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他做着侵犯她的事(h)

    陆昭昭看着他的动作,脑子里一下如炸烟花般爆裂开来,浑浑地说不出话来。
    而胡莱又往下探到那处秘洞,刚才他仔细瞧过了,现在又细细看着,不知疲倦。
    原来女孩子的构造是这么神奇……在碧岩山庄时,尚且隔着一层蕾丝内裤,他当时又救她心切,还未以这般近距离看过。
    他低垂下眉眼,手指拨弄着藏匿在里头的小珠,看它经不起挑弄地冒出头来。
    手下动作加快着,胡莱的手法还略显生涩,但始终控制着力度,以至于不让她感到疼痛。陆昭昭快乐地拱起了腰,感受他在那上头打圈碾磨。
    小珠被揉得发红,实在显得有些微可怜,他死死盯着,一点小变化都看在眼里,直到它变得过分硬了,随着主人一声“啊——”的娇叫而震颤,它底下的那个穴更因此而不断收缩着,频率极快。每缩一下,就活泼地带出一点黏液,被迫沾在穴洞外,简直太过旎糜。
    陆昭昭小小高潮一次,身体大幅度起伏着,她的呼吸一下下勾动男人的心,勾得他忍不住似的,将裤子挺出了一个不小的弧度。
    可她没看见,因为此时她正瘫软在床上,身下的反应渐渐缓慢下来,她甚至没来得及反应刚才一瞬间电波袭上脑的快感。
    底下湿得厉害,她没眼看了。
    可紧接着,她的手就被攥着带到某处,摸到了一颗纽扣,他带着她解开,而后是一条拉链,也往下拉到了底。胡莱脱去外裤,让她细嫩的小手碰到自己的凸起上。
    这灼烫感几乎让陆昭昭惊得要往外逃,可他死死按着自己的手,丝毫不给她逃离的机会。
    陆昭昭隔着他的平角裤触摸那神秘的家伙,感觉到它抖翘起了身子,一下一下往她手心里撞过来。
    胡莱把自己脱光了,而陆昭昭也没好到哪里去,一件乱七八糟的裙子胡乱穿在身上,可是上头被解开了,下面也一丝不挂,这场面只怕让人看了就要热血翻涌。
    这下她的手实打实握着他的东西了,长度和粗度都过分骇人,上面青筋虬结着,在她掌心时而跳动。
    陆昭昭握着这即将要进入到自己身体的家伙,惊怕得无意识用了力,引起对方倒吸了一口凉气。
    “放松。”他咬着牙叮嘱。
    胡莱夺过那只作恶的手,与之十指相扣放于她的头顶。他一下吻住那两瓣微张着的红唇,舌头灵活地溜了进去。就像以往每次一样,他勾弄着那小舌起舞,啃咬她嘴唇内侧的软肉。
    二人嘴里的津液互渡,早分不清你我了。陆昭昭紧紧抱住胡莱,感觉到底下那根灼热的东西正烫烫地贴在自己大腿内侧,就贴在她的敏感区域,让人有种他下一秒就要进去的错觉。
    胡莱叼着身下之人的下唇,将它微微拉扯着,唇舌分离,拉出一条细线。他恶劣地伸出手,在她唇内侧刮擦了一下,瞬间将那条银丝抹在了指腹上。
    陆昭昭面色潮红,感到他将手指伸进了嘴里,她轻轻将贝齿扣在上面,舌头实在无处安放,便只能搭在他手上,被他作弄地搅着,模拟着某个动作。
    而身下,他挺动着身子,在她阴户外蹭着,每一次滑蹭,都让陆昭昭的心底激荡起一层涟漪。下身已泥泞不堪,却迟迟等不到他的进入。
    她难耐地仰着头,将那截细白的脖子舒展着。那口腔里的动作还在继续,指头翻动津液,从她小巧可爱的嘴里泄露出暧昧的水声,而她也无意识地发出了几声娇娇的哼叫。
    胡莱换之以自己的嘴唇,在她被吻的得了趣后,又火速离开。陆昭昭看着他,眼里是不解。
    他在身边精确无误地找到了那个盒子,急迫地从里头拿了一个套子。
    陆昭昭没眼看他,可他非要献宝似的递过来给她瞧,用自己的牙齿撕开了包装袋。
    她的心脏狂跳不已,好像就响在耳边似的。脑子里不合时宜地响起了以前李披云嘱咐的话,说什么要记得戴套,毕竟激情来了挡都挡不住嘛!
