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想让我做什么(h)

    陆昭昭心怀羞耻,将自己套进了这件裙子里,纷繁的蕾丝边缀满在上面,透着一丝可爱俏皮,却也不失性感。
    拉不上来了……
    她拼命想要再往上提一些罩住整片乳肉,可惜设计如此,便无法如她的愿了。于是大半个浑圆都裸露在外面,随着主人的呼吸而一上一下慢慢起伏着。
    也不知道要拿出多少勇气,才能像她一样抬起头来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这一看,便让她浑身烧得粉红。
    复杂的蝴蝶结缠绕在胸前,陆昭昭看清楚了,那不是个死结,这样的结往外一抽,便会立马散开。但是好在从最上头盖下来一小片蕾丝,正好遮盖在关键部位上,即便不穿内衣也看不清具体的凸起所在,现在陆昭昭倒要怀疑这情趣内衣是故意这般设计的。
    裙子的长度堪堪及到大腿根处,露出两条莹白细长的大腿,腰身被紧紧箍着,而松软的裙摆盖在臀部上,翘出一个美妙的弧度,算是将她整个人的线条全给凸显出来了。
    论暴露程度,不亚于她那件泳装了。说起来,那天的泳装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给换下的,要真是他脱的,那岂不是……
    陆昭昭不敢再往下想了。
    她在卫生间里换得太久了,而外面的人等得太急,怕她反悔似的,难安地踱着步。
    终于,那门缝处透出一丝光来,紧接着,一大片光透出来。
    当陆昭昭整个人携同着那件裙子出现在胡莱的眼前,他看到两根细窄的肩带拢在她的锁骨上,浑圆的肩膀微微缩着,怕他看到似的,显得有些不大自在。他又一次看到她胸前的丰腴,颤颤地,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露在外面,他被这白亮晃得移不开眼。
    陆昭昭拘谨地捏着裙角,可是布料滑腻腻的,让她抓不到着力点,于是索性便想放弃。可手一松开,就空落落的,更没什么安全感。
    她就这么一会儿放一会儿松的,都没意识到胡莱看了她许久。
    陆昭昭偷偷看他一眼,那灼热的目光却是无法令人忽视的,烫得她抖了一下。
    “看够了吧!”她羞恼不已,一只手把在门上,准备关门换掉这讨人厌的东西。也不知道他这样子是什么反应,不知道满意了没有?
    谁知他一步上前,猝不及防地抓住她放在门边上的那只手。她一惊,就从他手中挣脱开去。
    陆昭昭倒吸一口气,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
    “干……干嘛呀你!”
    在她又羞又急的眼神注视下,胡莱抓起那柔荑,凑到嘴边,轻轻落下一个吻。
    陆昭昭震惊地看着他这番动作,睫毛忽闪忽闪的,眨个不停。她慌了、乱了,不知道接下去要发生什么。
    从手背到手腕,再吻到她的肘心,她妄图收回自己的手,可是全身酥酥软软的,根本连抽身的力气也没了。
    “别……”
    她叹慰一声,极轻,轻到不留心就无法捕捉到。胡莱又靠近一些,几乎要把她整个人贴到他的身上了。
    那炙人的体温,透过他的T恤传导过来,将陆昭昭激得发麻了。
    他来到她锁骨处,轻柔的力道很快就变了,变成随心的啃咬,磨得那块骨头发粉发红,也不见他离开的迹象。
    陆昭昭的手绵软地抵在他胸前,不见挣扎。她又彻底迷失在他的吻中,被吻得辨不清自己身在何地,只知道对方在,便是安心。
    他欺身上前,将她柔软的腰抵触在洗手台的边缘,末了,怕她被磨疼了,又带她分开一些,在大理石板和她的腰身之间放上了自己的一只手掌。
    “……胡莱。”
    “嗯。”他应着,摸到她的两只手,捧在自己的掌心里,“我在这儿啊。”
    他捧着他的女王,他挚爱着的人,走上了一条朝圣之路。她是他的神明,引导他轨迹的恒星,愿从此只朝着这唯一光源前进。
    他揽着她的腰的那只手,盈盈一握,手下一用力就把陆昭昭抱了起来。在对方的惊呼声中,他另一只手抚在她的右腿上,让它顺势挂在自己身上。
    陆昭昭被他袋鼠抱着,双腿交叉搭在他宽阔的脊背上。一瞬间的腾空也让她死死勾着他的脖子,害怕自己会掉下去。
    那女仆装的下摆因为这姿势而被掀得老高,陆昭昭挺翘的屁股露了出来,而此时胡莱一只大掌就热热地贴靠在上面,只隔着一层内裤的布料就差点与她肌肤相亲。陆昭昭身下早已湿了,就连她自己都察觉到了这羞人的变化,他的手那么滚烫,只会引得她身下泛滥成灾。
    胡莱的喉结滑动了一下,他抽出一只手来关掉了卫生间的灯,霎那间黑了下来,只有外面客厅的灯尚且亮着,只是离他俩有些远,这隐约的微光竟显露出几分暧昧,让陆昭昭差点摒气得呼吸不过来。
    “胡莱。”她又叫他一声,那声线极其颤抖,暴露出她的害怕。
    胡莱一言不发,放在她腰部的手轻轻拍了拍,便直直向她卧室走去。
    他走得极平稳,可是又有那么一些急切。短短一段路,陆昭昭却心生煎熬。
    终于她被放下了,被放在自己的床尾处,她坐在那儿,眼睛对过去的地方,恰是他的不可描述之地,她匆忙挪开眼去。
    床上放着的那盒东西就入了眼睛,陆昭昭闭上眼,可这画面依旧挥之不去地徘徊着。
    这东西……他什么时候拿进来的?!
