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你是不是哭了

    赵淑文吃痛,捂着那被扇得火辣辣的右半张脸,甚至承受不住地后退了几步。她的脸上,全是惊讶的表情,根本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挨陆昭昭的一记耳光。
    “你凭什么打我!”赵淑文撕心裂肺地吼叫着,这声音尖锐地刺激着耳膜,可她不在乎,她就是要吼着,这陆昭昭连给她提鞋都不配,竟敢打她!
    她看向陆昭昭,眼睛像要瞪出来一样,整张脸狰狞得可怕。
    “陆昭昭,你这个贱人!”她骂着,马上就要冲过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赵淑文反击的巴掌没有落下,她的手被胡莱一把钳住,顺势扯开去。陆昭昭冷眼看着,她觉得,即便他不出手,她也不会容忍赵淑文动自己一根汗毛。
    “就凭你用下流的手段,就凭你毫无底线地满足自己的私欲,你做了什么,应该心知肚明吧!”陆昭昭冷冷抛下这句话。
    一巴掌,那么轻,根本无法弥补赵淑文对她所做的伤害。她被打了这巴掌,是陆昭昭对她的警告,而非惩罚。
    “倘若你再敢对我做出什么事,就不只这巴掌这么简单了。”轻飘飘一句话,可是陆昭昭眼里的狠意,却成功让赵淑文看到了。她颤着身体,呼吸困难,甚至恶人先告状般流下眼泪。
    赵淑文哭了,倒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嘴里还说着:“陆昭昭,凭什么!凭什么你可以拥有他!”
    她指着胡莱,表情很是痛苦:“我爱了他那么多年,原本以为我只要回国了,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可是……可是你一出现什么都变了!”
    “你有什么好!你比我漂亮吗?比我有钱吗?你哪里好,你给胡莱下了什么迷魂药!”
    “胡莱,胡莱!对不起!”她呜咽着跑上来抓住胡莱的胳膊,“你知不知道我是为了你才回来的,就晚了一步……就一步!你为什么不等等我,为什么?!”
    她的心痛得在滴血了,是不是因为太爱了,于是就被这爱幻化出的恨意蒙蔽了双眼?
    那时候那般骄傲高贵的赵淑文,是不是连她自己都猜不到,在几年后的今天居然会做出下药这般恶毒的事,可是木已成舟、覆水难收了!
    胡莱,不会爱她,永远不会了……
    果然,那两个人不再说话,用冷眼看着她一个人尽情表演似的,她真厌恶陆昭昭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小丑!可是为什么,胡莱也用这样漠视的眼神看着她,为什么!
    她居然会像个小丑!绝无可能!想到这儿,赵淑文就又要冲上去,撕烂她吧,抓烂她的脸,揪掉她的头发,让她毁容,让她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丑八怪!胡莱便不会再爱她!
    可是胡莱,就像刚才一样那么用力地抓住她,根本不让她接近陆昭昭一步。她的愿望落空了,甚至被残忍地一把推到地上!在自家度假山庄的地盘,她就如同一个被丢弃的破娃娃,再无生机。
    “我不喜欢你,从前、现在、以后,都不会。伤害昭昭的,我一个也不放过!”胡莱缓缓说,“……即便你是女人。
    他们的手牵到一起,牵得那么紧,紧得让赵淑文心中的嫉妒更深了。可是,她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而自己无人搀扶,依旧倒在地上。
    那一刻,她感到了恐惧。并非是因为恐吓,而是因为那是来自自己心爱之人的恫吓。
    心如死灰般,不再为他而跳动。
    而通往下一层楼的阶梯上,“刚才,谢谢。”陆昭昭开口道。
    她指的是他替她挡住赵淑文的那两下。
    “昭昭。”他一顿,不知道怎么说。
    手被他十指相扣牵着,陆昭昭没嫌他握得太紧。
    像是知道他心里怎么想似的,她说:“这件事,你不用自责。”
    “我知道,赵淑文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所以才会这样对我。可是,你并不知情,又为什么要责怪自己呢?”
    在往下走的楼梯上,胡莱突然一把将陆昭昭带到怀里,生怕她逃开。
    “你不知道,”他心疼了,“昨晚我真怕,怕你被于新欺负了,怕你受到伤害,我不敢想象,要是去晚一步你会怎么样!”
    “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才让他有可乘之机。对不起,昭昭,真的……对不起。”
    陆昭昭伸出手揽住他的背,轻轻拍着。
    “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她说。
    “胡莱,你是不是……哭了?”
