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好好庆祝一下(微)

    接下来一星期,陆昭昭依旧像往常一样去上课,周四上午的课上到一半,胡莱就给她发了条消息。
    她在教授的眼皮子底下打开微信,见他转的是学校发布在官网上的一条公告。
    点进去一看,原来是于新的处分结果。
    陆昭昭屏息,一个字一个字读过去,看到了于新被给予开除的结果。
    她心里不知作何感想,前几天学校领导就因为那件事当面找她谈过,她便把事情的原委全部说了出来,只是没有刻意提起赵淑文的那一部分。
    打她的那一巴掌,陆昭昭已解了气,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而选择加害自己,于陆昭昭而言都是过去式了。她得知赵淑文在家里的安排下重新去了国外,速度快得几乎追赶不上,想来估计是怕于新当场揭穿她,便出此下策。
    可是于新就没这么好运了,毕竟事情是他干的,也有视频证据充分指控他,这个惩处结果已算公正。更何况警局也对此作了立案调查,只不过因为没有造成实际伤害,因此只能轻判,估计关个十天半个月就被放出来了。
    而这条公告也及时发到了网上,不论是学校内部的学生还是网友们,都渐渐平息了对这件事的讨论。
    下午公休时间,胡莱特意跑去买菜准备给她做顿大餐庆祝一下。
    陆昭昭看着他在厨房忙前忙后,还死活不让她插手只让她乖乖坐着享用美食,便直想笑。
    “干嘛搞那么隆重?”
    “那个死人等到了惩罚,当然要好好庆祝一下!”
    “不过,”胡莱转过来,脸上忧心忡忡,“你说他该不会来报复吧!”
    陆昭昭惊了一下,“不至于吧。”
    “什么不至于?我看很至于!那小子看着就不是个好人,现在咱弄的他没书读,你说他能不恨我们吗?”
    陆昭昭也沉下心来,静静思考这个问题。
    “你在学校倒还好说,他反正也进不去了。可是……就怕你上晚课,那么晚了还要一个人回来,多不安全!”
    陆昭昭觉得胡莱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只是……
    “所以嘛,我就干脆搬过来跟你一块儿住得了,反正查寝那边让我室友糊弄一下子就过去了……”
    陆昭昭这下算是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了。
    “……哦,”陆昭昭捏着衣角,不好意思起来,“那你……什么时候搬过来?”
    胡莱没料到她那么快就答应了,早做好了磨几个星期的准备,根本连该怎么接话都没想好。
    “……那……明天好吗?”
    明天是周五,下午的课上完就能回寝室整理东西,他衣服不多,拾掇一下就能过来了。至于日用品之类的,他早就未雨绸缪般买了各式各样的情侣套装,在不知不觉中就侵入了陆昭昭的私人领域里。
    “好。”陆昭昭说完,就躲到自己房间里,她摸摸滚烫的脸颊,偷偷笑了。
    晚饭终于做好,胡莱在外面叫她。
    她一出去就看到黑压压一片,原来是他把灯全都关了。
    摸黑出去,她辨不清方向,于是着急地喊他“胡莱,胡莱!”
    “诶,”胡莱应着,“你等等!”
    他拿出打火机点燃了饭桌上几根蜡烛,一瞬的功夫屋子都蒙蒙亮起来,烛火摇曳下陆昭昭来到他旁边。
    “怎么还点上蜡烛了?”她笑他过于隆重,早知道这样,她是不是应该穿正式一点。
    “来,你坐。”胡莱让她坐下,给面前的酒杯倒上了红酒,紫澄澄的液体映照烛光。
    他举起杯子,示意她也这么做,轻轻跟她碰了个杯,然后一饮而尽。
    “别喝这么多……”陆昭昭提醒道。
    “好,那就喝一点。”
    陆昭昭也象征性抿两口。
    胡莱边吃边说:“你明天下课后就在自习室等我一下,我收拾完东西就过来。”
    “嗯。”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像是摸准了她的口味,做的都是她爱吃的菜。
    “多吃点。”
    “胡莱。”
    “嗯?怎么了?”
    “你下个月初七有空吗?”
    他疑惑:“我看看日历。”
    翻查着手机,发现那天正值周末,他便说:“有啊,周末不用上课,怎么了?”
    “那天……”陆昭昭放下筷子,“我想回家,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回家?
    这两个字一直在胡莱舌尖打转,引得他浮想联翩。
    昭昭的意思是,要带他回家?回家岂不是就说明要见她的爸爸?
