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像个色批一样

    陆昭昭躺在自己床上,刚刚送胡莱下楼,在楼下俩人还如胶似漆地,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赶上宿管关门的点。
    晚上被李披云的事折腾了许久,她还没有洗澡。便走到卫生间去,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全身就剩个内衣和内裤。她轻解开内衣扣子,低头看到自己的左乳上泛起一片红色印记,想到刚才在沙发上的种种,胡莱揉捏着她这块地方,她的脸就不争气地变成了和那印记的同一个颜色。
    他好像格外喜欢摸她的胸,就像个色批一样……
    可是等她脱下内裤,发现上面有一小块深色水渍时,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可能也是个老色批,怎么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了这样!
    下次绝不能再让他二话不说就上手,更何况披云还在家里,做什么事情都要看一看场合啊!
    第二天,是这个小假期的最后一天。陆昭昭昨晚上特意设了闹钟,怕自己起晚了错过早饭的点。
    李披云尚未起床,陆昭昭便简单洗漱了一番,准备给她熬点粥。
    电饭锅里煮着白粥,她又加热了几片吐司,放上火腿和生菜,坐在桌边慢慢吃着。
    门吱扭一下响起声音,陆昭昭装作没好气,头也不回地说:“终于醒了?”
    李披云震惊地看着房子里的摆设,跳到陆昭昭面前:“昭昭,我怎么会在这儿!”
    “这话还得问你呀。”
    “我怎么会知道,”李披云一屁股坐下,满脸懊恼,“昨晚,我就记得我去酒吧买醉,然后,好像给你打了个电话。”
    “继续。”
    “再接着,你是不是来找我了?”李披云问道。
    “你就一点没想起来之后的事?”
    李披云摇摇头,拽着陆昭昭的胳膊撒娇:“昭昭,快告诉我吧!我真的喝醉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陆昭昭指指电饭煲,“那儿有粥,快去吃点。你昨晚喝那么多酒,就不怕胃不舒服吗?”
    李披云摸摸肚子,“别说,还真饿了!”
    陆昭昭生气地说:“你下次再喝这么多,看我还搭不搭理你。”
    “哎呀,好啦好啦,没有下次了,我发誓!”李披云比了叁根手指,继而跑去盛粥。
    陆昭昭还是决定把昨晚的事告诉她,“昨天裴兆丰给你打了那么多个电话,你怎么都不接?”
    李披云猛往自己嘴里灌粥的动作滞了一下,“不想接。”
    “不接可以,但是你要保证下次不能再喝得这么烂醉,打给我时还含含糊糊说不清自己的位置。你这样大家会担心的,好吗?”
    李披云重重点头,“我知道了,昭昭你真好!”
    “别贫嘴了,”陆昭昭说,“昨晚,裴兆丰也来了。”
    李披云闷闷做声:“他来干什么!”
    “他担心你,自然要来。”
    “既然担心我,既然不是不在意,那为什么……”李披云失声。
    李披云难过起来,“那次说的好好的,要和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我当真以为是上天给了我一次机会,所以拼了命想要抓住。”
    “我给他发消息,发早安晚安,可他总是隔了好几个小时后才回复,白天忙晚上又困得早,我只能每次在他回复后巴巴儿地又开启一个新话题,仅限于吃了吗、在干嘛、在忙吗。微信上的他总是冷冰冰的,简直比现实中还要少话。”
    “昭昭,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太过突然地就闯进他的世界里面,让他毫无准备。他未来的计划里原本就没有我,是我自己硬把自己塞进去的,让他苦恼了,对不对?”
    “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要和我交往的话,可实际上却是把我推得更远。你知道吗,我昨天下午忍不住去找他,却看到他和一个女孩子亲密地在说话,可是面对我,他向来不会这样。”
    “那一刻我退缩了,昭昭,我喜欢他那么长时间,明明现在得到了,却像从未拥有过一样。我宁愿,从来没有和他发生过关系,从来没有……”
    李披云落下两行清泪,哽咽着。
    陆昭昭拍拍她的背,紧紧抱着伤心的人。
    “披云……”
    陆昭昭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她裴兆丰昨晚说的话,她想说裴兆丰喜欢你,可能他不善于表达,可能不是每个人都会把心思暴露于外,你需要用心去感受,在未等到同等的爱的回馈时,也不要这样着急,请你再等一等他。
    可是看着这样伤心难过的李披云,她犹豫了。在属于两个人的感情里,她作为一个旁观者,本就不该插手这么多,更何况披云还在气头上,不会相信裴兆丰有多么多么爱她的鬼话。
    挣扎了许久,陆昭昭还是决定再相信裴兆丰一回。既然他昨天许诺要努力学着去爱披云,那么,就让他自己来追回爱人,自己去弥补所犯的错误。
    假如他再让披云失望一次,陆昭昭想,她会毫不犹豫将披云从他身边带走。
    天下之大,长着两条腿会开口说话的男人比比皆是,何必总是用热脸去贴冷屁股呢?
