找来的,现在两个人都不见了,也不知道有什么猫腻!”李披云在一旁恨恨地说。
    “赵淑文也不见了?”陆昭昭奇怪地问。
    “不知道啊,反正昨晚我跟她分开后直到现在,连她影子都没见着。”李披云解释着。
    陆昭昭当下就和胡莱对视了一下,交换了眼神。
    胡莱尝试给赵淑文打电话,可对方电话不通。
    关键点是否在赵淑文身上还有待商榷,但陆昭昭觉得还是先找到人再说。
    又是一通慌乱的寻找,陆昭昭他们几乎将整个山庄翻了个遍,也找不见赵淑文。她心里疑虑愈发深重,但还是让披云他们先在大堂歇一歇。
    突然想到天台还没去,她就想上去看看。其他几个人也说要一起去,可她没同意,那么多人上天台,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
    胡莱执拗要陪她,她拗不过,只好让他一起去。
    天台那层没有电梯,只能徒步上去。俩人脚步放得很轻,还没靠近天台上那扇小门,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是赵淑文!原来她在这儿!
    转头看看胡莱,对方伸出食指比了个“嘘”,她才意识到赵淑文在打电话。
    “我不是让你做的干净一点吗?你怎么能坏我的好事……什么?一千万!你现在要跟我狮子大开口……事情的确是我让你做的,可你看看自己都干了什么蠢事……我不要听这些……”
    “我让你强奸她,你不是也能得到好处吗,当初可是你说喜欢她我才同意让你来的……那你现在要我怎么办!只要你闭口不提我的名字,钱我可以考虑给你……问你话时你就说药是你下的,千万别提到红酒……”
    听到这里,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地方,想不通的现在都想通了,解不开的也已经解开了。
    陆昭昭想不通了,为了男人,她当真能赶尽杀绝做到如此地步吗?不惜以这样肮脏的手段来对待自己,还妄图从中脱身。
    做梦去吧!
    可胡莱,更加愤恨似的,一脚踹开那道小木门,吓得那赵淑文的手机都砰的摔在了地上。
    “胡……胡莱!你怎么在这儿?”赵淑文还存着侥幸的心理,以为他没听到多少,“我给我爸打电话呢……昭昭,你也来了?”
    她看向胡莱身后的陆昭昭,问道。可她躲不过胡莱的眼神,那眼神,像是要把她给杀了,用刀剐了,恨不得将她像于新一般暴打一通。
    在那之前,陆昭昭抢先一步上前,给了赵淑文一个响亮的耳刮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