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跳这么快做什么

    回到公寓,胡莱就急着去做饭,陆昭昭懒得将行李箱里的东西理出来,只将自己扔进沙发里。
    她太困了,尤其这两天还经历了这么多。闭上眼睛没多久,她就沉沉睡去。
    胡莱在厨房乒铃乓啷地,饭菜的香味都散出来了,她硬是醒不过来。
    而准备好一桌丰盛晚饭的胡莱看到沙发上熟睡着的人时,急忙放轻了脚步。
    他看着刚出锅的菜还冒着热气,可是又不忍心现在就将她叫醒,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什么动作。
    胡莱蹑手蹑脚走到沙发边上,想在她身边坐一会,可是低头就闻见了自己身上的油烟味。
    味道会不会太重了?怕熏着她,胡莱就拎着行李箱跑到她房间里,从里面取了自己的干净衣服。
    他去卫生间里打算洗个澡,原本简单冲一下就行,可又怕身上气味太重,就想用点沐浴露。洗澡间的架子上摆着陆昭昭用的,粉色罐子。他往手心挤了点,凑到鼻子边闻了一下,味道甜腻腻的。
    就是陆昭昭平时身上的味道,他一闻就给闻出来了。
    一个大男人用这么甜的沐浴露洗澡,可他半点别扭也没有,哗啦哗啦抹遍全身,用水冲干净后还是一股子牛奶香味。
    他洗得很快,从卫生间出来,外面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走到陆昭昭身边,他半弯下腰,帮她整理整理耳边的头发,露出她的脸来。
    “昭昭。”他叫她。
    “昭昭。”
    “昭昭。”
    陆昭昭的眼皮动了一下,迷蒙地看着他。
    “一整天没吃什么东西,刚才不是还说饿了吗?”胡莱笑着看着她。
    整间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相互对视着,时光好像凝聚了、停滞了,变得很慢很慢。慢时光里,爱一个人也变得慢了,慢到可以记录下很多个瞬间,可以像现在这样,把注视对方的一两秒钟都拉得很长很长。
    陆昭昭伸出手臂,他就一把将她抱起来,在对方倒吸一口气时就将她抱到了餐桌旁边。
    陆昭昭在饭桌旁坐定,甚至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她只是……想让他拉自己起来,谁让他抱到这儿来了?拖鞋还放在沙发下面呢!
    胡莱坐到旁边,干净的筷子先给她夹了菜,然后就自己开动,完全忘了她还光着脚的事实。可陆昭昭的确饿了,就不再去管这些可有可无的小事,还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
    “你先吃,我去把东西理出来。”
    陆昭昭“嗯”了一声,继续吃饭。而胡莱放下了碗筷,将她的行李箱拿过来,拉开了边上的拉链。
    无非是些衣物、化妆品之类的,陆昭昭就任他去弄了。
    “对了,那个黑色袋子里的是脏衣服,你就直接扔脏衣篮就好了。”陆昭昭提醒道。
    陆昭昭吃着饭,可身后没有意料之内的回应。她疑惑地转过头去,就见胡莱蹲在地上,面前摊着一个大箱子。
    是她的行李箱没错。
    怎么了?她刚要问,眼神顺着他的往下一看,发现行李箱里头最上面放着一件奇奇怪怪的东西。
    她唰一下站起身,将那件东西抢了过来,死死揣在怀里跑进了卫生间。
    心跳还似擂鼓,她将那东西仔细一瞧,恨不得原地跺脚。
    李披云这家伙,怎么劲干这些事啊!
    尚在碧岩山庄的时候她就发现李披云在她箱子里偷偷放了一件女仆装,可后来因为于新的事,她也没心情追究,只把它胡乱放进箱子里。
    结果一时心大就忘了这件事,居然还被胡莱看到了!
    这都什么事啊!
    李披云好端端的给她这些东西做什么!真拿她没办法,放女仆装也就算了,居然还塞了两盒避孕套!
    ……避孕套!!!
    陆昭昭当时看到这些东西后,就把它们放到了一起。也就是说,那裙子底下,还放着那两盒避孕套!
    陆昭昭捂住额头,又看看手里的衣服,实在有些欲哭无泪。
    她在卫生间里,待着也不是,出去也不是!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陆昭昭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将门给锁上。可外面的胡莱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似的,抢先一步进来了。
    卫生间的面积不大,一下子站了两个人,显得逼仄了许多。陆昭昭手里还抓着那衣服,就慌忙将它藏到身后。她还赤着脚踩在地上,更没什么底气可言。
    “你进来干什么?快出去!”她说着就要把他往外赶,“我要换衣服!”
    她不过是随便找了个借口,谁知对方身体一顿当了真。
    “真的?”