    胡莱看见了,轻笑一下,声音就飘扬在她头顶。她头扭过来,对上他深邃的目光,那瞳仁黑的不见底,活像要把她给吸进去般。
    “昭昭……”
    她闭着眼承受他滚烫的吻,烙印在她身体每一寸肌肤上。她被死死压制着,却依然不自觉地在给他回应。
    “可以吗?”
    他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陆昭昭不睁开眼,只盼着他别问了。
    胡莱的手攀在那两根肩带上,从见到它们的那刻时就想做的事,终于能够如愿以偿。他缓缓将之退下来,直到它们与胸齐平。
    下一秒,他的手就转移了阵地,将她胸前的蝴蝶结不由分说地解开了,那两团乳瞬间就饥不择食般蹦了出来,弹在他脸上。
    果然是那个一拉就会松开的蝴蝶结,陆昭昭觉得,这衣服就像是跟胡莱商量好的,要把她给拆骨活吞了。
    身下的陆昭昭哪里会没看见这一幕,她恨不得要钻进地洞里去。可紧接着,那人就诱惑般伸出舌头,向那一处发起了侵略。
    那颗小珠被舔得起了反应,敏感地挺立起来。陆昭昭呜了一声,不置可否。
    几分钟的时间里,两团乳肉被他不停含在口中,舌头勾弄着那两小粒,将它们狠狠欺负了一番。
    陆昭昭全身起了薄汗,他亦如此,甚至从脸上滑落下一滴汗,猛的一下滴打在她的沟壑里。他隔着布料吻过她平坦的小腹,而后就迅速撩起她的裙摆。
    他幽幽的目光在那里打转,而陆昭昭只想将腿合得拢些、再拢些。
    胡莱没有动作,连陆昭昭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竟有片刻的失落感,他又重新覆到她身上,在她上半身引火。
    陆昭昭微微挺起臀部,每次蹭到他时,就会有一股电流从脑中忽闪而过,她急切地想要追逐,却总追不得,于是她的下半身越发贴着他,近得不能再近了。
    “唔——”
    胡莱的手沿着她身体的曲线一路向下,触摸到了那片禁区,他的食指不知道不小心刮蹭到她哪里,竟让她叫出了声。
    他手动着,每一下都挑动着陆昭昭脑内的神经,她舒服得瑟缩几下,内裤又给打湿了一拨。
    “想让我做什么?”他低低地问,见对方没反应,又“嗯?”了一声。
    陆昭昭半睁开眼,那眼里都带着柔情的水儿,把人一看,让人全身都酥麻了,只盼望着她别再用这眼神撩拨自己了。
    她的情动给了胡莱极大的刺激,他重重在那一小粒珠上按了一下,让她控制不住似的往上一抬腰。
    他短暂地抽离开,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回荡在陆昭昭耳畔,他光着上半身再次压过来。
    “可以脱吗?”胡莱问着话,可手早已放置在她内裤的边缘,只等一声令下就要将它脱个干净。
    还问什么问呀!陆昭昭咬紧牙关不说话,手紧张地在床单上抓了几下。
    她闭上眼睛,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她感到自己的内裤被扒了下来,那一小团布料会被扔到哪里,这已经不是她要思考的问题了。
    她的两条腿被分开,岔得极大,她能想象到他在仔细观摩着那处,可那地方,怎么能被他看这么久这么认真呢?
    陆昭昭想收回一些,结果腿被他牢牢钳制着,根本动弹不得。那个小穴洞里,竟不争气地泄出一点晶莹的液体,而他伸手点了点,指头上立马就沾上了一些,透明得几乎看不清。
    他将手指伸到她面前,让她看看自己流出来的东西,在那张漂亮的脸蛋变得羞愤前,将这液体舔了个干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