    谁知,真被她给料准了。
    胡莱摸索了一下,很快做好了措施,他低下头去想要看清楚她的位置在哪里,紧接着就扶着自己那物在她身下戳了一下。他亦是没有经验,仔仔细细探察入口究竟在哪里。
    陆昭昭敏感地察觉到了他的动作,小穴不争气地极速缩了一下。她自己可看不到,方才一场高潮早已让她底下沾满了淫靡的体液。
    胡莱摸准了穴口位置,一狠心,将前面的头部整个儿塞了进去。陆昭昭闷哼一声,好似十分痛苦。
    他停下来,想让她缓一缓后继续。将她两只捉着床单的手拿起来放在自己的肩上,他压下身去,又让她两条腿能顺利架在自己背上。
    “疼不疼?”陆昭昭的小脸上充满痛苦的表情,因异物的侵入而带来的不适感实在太过明显了,胡莱看着,便问道。
    陆昭昭疼得说不上话,他也没好到哪里去。她夹得太紧了,弄得那性器也疼得厉害。
    可她里头的诱惑力太大,滑腻腻、潮漉漉的,将他的东西包裹得严严实实。
    爱一个人,便想得到她的全部,包括占有她的身体。他做着侵犯她的事,可是心底里,却希望能让她得到和自己同等的快乐,让两个人一齐享受到快感的爆发。
    他略微退出来一点,趁她不注意直接猛得将整根东西插了进去,想着长痛不如短痛。陆昭昭“啊——”了一声,眉头皱得紧紧的。
    这份痛,是属于两个人的。他们在这一刻突破了大关,真正将彼此合二为一了。
    胡莱安抚得吻着她,希望能为她减去一些痛感。他没有下一步动作,而是将那张嘴亲得“啧啧”作响,事实上经历了刚才一次小高潮后,她里头已湿滑得很,只是突然间异物的侵入还是让人有些许的不适。待她表情慢慢松缓下来,得了趣,他便开始缓缓在里头抽送,他动得极慢,几乎是整根都抽出又整根没进,他一旦顶到深处,陆昭昭嘴边就泄出几声支离破碎的喘息。
    “啊……唔……”陆昭昭胡乱抓在他的背上,她前几天刚剪了指甲,就算是抓挠,也无关痛痒。
    从身体内部渐渐开始变化,她发觉自己身下酥酥麻麻,可每次他一动,这酥麻就能得到短暂缓解。而下身软绵绵的,像是充了血,从小腹处激出几股电流。胡莱听她声音变了调,那物也在里头如鱼得水了。
    一进去其实就感受到她里头已经很湿了,这下子又分泌出了更多的黏液,让他出入都更为顺畅。胡莱在慢慢加快速度,他忍着头皮发麻抽送了数十下。
    “啊……啊……别……嗯……”
    陆昭昭被撞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突然他像顶到了什么,让她呼吸一滞,她张开嘴,经历了几秒的失声。而后,她的声音发了哑,断断续续地喘着。
    胡莱停顿下来,任由那穴抽搐着,像无数张嘴吸吮着他的性器。他差点便要交代在这儿了,花费了极大的耐力才忍了下来。
    直到她收缩的频率慢下来,他抽出来一看,发现套子上有丝丝血迹。
    那东西还直直硬挺着,嚣张地又一下埋了进去,让尚在高潮余韵里的陆昭昭猝不及防,太阳穴跳动着,她被迫接受他新一轮的进攻。
    陆昭昭似在一条小船上,摇摇晃晃,只能手脚全放在他身上。可他进出毫无章法,有时深有时浅,有时连捣数几下,有时有勾着她,死活不动一下,非要她哀哀地低求了,才施舍般又插送起来。
    “慢……慢一些……啊!”
    “快……”
    陆昭昭的哀求,不知要他快一些还是慢一些,不知要他轻一点还是重一点,嘴里说着糊话,脑子里也浑浑噩噩任何想法都没了。
    胡莱一把将她抱起,那可恶的东西还埋在里面不肯出来,他跪在床上,让她整个人坐在自己强壮有力的大腿上。身下挺动个不停,丝毫没有松懈下来,而她泄出来一波又一波的水儿,随着抽插发出“噗呲”的恼人声。
    他的大掌抚触在她的屁股上,狠狠揉捏了一番,将那软肉在手里肆意玩弄着,末了,还故意跟着自己抽送的频率,轻轻拍打着她的屁股。
    陆昭昭腰往上一挺,显然受不了这刺激。她牢牢扣住他的脖子,臀部也因此而变得更为娇俏,像是往他手里送似的。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陆昭昭被压制在床上,他疯狂地插,简直有种想把两个卵蛋都送进去的趋势,想浇灌进她的身体里,把一切都交代给她。
    底下的人早就受不了了,双腿也挂不住似的一直往下滑,胡莱瞅见了,就抱着她的腿,连送了几十下。
    他受她娇叫的蛊惑,有想射出来的冲动。谁知她先一步蹬了下腿,率先享受了灭顶的乐趣,他见状,更是下狠心地插送,在延续她的快感的同时,将一波精液洒在了薄薄的套里。
    隔着套子,陆昭昭也感受到了他的震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