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我没让你忍啊(微)

    可陆昭昭的后背还贴靠在墙上,冰冰凉凉的。前面胡莱的温度又热热地传过来,当真叫前后夹击了。
    胡莱顺着声音往地上看看钥匙,任它躺在那儿也不俯身捡起,现在什么事都没有眼下的事重要。他低头,又想过来亲她。
    可陆昭昭却头一转,拒绝了索吻。
    “箱子还在外面。”她咬着下唇内侧的唇肉,不正眼看他。
    胡莱默不作声,将门一开,单手就把行李箱拎了进来,随意放置在门边。
    他照她的吩咐办了,接下来就倏得将她扛起来放在肩上。陆昭昭惊呼,可他不管不顾地往前走,要走到她房间里面去。今天是周五,就算床单弄脏了应该也没事吧,他这样想。
    “放我下来!”她叫着,手脚并用地挣脱,可是击打在他背上的拳头在落下的一瞬间又变了心意,怕他真的疼了,于是放轻了力道,化作绵软的一记拳头。
    她肚子上的软肉搁在胡莱的肩上,他每动一下,就硌得她生痛,就连脑袋也因为朝下而发起晕来。好在他步子大,很快就到房间里,一把将她扔在了床上。
    胡莱的身体倾压下来,嘴巴和手都在她身上作乱,顷刻间就将她的短袖上衣给揉皱了。
    陆昭昭争不过他,顿觉委屈,眼角便滑落下几颗泪珠子。可他吻了好一会儿后才惊觉她在抽噎,于是立马停下来,肉眼可见开始慌张,手忙脚乱地给她擦去泪水,哄抱着:“是不是弄疼你了,昭昭?”
    这还是进门以来,他对陆昭昭说的第一句话。
    “吓到你了,对不起,我错了,昭昭!”
    “昭昭,你理理我,啊?”
    “对不起,是我太急了……”
    陆昭昭一瘪嘴,哭意憋在胸腔里还没爆发出来,她小声说:“为什么……一路上都不理我?”
    “啊?你和我说话了?”胡莱挠挠头,当真开始回想。
    陆昭昭继续控诉:“我还以为你生气了。”
    “一整天没有及时回你的消息,想了很久要怎么跟你道歉,可是你呢!”她哭出来,“害我担心这么久!”
    “结果现在又像个没事人一样来亲我,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刚才有多害怕!”
    “怕你生气,怕你难过,也怕你……不再理我。”
    陆昭昭哽咽得厉害,泪眼朦胧地看着他,看他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错愕。
    他慌张极了,擦着那些越来越多、越来越外溢着的眼泪。一路上他都暗示自己不要轻举妄动,免得将同居的兴奋与疯狂都表现在脸上,他也对自己说不要将注意力放在昭昭身上,这才让她心生了误会。
    要是她不说这一番话,他也不会知道原来她担心了一路,原来她想着要来哄他,她是那么的在意他呀。
    “对不起……对不起……”胡莱紧紧抵着她的额头,不停地道歉。
    “我想着,就这么几步路的距离,很快就能到家了,很快就能亲到你了……”
    “昭昭,我忍得好辛苦,才忍住不和你说话的。”
    “我不敢了,打死我也不会不理你了……真的!但是,你不知道我现在多么高兴!”
    “你为我担心,你在意我的举动,你的眼里心里,开始有我的存在了!我好高兴!”
    他说了这么多话,似乎把刚才欠她的话都给补回来了。可是陆昭昭听着,心里更加难过。
    她说:“我没让你忍啊!”
    那么多回,让他亲了、摸了,她哪回真的生气过!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要让他忍着,可他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长的,非跟别人的不一样!一天到晚也不知道存着什么心思,说忍就忍,说不忍就不忍!可她为什么这么难过,她应该生气才对啊!
    “真的?”他小心翼翼问道。
    陆昭昭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气恼地说:“真的!”
    胡莱又一下压在她身上,“那我可以亲你吗?”
    没得到她的允许,他就私自吻了下去,极轻极轻的一个吻。
    陆昭昭怔怔的,好半天才想到要皱皱眉装样子,“多此一举问我干嘛?”
    “那下次不问了。”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的语气,胡莱说了这么一句。
    陆昭昭心里叹道,真的被这人打败了,可是能怎么办呢?他完完全全拿捏住了自己啊!
    他又贴着她抱着她许久,说了好些好话,一个劲哄着,让她再想生气都难。
    见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望着她,陆昭昭心里开始变得毛毛的。他眼里的欲火,她不是没看见。虽说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可要说不紧张是假的。
    她问:“先吃饭?”
    “我不饿,你呢?”
