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我那是喜欢你好不好

    裴兆丰来得很快,在小区门口站着等他们。陆昭昭他们的车停在马路对面,胡莱率先下车朝他招招手。
    他见状便穿过马路,拉开李披云那边的车门。
    陆昭昭从另一侧下来,看到裴兆丰大半个身子都钻进车里,不知在跟李披云说些什么。
    裴兆丰将李披云从车里抱出来,喝醉了的人还晕乎乎的,可是拼命地将拳头锤打在他身上,看得陆昭昭一愣。
    “坏蛋!你这个……大坏蛋,呜呜呜呜呜!”
    裴兆丰低头看她一眼,这力道根本不足以让他感到痛,便由着她任性。他看向陆昭昭,说:“昭昭,今晚她就麻烦你了。”
    她这个样子自己回宿舍,陆昭昭也不放心。
    陆昭昭点点头,那裴兆丰就抱着怀里的人往小区里头走去。
    进了门,裴兆丰转身问道:“有客房吗?”
    陆昭昭引着他到侧边一间房,这房间没住过人,就连胡莱也因为宿舍会查寝的原因鲜少在这儿过夜。
    陆昭昭见他磨蹭着不走,就识趣地去厨房。她和胡莱的晚饭残局还未收拾,碗碟全堆积在洗水池里。
    胡莱也过来帮忙,给她套上了一件围裙,他也有一件,当初一块儿买的,现下也穿戴上了。
    他洗干净一只碗,递给陆昭昭。她碰碰他的肩,小声说:“你们篮球队长……怎么每次见都黑着个脸?”
    胡莱手下动作不停,“他长得黑吧。”
    陆昭昭噗嗤一下笑出声,装作认真地打量着他的脸。
    “和你比起来,好像是黑了一点儿。”
    “但是,”她话锋一转,若有所思,“他的话真的很少。”
    胡莱不以为意,“男人嘛,话说的多了就显得油腻,在喜欢的人面前自然就说得多一些。”
    “你的意思是你很油咯?”陆昭昭打趣道。
    “我那是喜欢你好不好!”胡莱立马否认。
    听到这,陆昭昭不小心被自己给呛住了,他现在说告白的话,怎么越来越放肆了……
    两个人都闹了个大红脸,显得局促不安似的,低着头各自摆弄碗筷,陆昭昭瞧瞧瞥他一眼,发现他的耳根红透了。
    好在裴兆丰及时出来,他已安顿好了李披云。
    “胡莱,昭昭,我先回宿舍了。”
    陆昭昭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住了他。
    “如果不急着回去的话,我们聊聊?”
    裴兆丰看看胡莱,又看看陆昭昭,便点了点头。
    陆昭昭洗干净手,把还没洗完的碗都交给了胡莱。她给裴兆丰倒了杯水,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谢谢。”裴兆丰说。
    陆昭昭心里盘算着如何开口,她说:“有些话不该由我来说,但是今天的事不能再发生第二次。李披云是我的朋友,尽管我们认识时间不长,但是我知道她值得别人真心的对待。”
    “你可能不知道她喜欢你喜欢了很久很久,暗恋是一件痛苦的事,但是如果这段感情一直由一方单方面地输出而得不到回应,那么又能持续多久呢?”
    “如果你也喜欢她,请你务必告诉她。她这个人,太神经大条了,可能体察不到你的心思。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用心地对待我的朋友,不要再让她用喝酒来麻痹自己,不要再让她做伤害自己的事。”
    裴兆丰认真听着,手臂搁置在腿上。他揉揉太阳穴,一晚上紧张的情绪突然放松下来,才觉自己的疲惫。
    陆昭昭没这么仔细看过裴兆丰的脸,这么一张冷脸,不知道李披云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可是,即便是这样的人,遇到像李披云那样的小太阳,是不是也终有融化的一天呢?
    良久,他说:“我知道了,谢谢你。”
    他站起身,往屋外走。靠近厨房的时候,胡莱也看着他,他略微点了下头,示意自己要走了。
    门被拉开,裴兆丰突然缓缓回头,对着陆昭昭说:“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她的心思。只是……我也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可能……不知道怎么说、怎么做。我会努力——学着去爱她。”
    裴兆丰合上门前,微微扯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感谢的微笑。
    陆昭昭看着他颀长的背影消失,心里还在回味他刚才说的话。
    胡莱过来牵住她,说:“刚才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嗯?”
