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是不是真的拥有你了

    胡莱趴在陆昭昭身上喘着粗气,他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两个人喷洒出来的热气交缠着,乱了。
    他也只是小憩了一会,马上就扶着自己的性器出来,然后从房间出去,到了卫生间。
    卫生间门没关,房间门也漏了一条小缝,洗水声哗啦哗啦传来,很快就停止了。
    接着是脚步声,胡莱又走进来,蹲在床下捏捏她的手。她身上的衣服早乱得不像话,揉搓成一团,他便索性帮她脱了下来。陆昭昭没力气理他,就由着他动作。
    “去洗洗?”
    陆昭昭哼了一下,便被他打横抱起来去了卫生间。到了淋浴间里,她被放下来,因还赤着脚,胡莱怕她摔倒,便叫她站在自己的脚上。
    她攀附在他身上,柔得没骨头似的,只管让他给自己全身打上沐浴露。
    胡莱的手游走在她的皮肤上,每一寸地方都让他摸了个遍,真叫个羞人。连那芳草丛他都不放过,细细磨着里面的小珠,把里头还残存的黏液都给洗得干干净净。
    热水浇在身上,惹得她舒爽得绷直了脚。只是胡莱灼人的家伙又站了起来,邦硬地一下一下戳在她大腿上。
    胡莱抿着嘴,脑子里却拼命在想其他事,以期忽略掉眼前诱人的肉体。他在心里叹口气,念着她是第一次,可不能再胡来了。
    迅速帮她和自己洗完澡,他又抱着她回房。床单不堪入目,上面肉眼可见一些可疑的水迹。可陆昭昭实在困得厉害,他也只能先让她躺在外面沙发上,用最快的速度将脏床单揉作一团扔进洗衣机,接着从衣柜里取出一条新的铺好。
    陆昭昭沉沉睡着,被胡莱从沙发上转移到床上。他生疏地给她换上睡衣。等做完这一切,他一低头,才发现自己还裸着,身下粗长的一根还不满地翘着身子,等静下来时才觉得硬得发疼。
    胡莱进厕所给自己解决了一下,而后就躺回到陆昭昭身边。他钻进她的薄被里,悄悄牵住她的手。
    一室的寂静,连床头灯也被他关掉了。可他借着外头的月光,把她的侧脸仔细瞧着。
    忽然,陆昭昭翻了个身,和他面对面了。
    他拨开贴在她脸上的碎发,拢到耳后。抬起头来亲了她一口,又回到原位,继续看着。
    她睡得很熟,似乎无梦,他看着她,从躺下到天蒙蒙亮,压根就没合过眼。说起来,这几天他根本没有睡好过。
    外面天已大亮,窗帘遮不住这刺眼的光,把整个房间照得通亮。
    陆昭昭醒过来,和那正看着自己的人对视了。
    她的脸瞬间通红,昨晚的事仿佛还历历在目。他们……像正常情侣一样,做了爱。
    她微张着嘴,还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听他哑哑地问了一声“醒了?”
    “……嗯。”
    “睡得好吗?”他继续问,左手动了一下。
    陆昭昭这才发现原来他们两个的手是牵着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牵的呢?难道……牵了一晚上?她这样想着,心里却觉得甜甜的。
    “好,”她说,“你呢?”
    她缓缓问道,空着的那只手却伸出来触到他眼眶下面,那里一片乌青,怀疑他没睡好。
    胡莱笑了一下,他说:“我没睡。”
    “没睡还这么开心?”
    胡莱捉住她那只手,放到嘴边吻了一下说:“开心。”
    他静静看着她,说出了自己的心意:“昨晚到现在,我就这么看了你一晚上。”
    “我在想,我是不是真的拥有你了?”他的声音竟透露出一丝苦涩。
    “命运这么奇妙,让我那么多年后又重新遇上了你,我真的好幸运。”
    “可是,假如我没有上u大,或者你没有回到这里,我们两个是不是就要一辈子错过了?”
    “如果是那样……我又该……到哪里去找你呢?”
    “当我触碰到你,我才发现这一切都不是我的梦,梦里的你一触就散了,可是……现在的你是如此真实。”
    “我们接吻、拥抱,都不再是我臆想的了,可是我怕……怕我睡着了醒来后,你又不见了……”
    “昭昭,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
    听着他胡言乱语说了这么多,将他的深情都看在眼里的陆昭昭瞬间哽咽了。原来,他是怀着这样的心情来爱她的。怕她不见,怕她只是个梦!
    她眼角滴落下一颗泪珠,晕染在枕头上,那只手用力地回握住他,将它带到自己的脸上。
    “感觉到了吗?”她问。
    “这是我的脸。”
    “这是眼睛。”
    “这是鼻子。”
    “这是嘴巴。”
    她一一带着他碰便自己的五官,真实的触感让胡莱的手微抖着。
    “我是真实的,你也是真实的。”
    这不是虚无缥缈的梦境,我决定不再离开了,你也……别弃我而去,好吗?