    陆昭昭摇摇头,下午忙得晕头转向,她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于是就在自助贩卖机那里买了点面包填肚子,现在自然没有饥饿感。
    “那——”他拖长了声音,“先洗澡。”
    没等陆昭昭拒绝,胡莱就将她打横抱到卫生间里。她意识到自从和他在一起后,自己好像就不需要走路了,任何时候他都会出人意料地来这么一下,这种腾空感每次都把她吓得不轻。
    陆昭昭的体型小只,骨架亦不大,所以胡莱抱起她来,是轻轻松松的。
    他在卫生间把她放下,“我帮你?”
    “什么?”她问。
    他玩味地看着,“帮你脱衣服。”
    陆昭昭揪着自己的衣领,“别胡来啊你!”
    “我就叫——胡莱。”他走上前,在她灼灼的目光下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就连裤子也因是系带的而很快踩在了脚下。
    现在胡莱全身只剩一条平角裤,露着上半身的腹肌,陆昭昭骂了句“不要脸”就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其实她这又不是第一次看了,可是这么正大光明在灯光下看着,还是觉得有些羞人。
    没想到她这一动作给了胡莱可乘之机,他一把揽过她的腰,嘴里说着“我就不要脸”便开始扒她的衣服。
    陆昭昭挣扎,可还是没能抵过男生的力气。很快她被剥了个精光,挡了上面露了下面,只能背过身去不让他看。
    胡莱得逞似的笑笑,将她转过来,“看过很多遍了,不差这一回!”
    她怒道:“这能一样吗!”
    “哪里不同?快点洗完好办正事!”他急不可待将她推到淋浴头底下,算是洗了个鸳鸯浴了。
    热水浇打在身上,胡莱站在她身后,悄悄凑到她耳边说:“待会儿带你换个姿势。”
    陆昭昭听不得这些,耳朵瞬间红得透明,被他越逼越近、越逼越近,最后白嫩的胸脯贴到冰冷的瓷砖上,刺激地一抖,全被他看在眼里。
    他的性器就贴在她股沟处,火热的一根,恨不得马上进到那个多天未曾探访的神秘国度。可他就算是青筋暴突了都没有在原地就要了她,心里念着还没带套,总不能让她冒着意外怀孕的风险,心惊胆战地度过接下来的时间。
    胡莱不过就是贴着她柔软的屁股蹭了两下,很快就强逼着自己分开,专心致志地洗澡,一点儿也没马虎。
    陆昭昭感到身后一松,便疑惑地转过身来,见肇事者没事儿一样,便也暂时放松下来。
    等到两个人都洗完这场煎熬的澡之后,胡莱“啪”一下把淋浴头的开关一关,便与她吻得难舍难分。那嘴与嘴之间交缠着的银丝,也正如同这潮闷的浴室,带着些难以言表的湿热。
    陆昭昭环着他的脖颈,小舌被他粗暴地拖出来,直吸入他的口中,她就只能张着嘴,津液不受控制地从嘴角边滑出。
    可是无人在意这些,相爱的人又将它们吻了回去,津液互渡,竟觉是一股子香甜的味道。吞咽声,翻搅声,声声入了陆昭昭的耳朵,可是身前的人满不在乎,将她的舌头逗弄得狠了,什么稀奇古怪的花样都拿出来秀了一遍。
    周身缠绕着沐浴露的气味,陆昭昭也就着这芳香回应他的炽热。吻了一会儿,胡莱便搬起她一条腿环住自己的腰身,顺势让她另一条腿也架上来。身上的水珠尚未擦干,正淋漓地往下掉,这么一动作,就让俩人身上的水全乱了分寸,你的往我身上流,我的朝你那儿去,分不清彼此了。
    她就这样被他抱着,屁股肉上牢牢贴着他的手掌,分不清是谁的体温更高一些了。而他更无需借助墙壁的力量,就这样站着便能将她整个人托抱起来。唇舌尚未分离,下身又要贴不贴地凑在一块儿,被浴室的热气一熏染,只觉得太过上头,脑子里面晕晕乎乎的。
    他那根家伙,傲然然就立起来,差点就要借着这个体位戳进来了,陆昭昭呼吸一滞。但这不过是多余的担心,胡莱心中有分寸。
    她下面的毛发还不知羞地贴在他的腹部,略略一动就要了命似的在他身上磨蹭着。对方的耻毛也同样如此,大剌剌地刺着她最敏感、柔弱的地方。有时候,会出乎意料引来她几声叫喘,每每这时,胡莱就轻笑着将她往上一顶,托得越发牢了。
    陆昭昭捶打了一下他的背部,躲开他的唇,受不了似的说:“去……床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