    回家就等于是要见家长,他最终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好,那我是不是要准备什么?要不要去理个发,哦对了!买点什么礼物好呢?你爸爸喜欢什么,茶叶合适吗?”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这一点他早就做好准备了,只是……昭昭竟这么快就要带他回去,他心里甚至还有点小开心。
    陆昭昭笑笑,觉得他过分紧张了。
    “什么都不用,你把人带去就行了。”她说。
    胡莱整个人还处在一种紧张状态,感觉下一秒就要见到未来岳父了,实在不好放松下来。
    还得给人家留个好印象,可要让他放心把女儿交给自己才行……
    不知不觉,他就多喝了几杯,整个人开始酒气熏天了,陆昭昭拦都拦不住。
    “昭昭……”胡莱握着她的手撒娇。
    “我那天一定好好表现,不辜负领导布置的任务!”
    她对上他晶晶亮的瞳孔,轻哧了声,可他还死死看着自己,把这张小脸看了一遍又一遍。
    胡莱忍不住凑过来,吻在她脸颊上。然后顺着她的脸,一路吻过来,挪到她嘴唇上了。
    他加重这个吻,甚至迫不及待地站起身,居高临下捧住她的脸,狠狠吻了下去。
    她就这么被抱起来到了房间,外面蜡烛还没熄灭,就任它们自己燃烧完熄灭了。可房间里也没开灯,他啃拭着她的唇,手也胡乱在她身上作乱,撩起她的裙底就抓着臀部那片软肉不放。
    “昭昭……”
    嘴唇分离,她叫出几声舒服的嘤咛,娇得他瞬间就硬了。
    他作恶似的用力顶了她一下,让她自己瞧瞧这叫声引发的后果。
    陆昭昭“唔——”了一句,屁股抖动,逃离开他的手心,又重重落了回去。自从表明心意以来,她总觉得他脑子里就存着这档子事,抓住机会就想带她到床上了。虽说离上次做也有段时日了,她那里已经恢复,可是…  每次都抓不准他什么时候想要,让她不得不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着。
    “别……”她挣扎着。
    可胡莱的手不听话,从后面挪移到了前面,整只大掌如烙铁般隔着内裤贴在她的阴户上。
    就算还有一层布料隔在中间,他也敏锐地发现那会呼吸的穴用力收缩了两下,手察觉到了微微湿意。
    尽管已经肌肤相亲过一次,可陆昭昭还是难为情般,将头转到一侧去。感受到他的鼻息全部喷洒在她侧颈,那里的皮肤震颤得厉害。
    身上的人见她默许,便开始变本加厉。他大着胆子勾起内裤的边缘,滑溜地从那里探了进去。
    他穿过毛发顺利摸到她藏在里头的小珠,小巧一颗,还未因为情动而变大变硬,却已经略微带了点湿意,出卖了主人的心思。
    胡莱用粗粝的指腹轻轻在上头按压,打着圈逗弄。陆昭昭一秒钟就体会到从脊椎骨传来一波电流,她无意识挺翘起臀部,将整个阴户都抬高到他面前。却引得他突然重重的一按,不知道戳中了哪一点。
    她的手握成拳头,拼命喘息着,似是受不了这刺激。
    胡莱低低的笑传来,他说:“怎么还是这么快!”
    陆昭昭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只见他覆上来,可手指还没离开那地方。他挑开她两瓣肥厚的阴唇,一下一下刮蹭着那粒小珠,而中指也不甘示弱,移向更为隐秘的所在。
    那里愈发湿漉,跟从黏液里浸泡出来一样。中指一会儿往上一会儿往下滑着,引得她娇叹连连。
    他上面那只空着的手轻抚着她的头发,“上次,在碧岩山庄……”
    “你中了药,还记不记得,我也是这样。”他模仿当时的动作,底下加大力猛按了一下。
    “啊……”陆昭昭勾起脚背,整个人崩的紧紧的。
    “唔……什么……”她意识还清醒,反复回想他的话。
    碧岩山庄?
    她只记得于新说她被下了药,胡莱过来救她,之后的事便完全断了片儿似的,没了记忆。
    可他现在在说什么?陆昭昭心里有些急,恨不得他一口气把话说完。
    “当时,你难受得厉害,就蹭在我的大腿上,每蹭一下,都露出舒爽的表情……”
    陆昭昭听着,失了神。
    “……我就帮你,像这样,”他又用一下力,“在这颗东西上面反复磨着……”
    “你一下子就到了高潮。”他在“高潮”两个字上面减轻了声音,低沉而充满诱惑。
    陆昭昭浑身发出淫靡的粉色,她伸出一只手捂住这坏东西的嘴,“别……啊……别再说……了”
    哪知他一边吻在她潮湿的掌心,一边在她身下发力,灵活地探着每个角落,不知戳到她哪个点了,竟让她一下子泄出一大波黏腻的体液,整个人抖成了筛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