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舒不舒服(h)

    陆昭昭嘤嘤几声,沾带上了哭腔,像被弄狠了。他又将透着水光的指头拿上来,晃悠在她脸前。
    “舒不舒服,嗯?”胡莱尾音上扬,问道。
    陆昭昭艰难吞咽口水,心早就不知道跳到何方去了。而眼前这只手,作祟般摇晃着,让人不想注意都难,尤其这上面还有……
    胡莱渐渐分开那两根原本并拢着的手指,黏液粘连在他指缝中,扯都扯不断似的。
    她死死闭上眼,因他突如其来一下的撞击而破碎了声音。
    “可是,”他出声,“怎么办?它还硬着。”
    陆昭昭惊叹,因为那只刚才还在作恶的手已经抓住她放在床单上的手了,慢慢地,引导它向下。
    陆昭昭的手被带着停在半空中,而胡莱抽出那只空着的手,单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拉链,他在底下捣鼓着什么,陆昭昭没敢往下看。
    很快,那只手就开始动作,不顾这上面的淫水已完全粘在陆昭昭的手上,就将它急急带了过去。
    “嗯……”他发出一声喟叹,因为那只小手已经触碰到了自己的巨物。
    陆昭昭被烫了一下,有时候她很疑惑,为什么胡莱的体温会比她高,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他引导着她的手张开,紧接着包裹住他整一根。陆昭昭根本不知如何动作,只感觉到他握着自己的手开始一上一下发力、套弄,她摸完整根,又被迫碰碰底部那两颗卵蛋,依旧是梆硬,像钢铁一般。那原本沾在他指头上的水,也随着这一系列的动作糊在了他的柱身上,又由着这上下套弄的手,将整个巨物抹了个遍。
    这么粗长一根,她的手都没完全握下,又究竟是如何进入到她的身体里头去,捣弄得她晕晕乎乎,不知天地了。也难怪上次之后,她那里都发肿了,好几天坐都不敢坐。
    连送了上百下,陆昭昭的手都握不住了,只觉得这动作是单调又乏味,也不知他怎么得趣的,竟是丝毫不觉厌烦。就在她出神之际,他突然发了狠往她手心里撞去,同时闷哼一声,压在她身上就开始拼命吻她的脖子。
    陆昭昭感受到他底部体毛的扎手,柔嫩的手软绵绵,根本使不上劲儿,若非是他的那只手帮带着,早就滑落下来了。
    他一直凑在她脖子边,粗短的头发太过尖刺,扎得她脸发疼。维持着这个姿势,不知道他抽送了多少下,突然尾椎骨处传来一阵酸胀感,他快速挺动着身子,死死抵住她,将一波热精射到她手心。
    胡莱一下子将整个身体的重量全压过来,压得陆昭昭喘不上气了。明明发力的不是自己,她却浑身带着香汗,眼里雾蒙蒙一片。
    被他整个人压在身下,陆昭昭甚至都喘不上一口气,好半天之后,“重……”她轻轻吐出一个字,说着自己的感受。
    胡莱咻的一下爬起来,自己那东西当然也随着这姿势的变化从她手里抽了出来。
    白花花的精顺着她指缝流下,一直往她手腕处流去。他怕流到床单上,上次已经弄脏她的一块床单,这次要是再这样,指不定她怎么怪自己呢?于是急忙拉过她的手,从旁边床头柜那儿抽了几张纸巾,细细地帮她擦干净。
    陆昭昭的手不像是自己的了,又酸又疼,略微一动都不行,还需要时间缓缓。可是即便他替她擦了,却像擦不干净一样,手心里仍是黏黏腻腻的。她动弹不得,于是便生起闷气,一言不发。
    “昭昭,对不起……我没忍住。”胡莱可怜巴巴跪在她身旁祈求原谅。
    “硬着太难受了,你知道的……”
    她哪里会知道!这人不害臊地说些什么呢。
    陆昭昭把头撇过去不看他,任由他胡乱说话。
    “我不敢进去,怕你疼了。明天还有课,万一你怪我怎么办?明天再进去好不好?”
    陆昭昭猛的一回头,却直接对上了他还昂扬着的巨物。触目惊心的一大根,上面爬满青筋。她急忙闭上了眼,不敢回看。
    她挪开视线,嚅嗫着:“我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因为怪他没进来而生气了!?他到底怎么理解的!她算是明白了,胡莱就是个大坏蛋,话说得好听,算盘却打得响亮!
    他趴过来,给她擦擦脸上还挂着的汗,“我该回去了,不然又要被查寝阿姨揪着小辫子,明天还有早课。自己洗澡可以吗?”