    李披云花了很久才平复下来,在陆昭昭家里待了一会就说要回宿舍去了。查寝时估计室友帮她点了名,还是还不回去恐怕要让他们担心了。
    房子一空下来,只剩陆昭昭一个人。她没什么安排,便想打个电话回家。
    王妈妈很高兴她打过来,“昭昭啊,这个假期怎么都不回家,王妈妈想死你了!”
    “我也想你啊,前几天和同学出去玩了。”
    “哦?去哪儿玩了?”王妈妈问。
    陆昭昭不愿王妈妈知道那些不好的事,便捡着开心的事情跟她分享,“……那个山庄很美,有山有海,空气很新鲜,下次咱们也出去度度假,找个度假村好吗?”
    “那感情好啊,你爸爸他整天忙着工作,也该出去走走放松放松了!”
    “爸爸他,”陆昭昭深吸一口气,“他身体怎么样,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就是老惦记着你。前几天还问我呢,说昭昭这个假期回不回家呀,说着说着还去看自己的行程表,我就说昭昭不回来,他就又坐回来,不说话了。你呀,别老想着给我这个老婆子打电话,也该抽空多和你爸爸聊聊天啊。”
    “王妈妈,对不起……”
    “说这些做什么呀!你下次回来也是一样的!”王妈妈赶紧安慰道。
    可陆昭昭的心被揪着,就再也没放松下来过。
    “那下月初七,你回不回呀?”王妈妈问道。
    陆昭昭念着这个日期,半晌说了句“回的”。
    王妈妈一边高兴一边又落寞下来,“没想到这么快又一年过去了,夫人生前的样子我没见过,不过看那照片,是个顶顶的大美人呢!也难怪昭昭你生得这么好看了!”
    陆昭昭在电话这边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可是心里又觉难过,她摸摸胸前的十字架,把思绪拉得很远。
    记忆中,妈妈是那样美,她有一头顺滑的长发,浓眉大眼,她就像所有妈妈那样,温柔而又优雅。
    妈妈的性子是慢慢的,就连说话也是细声细语,从不会大声叫唤。陆昭昭有时候想,妈妈是不是因为太温顺了,好像从来不会发脾气,所以就将所有的怒火都藏匿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心底。
    这样温柔的人一旦爆发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她上初中的时候,妈妈就隐约有些不对劲了,她的话愈发的少,甚至莫名就冲着窗外发呆。陆昭昭那时还不以为意,以为妈妈在想重要的事,便不去打扰。
    妈妈和爸爸的关系也越发差了,爸爸忙着工作,忙着东奔西跑,他在官场上步步高升,却丝毫没发现家里的人儿早就变了样。
    等到发现的时候,妈妈已明显瘦削下来,一检查才知道她的抑郁症已非常严重了,便依靠着药物治疗。
    那些药,医生督促着吃,可它们丝毫不起作用,还是没能留住妈妈。
    陆昭昭的眼睛发涩,似有东西要低落出来,她眨眨眼,忍了回去。
    电话里王妈妈的话题扯远了,她细细听着,一一回应。
    “王妈妈,下个月回来的时候,我想带一个人。”
    王妈妈兴奋地问着:“谁啊,是不是……男朋友啊?”
    陆昭昭“嗯”了一声。
    “太好了,昭昭交男朋友了呀!那我可得好好替你把把关,你王妈妈我别的不行,可是岁数摆在那儿呢,看人还是很有一套的!”
    “行,那就让您好好瞧瞧。”陆昭昭笑了。
    “叫什么名字呀?”王妈妈问。
    “胡莱。”
    “胡来?还有叫这怪名字的?不过昭昭你喜欢就好,管他是什么刘来、方来的!”
    陆昭昭被逗笑了,又听到她问这胡莱喜欢吃什么菜呀,油焖大虾、酱烧茄子什么的喜不喜欢呀,像是明天就要为他做饭似的。
    “您做什么,他吃什么。”
    “那行,等那天王妈妈我给你们露两手,这几天发明了几道新菜,还没找人试吃过呢!”
    陆昭昭在这边笑弯了腰,而彼时的胡莱,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当成了小白鼠,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