    “你说不能只有一方单方面去爱……”
    “嗯。”她莫名觉得心虚,怎么全被他听去了。
    “我很高兴,”他给了陆昭昭一个拥抱,抱得很紧,“因为我的爱,是有回应的。”
    暖光灯洒下来,罩在他们两个身上。他的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让陆昭昭舍不得放开。
    她回房后才发现昨晚睡得死死的,他竟是连床单都给换好了,原来的那块也不知道混乱成了什么模样。
    她不敢再看,也庆幸他及时将床铺换好,否则被李披云和裴兆丰看到,那像什么话呀!也得亏自家还有间备用的客房,不然……反正怎么说都显得特别尴尬……
    陆昭昭去客房看了眼李披云,给她耐心地把脸上的妆都卸下来,又擦得干干净净,对方一点动静也没有,看来酒喝的不少。陆昭昭没好气笑了,觉得自己怎么变成了个老妈子。
    从客房退出来时,胡莱已经将外面都收拾干净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无聊地玩着手机。
    “昭昭,那我今晚回去?”见她出来,他试探性地问。
    陆昭昭紧张地搓手,“好。”
    他留在这里,隔壁又有个披云,反倒不自在。
    这之后她又加了句,“路上小心。”
    胡莱本也没想留下来,只因今晚隔壁房间还有个李披云睡着,饶是怎么样都觉得不方便。可听陆昭昭的语气,他又故意想使个坏。
    “怎么都不留我?”他假装使性子,直截了当把自己的不高兴说出来。
    “啊?”陆昭昭没反应过来。
    “我说,”他走过来拉着她在沙发坐下,“怎么都不留一留我?或者让我再多待一会儿,晚点再走?”
    陆昭昭怔怔地说:“不是你说要走的嘛?”
    “这么说,”胡莱的声音又欢快起来,“你不想我走咯?”
    什么嘛,黏黏糊糊的!可陆昭昭没说,她最吃软不吃硬了。
    “……我可什么都没说。”她瘪瘪嘴。
    胡莱将她的手捏在自己手里,这样那样玩弄着她的手指。她就这么看着这两只手很久,余光瞄到他一直在看着自己。
    然后靠近过来,他的体温同时也传导过来,胳膊贴着胳膊了。
    滚烫的气息热得她的脸烧起来,她头一动,他又趁机靠过来一点。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就这一点小愿望,让他得逞便得逞了罢,陆昭昭心里是这样想的。
    于是便主动了一回,闭着眼把嘴唇递给他。
    可是眼睛闭了很久也不见他有什么动静,她疑惑地睁眼,才看到他笑弯了眉眼。
    陆昭昭尴尬地把下巴缩回来,摸摸鼻子。
    原来是她会错意了吗?!
    可这人怎么回事啊!就算是她理解错误,他就不能给个台阶下吗?居然让她这么尴尬。
    下次绝对不要主动给他亲了。没错,下次……
    “唔——”
    陆昭昭头脑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思考了。因为她刚才还在心里抱怨的人,已经吻上了她的唇。
    她的手撑在他的胸膛上,感受那里肌肉勃发,硬邦邦像块石头。
    陆昭昭早把刚才心里的话忘到脑后了,可她说的是自己不主动,也没不允许他来亲她呀。
    于是激情地回应这个热吻,又是舌头勾着舌头,四瓣嘴唇胶着,一刻也不分开。
    直到胡莱的手穿过她的腿弯,将她抱到自己的大腿上,俩人面对面,他的手抚在她背上,炽热一片。他肆无忌惮,可是陆昭昭心里还悬着块石头,生怕李披云现在醒过来出来之后看到这样一个尴尬的场面。
    胡莱用鼻子蹭蹭她的鼻子,缱绻而暧昧。她的膝盖抵在沙发软垫上,发力点落在屁股上,在他大腿上坐得稳稳当当。
    他轻啄了一下她的嘴唇,感觉到湿漉漉的,也不知是她或是他的唾液将它们浸湿了。
    “那里……还疼不疼?”他问着。
    之前两个人都没有再把昨晚的事情拿出来讨论,他也没有问过她具体的感受。本来……这种事情就不好说。
    陆昭昭一下绷紧了身体,在他身上轻轻颤抖。
    她的声音简直要与蚊子的细声相媲美了,半天才说出两个字“不疼”。
    可话刚落地,她就觉得那里还有点疼,于是又摇摇头,说了声“疼”。
    胡莱轻哧一下,“到底是疼,还是不疼?”
    陆昭昭羞得不想听到他的声音了,便吞吞吐吐说:“你别问了。”
    那娇俏的声音和模样,让胡莱忍不住往上顶了一下,立马得到她“啊——”一声的回应。
    “昭昭,你要磨死我。”
    他喟叹一声,又将她的嘴唇噙在口中反复折腾,直到它透出糜糜的、折磨狠了的颜色。一只手作怪似的从她衣服底下伸进来,他像做惯了这事,直奔她的胸前。用力隔着内衣揉捏她的两团乳儿,继而又从内衣边缘溜进去,将它们任意弄成各种形状,两个人齐齐发出一记轻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