    陆昭昭“嗯”了一声,连自己也没察觉到这语气里竟有些闷闷不乐,不知道在烦躁些什么。
    胡莱啄了啄她的嘴,麻溜一下从床上跃起,穿好了自己的裤子。
    “那我走了,你好好睡。”
    陆昭昭听到外面房门锁上的声音,她又独自在床上躺了许久,待身体有力气后才慢慢爬起来,拖着身子将胡莱在心中骂了几遍,才洗完了澡。
    第二天起床下身并没有异样,陆昭昭无聊地想着他今晚就要搬过来了,还烦恼他究竟是要睡在哪里,客房还是……和她住一间房?
    只是早上课间休息时,学院老师突然来找她,让她去学院楼办公室一趟,说是撰写文学院公众号的那位同学临时有事导致今天的推文不能如期发送,只好麻烦她去帮一下忙。
    今天的课表尚且排得很满,她就跟个陀螺似的一直转到下午,期间胡莱发了好多条消息,她也因为没空看而搁置了,只简短发了条“在忙”,没时间解释更多。总归是想着他今晚就搬过来,有的是时间跟他说明具体情况。
    下午四点半才结束完一整天的课,陆昭昭这才得空看一下消息。一连串未读的消息全是他发来的,她还记得昨晚他说让她在自习室等的话。
    陆昭昭飞速将课本全部放进包里,边往外走边给他回消息“刚下课,你现在在哪里?”
    胡莱没有像平常一样秒回,等到她走到坐电梯从五楼下来,打算去一楼公共休息区等他时,他才回复了一句“在寝室”。
    她动动手指打了几个字,想告诉他自己的方位,紧接着一条消息又进来了。
    “在A楼一楼等我。”
    陆昭昭会心一笑,把打好的字都删除。她往前几步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想着俩人倒是想一块儿去了。
    也就玩了一会儿手机的功夫,胡莱就推着行李箱过来了。还是陆昭昭先从窗户那儿看到他往这里走来,便率先走了出去。
    她朝他挥挥手,小跑着过去,将身后的马尾都差点甩散了。
    “对不起啊,我今天……”陆昭昭刚才就想好了,还是要把今天太忙跟他解释解释,可不能让他多想。
    可话没说完,对方就打断了她:“天不早了,我们走吧。”
    说着,也不管她还有话要说,就推着箱子要往校门口走。陆昭昭定在原地,看他走出去好几步,便瘪瘪嘴跟上了。
    一路上他都不说话,一点儿也不像平时的他。陆昭昭走在他身侧,有好几次偷偷抬头,只见他绷紧着优越的下颌线,嘴也抿着,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陆昭昭抓了一下快要下滑的背包肩带,心里打着鼓。
    她还是头一回看到胡莱这么严肃,是不是因为今天她没回消息所以生气了?她也不是故意的啊,刚才就想解释给他听了,谁知道他拎起箱子就走,根本也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陆昭昭踢着路边的小石子,还是想跟他说清楚。今天明明是他们两个同居的第一天,总不能这么将误会带过去,在心里留下一个结吧!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还得告诉他,下次不能这样随随便便就生她的气,毕竟哄人也不是她的专项啊!
    陆昭昭还在心里模拟与胡莱的对话,结果就已经走到家门口了。胡莱低侧着头看她,又看看门,她才意识过来要找钥匙开门。
    “哦,钥匙……”她在包里翻找着,可是东西太多,一下子没找见,便弄得焦头烂额。
    好不容易在包包最下面的角落里找到钥匙,她插进门孔里。
    刚才在路上她倒没觉得不说话很尴尬,因为全部心思都想着如何道歉了,现下再不说话就令她有些不自在,便拼命想找话题。
    “……要不要给你也配把钥匙,毕竟……”
    毕竟他都住进来了,要是什么时候她不在,也方便一些。
    胡莱又没让她把话说完,在她开门后侧开身让他进去的一瞬间,他就将箱子甩在了屋外,自己却走了进去。没有开灯,没有脱鞋,只是难耐地吻上了她喋喋不休的嘴巴,把她所有接下来要说的话都吞没了。
    一路上不知道忍了多久才没做什么动作,就连牵牵她的手的勇气都没有,怕自己太热情会吓到她。可现在,没有什么路人了,整个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他没法克制自己不去做这件从一见到她就想做的事。
    几分钟时间里,时光太漫长了,陆昭昭就反复被他吻着,连口腔里的空气都被他霸道地夺取。她慢慢回应,已不像第一次那样生涩,直到钥匙“哐当”掉在地上,呼吸一滞,这才分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