    胡莱一下捧住她的脸,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嘴唇。一滴泪打在她脸上,她以更深情的姿态回应他,默默闭上了眼睛。
    “昭昭,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那你为什么喜欢我呢?”她反问。
    胡莱认真地看着她,说:“初叁我就喜欢你了啊,你不是知道吗?”
    “小屁孩,早恋!”
    他笑了,“那次你到大姑娘的店里,我一抬头就看见你了。穿一个粉色小裙子,长得很好看。”
    “那你对我是一见钟情咯?”
    “可以这么说吧,那你呢?”
    陆昭昭过去亲他一下,“刚开始我觉得你很讨厌,可是那次在ktv我才发现原来误会你这么多年。原本我也以为对你只是抱着歉意,可是和你演对手戏以来,我好像早就把你和我误会之中的那个小男生撇清了。看到你和赵淑文站在一起,我会嫉妒,会胡思乱想,你不给我发消息,我会紧张地时刻揣着手机。”
    “你说,我是不是早就喜欢你了呀?”她问。
    胡莱转过身对着天花板笑了,继而又侧过来,将她牢牢吻住。
    之后他们心照不宣地没再提昨晚的事,只是去超市采购的时候,胡莱从收银台那里多拿了几盒避孕套。尽管收银员目不斜视地扫描二维码,可陆昭昭还是立马撇开眼,假装没看见。
    到了晚上,陆昭昭莫名就尴尬起来,脑海里全是昨晚的场景,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怎么会变成那样,黏糊糊、软糯糯的,一想到这些她就想用被子将自己整个儿盖起来。
    可他在自己身体里那滋味,又时时勾着她,下面竟因此而湿润了,留下一点小印记在内裤上。可那儿还有点疼,站着的时候无所谓,一坐下或走动时,便隐隐发痛。
    她悄悄在上厕所的时候拿镜子照了一下,从来也没这么干过,所以望向镜子时不免有些惊奇。
    她看到两瓣肥嫩的阴唇下包裹着一颗小珠,那小珠凸凸地挺在外面,颜色又是粉嫩粉嫩的,肿了起来,看着倒是一副可怜样。
    而往下,穴里还透着水光,她心里清楚那是什么。穴肉向外翻着,淫靡不堪,实在是被欺负狠了。
    早上上厕所时,她一擦竟发现有些血,现下倒是没了,算是放了心。
    镜子无意间照到屁股,上面红红的,像是有块巴掌印。她尤记得胡莱的手在上头揉捏着玩弄着,甚至……打她。
    陆昭昭不敢承认他轻轻的拍打无形之中给了自己极大的刺激,于是哆哆嗦嗦将裤子提起来,把照见一切的镜子也放置好。
    只是陆昭昭的担心没有发生,因为她在入睡前接到了李披云的电话。
    电话那头李披云哭哑着嗓音,说了一通,抽抽噎噎的,像是醉了,陆昭昭只得焦急问她现在人在哪里。
    电话里头声音嘈杂,音乐声很大,嘈杂地让陆昭昭听不见她的话。
    好不容易问到了地址,陆昭昭就想赶紧去把她接回来,可是现在太晚了,胡莱怕出什么事不放心,就跟着她一块儿出了门。
    两个人很快来到嗨乐酒吧,陆昭昭没来过这儿,就见台上一个大笼子,里头的姑娘正跳着热舞。
    台下人为之疯狂着,跳着一些奇形怪状的舞,蹦跶着身子,摇摇欲坠。陆昭昭扫视了一遍卡座,可是灯光打得太强,一闪一闪地,晃得她有些头晕。
    胡莱帮着她找,很快就在人堆里找到了蹦嗨了的李披云。
    陆昭昭见她手拿一瓶啤酒,喝得醉醺醺的,根本都快要站不稳了还一个劲儿在那儿蹦迪,气都不打一处来。
    她将李披云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李披云!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你不是小孩子了,怎么竟做些让人不放心的事!”
    “呜——昭昭!”李披云哭丧个脸,抱住了陆昭昭。
    陆昭昭无奈地看了眼胡莱,示意他打道回府。
    一上车,李披云的电话就响个不停。陆昭昭见她酒还没完全醒,就将她手机拿出来,屏幕亮着,上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人打来的。
    “你怎么不接裴兆丰电话?”陆昭昭问她。
    结果她“啊”了一声,问:“什么电话?”
    陆昭昭懒得跟醉鬼解释,便想将手机给她塞回去。谁知手机又响了,她一看发现屏幕黑着,才发现原来是她自己的手机在响。
    是裴兆丰的电话,一接起来他就问“陆昭昭,李披云是不是在你那儿?”
    “是啊,”陆昭昭回道,“现在在车上,准备把她带我家去。”
    对方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连说:“那就好。”
    陆昭昭停顿一下,说:“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你现在还是来我家一趟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