    他反扣住她的手,将她直接带到怀里。温暖的怀抱,她的侧脸紧紧依偎在他胸膛上,耳朵里满是他砰砰的心跳。
    陆昭昭欲挣扎,可是抵不过他的力气,于是作罢。
    她的声音小小的,听不大清楚。
    “跳这么快做什么?”
    她这是在埋怨他心跳快呢,胡莱心想,要这真能由自己决定就好了。
    “昭昭……”他缓缓开口,可是又不接着说,像把她胃口提起来,提到半空中,不上不下的。
    他直接吻在她的脖侧,反复揪着一块皮肤啃咬,也是在他嘴唇贴上来的一瞬间,陆昭昭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以往他吻她时,不会像今天一样单刀直入地就亲在她脖子上。从来都是温温柔柔从嘴唇亲起,何时见他一上来就显露出这么浓烈的欲望。
    那里的神经组织太多了,多到一碰触就会让当事人敏感地一缩,而后仰着脖子,感受到从那里传导过来的兴奋。
    “胡莱……别……”
    她的声音竟变得娇媚,一出声就是哆哆嗦嗦的,活像个被蹂躏的小可怜。
    她脖子上瞬时就留下了一个小印记,淡粉色,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成果,眼眸子沉了下来。下一瞬又凑上去印在那个记号上,反反复复蹂躏自己的杰作。
    他的视线转移到她手里的裙子,其实他一打开箱子就看到了,这样的设计,不认识也难。
    可她就这么抢了去,怕他再多看一眼似的。在那头脑空白的几秒里,她不会知道,他的脑海里窜进来一个嫩黄色的身影——是她那晚所穿的泳装。
    心里痒痒的,胡莱想着,想再看一眼,看她为他一个人而穿上。
    他又开始吻她,吻得人家五迷叁道的,趁着陆昭昭晃神的功夫,他做贼一般将那件裙子顺了过来,成功拿捏在自己手里。
    他的唇还在她脖颈的肌肤上游移,轻轻问:“穿上……好不好?”
    穿什么啊?
    陆昭昭“唔”了一声,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他的意思。
    胡莱重复一遍:“换上这件好不好,嗯?”不怪他这么开口要求,刚刚分明是陆昭昭自己说要换衣服的。
    陆昭昭一下子惊醒,“不要……”她的下意识反应就是从他怀里跳开去。
    胡莱料准她要拒绝,将她又一把揽过来,用商量的语气说:“就一次。”
    他蹭到她头顶撒娇,说着什么就一次、就一次,陆昭昭有个毛病,就是耳根子软,见不得别人说好话,这样一来便有些心软。
    “网上……很多模特穿啊,你去那儿看嘛!”不怪她这样说,某宝上面这种东西肯定很多,那模特不是一抓一大把吗,个个身材都比她好,脸蛋瓜子也长得漂亮!非要她穿干嘛呀,怪害臊的!
    “只想看你穿。”他啄啄她的嘴唇,拿着一副示好的样子。
    “不要!”
    他一脸不讲理:“不是都带去了嘛,本来就是要穿的,穿给我看看好不好?”
    “不是我要带的!”她愤愤,欲辩解。
    “好好好,不是你带的……穿上吧,嗯?昭昭。”他的声音喑哑,充满了诱惑力,“上次你不是还欠我一顿饭吗?”
    “啊?”
    他提醒道:“十佳歌手那次,饭不用吃了,你答应我这件事就好。”
    这话说的……她哪顿饭不是跟他一起吃的,不提倒是要忘了。
    陆昭昭想离开卫生间,却总被他抓过来,软着磨的法子实在太让陆昭昭吃不消了,她便硬着头皮,在那万分期待的目光下勉强答应了。要是不答应,还不知道今晚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去。其实,穿一下也不会损失什么对吧,她换上待会儿再换回来就是了。
    “那你出去嘛!”她接过那个烫手山芋,简直无路可退了。
    胡莱眼神灼灼,就这么盯着她,看了半天了一点儿想走的意思也没有。
    “你出去!”陆昭昭说着生气的话,可声音愈发软下来,没什么气势,哪里见白天打赵淑文一巴掌的狠样子。
    “我不走,好不好?”他又用商量的语气说着蛮不讲理的话,这哪里是商量,根本就是耍流氓!
    “不好。”陆昭昭直说了拒绝,开始推搡着让人出去。
    “昭昭……”
    “你就在外面等嘛,真是的!”
    没好气地重新关上门,像是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头,而不是把胡莱给关在卫生间外面。
    她拎起女仆装的那两根蕾丝带子,颤颤巍巍、欲断不断的,这东西到底要怎么穿啊。陆昭昭扶额,刚才自己怎么就昏了头答应了呢?
    陆昭昭报复性地将自己脱了个精光,刚才拿裙子在身上比量了一下,才发现要是穿上胸衣再穿这裙子,那胸衣就会尴尬地露半截在外头……
    她一咬牙,将上身的内衣也脱了下来。
    黑色布料,应该不至于看到凸起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