    不怪她这么问,因为胡莱的声音的确哽咽了。
    “没有,我只是……嗓子不舒服。”
    他死活不承认,觉得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却这么没出息地在喜欢的人面前掉眼泪。
    绝不能承认。
    “好,你没哭。”陆昭昭奇怪,怎么好像他是那个被欺负了的人似的。
    胡莱趁着眼泪没掉下来,赶紧偷偷擦擦眼睛。
    两个人些微分开,陆昭昭那么一瞥,就看到他眼角红红的。
    还说没哭……
    可是她不拆穿,暗笑他像个小孩儿,可这样……很可爱不是吗?
    没哭就没哭,这并非是一个值得花费大把时间、争吵得面红耳赤的问题。
    陆昭昭看着他,踮起了脚尖。
    她决定给他一个吻,轻轻的,就印在上面一两秒钟即可。
    当她想要分开时,对方却一把搂过她的腰,继续加深了这个吻。
    陆昭昭无处可逃,主动地接受了。可她心里高兴,嘴角也扬了起来。
    回房后,他们告知了李披云他们整件事的经过,李披云咬着牙说:“这赵淑文太过分了,我去找她评评理!”
    陆昭昭拉住她,“现在已经过了讲理的时间了。”
    “那我就去暴揍她一顿!让她长长记性!”说着便摩拳擦掌起来。
    “好了,事情既然已经真相大白,我也不再追究。只是这场旅行,估计要泡汤了。”陆昭昭语气里略带遗憾。
    叁天两夜的行程,原本计划得满满的,大家还打算明天去山林里烧烤,晚上回来在庭园里唱歌跳舞。可突然发生了这种事,任谁都没有心情再玩下去。
    “这破地方,鬼才要待呢!”李披云骂着,“我这就收拾东西,咱们现在就走!”
    陆昭昭笑了,可是觉得这个朋友没有白交。
    真性情,真豪爽,真直率,真拿你当朋友,如何能不爱?
    于是大家各回自己房间,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了衣物。又一齐到前台办理了退房手续,坐上车扬长而去。
    这么开回去,陆昭昭的公寓明显先到达,可是到了那儿胡莱却没让她下车,反而看不见似的直直开过去,把公寓楼抛在脑后。
    陆昭昭下车的准备都做好了,见状便又舒舒服服坐在位置上。
    李披云推搡了一下她的胳膊,看好戏般挑了下眉。
    陆昭昭不理她,权当不知道这回事一样。
    车开到学校外,没法再往里开了。李披云和裴兆丰下车取了行李箱,临走前李披云还敲敲她的车窗示意她降下来。
    陆昭昭知道她准没好事,可依然降下了窗。李披云在她耳边叨咕了一句,胡莱听不清,倒是从后视镜里看到她瞬间脸红的过程。
    车往回走,又向着陆昭昭的公寓开去。
    她坐在后座上,听他好奇地问:“李披云刚才说什么了?”
    陆昭昭支支吾吾,说了句“没什么。”
    胡莱不再揪着这件事,“去超市买点菜?”
    说实在的,她就早上在碧岩山庄喝了点粥,后来滴水未进。原本就因为赵淑文的事情心情不大好,连带着胃口也不好,中午其他人都塞了叁明治时,她就咬了一口便放下了。本来没什么感觉的,可他这么一说倒真有点饿了。
    “好啊,我现在好饿。”
    两个人去了超市,陆昭昭说不上来这是他们第几次一起逛超市了。以前总是自己一个人来逛,想买什么都是前一天就想好了的,现在两个人,连逛超市都成了乐趣。
    胡莱负责推车,她就负责挑选东西。话虽这么说,实际上连挑东西也是胡莱说拿哪个她就去拿起哪个并放进车里。
    “昭昭。”
    “嗯?是想起还要买点什么吗?”陆昭昭看着满满一车的东西,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需要买的。
    “不是,”他摇摇头,把手机掏出来,“只是突然想起我们好像还没有合照过。”
    没有合照,就不能发朋友圈,不发朋友圈,别人就不知道他有女朋友,也不知道她有男朋友。
    那个寻问陆昭昭联系方式的帖子,胡莱至今还记得。要不是他及时联系做那个维持匿名论坛运营的学长,删除了帖子,恐怕到了现在还有人在求她的微信号。
    “这样吗?”陆昭昭低头,像是在思索要不要和他拍照。
    他看着她低垂的眉眼,看她想了很久,久到他以为她要拒绝了。他想着,她要是拒绝,那他就下次再提一次,要是再拒绝,就再提,总有一次,她会答应的吧!
    可是陆昭昭一抬头,就笑着说:“好啊!”
    她点开他手机里的相机,摆好了姿势。她笑得好开心,看得胡莱愣住了。
    “傻笑什么?摆pose啊!”陆昭昭催促道。
    他如愿得到一张与她的合照,宝贝似的趁她往前走时偷翻出来看了好几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