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你欺负人(h)

    他一步步往她房间走,带动着她整个人一颠一颠的,晃散了架子,魂都找不到完形了。
    陆昭昭被侧着放倒在床,她呼吸不上来了,想着这大概就是他方才说的那个新姿势吗?便心生了些许紧张。
    胡莱躺在她身后,全然不见他的动作,因这没有安全感的视角,她心中愈发慌乱起来。
    “……胡莱。”
    他鼻腔里“嗯”了声,轻扣住她的肩膀,从那里开始吻起。她能感受到密密麻麻的吻落下,烫在她皮肤上。
    这俩人就赤条条躺在一张床上,肉体贴着肉体,好不知羞。他的嘴唇越来越往下,让她的脊椎骨顿然生起一阵电流,激得她的呼吸失去了本该有的规律。
    一只手掌摸蹭过来,将她的一团乳包裹住了,一些外溢的乳肉夹在他指缝外,随着主人的呼吸而颤悠着。
    乳在他手里绽放成了各种形状,就好像是天生与他的手相匹配,被揉捏得留下了几根指印,她的皮肤太细了,稍微一弄就不得了的要印上些痕迹。
    陆昭昭口中娇喘连连,像是被伺候得舒服了,那小屁股也无意间向后翘起,顶弄着他的粗长之物。
    胡莱用一根手指轻轻点在她下巴处,将那张他魂牵梦绕的脸转向自己,细密的吻落在上面,俩人的热气都死死纠缠在了一起。
    她察觉到私处分泌出了一些羞人的液体,于是并着两条大腿,不愿让他发现。
    可胡莱哪能放过那里呢?他的手指一路向下,从她的胸腹一直往下来到阴户,他缠着那些毛发,轻柔地安抚着。
    没想到她湿得这么快,胡莱兴奋地往她身下一顶,“昭昭,我进去好不好?”
    陆昭昭不回答,现在开始嫌他在床上的话太多了。
    “好不好?”他又继续问着。
    陆昭昭没好气,用脚踢了一下他的小腿,“爱进不进。”
    “这可是你说的。”这人的声音明显高涨。
    身后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昭昭,套子呢?”
    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居然找不到避孕套,未免也太煞风景。上次他买回家她就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鬼知道他把东西塞在了哪里。
    陆昭昭生气,不顾他能不能找到。心里想着要是找不到的话,那她就不听他的了,干脆把他赶到客房去睡得了。
    “找到了!”胡莱光着身子站在床下,将找到的避孕套亮给她看。
    可是陆昭昭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就往那处看,她立马扭头,怪他每次怎么都这样露着。
    胡莱飞速将她按回床上,并没有因为这意外而打搅了兴致。他给自己做好了措施,梆硬一根打在她的阴户上。
    他在外头摩擦,每次陆昭昭以为他就要插进来的时候,他又虚晃一枪地继续蹭着,弄得她有些空落落的。
    正当她要问“蹭到什么时候”时,他就一个挺身顶了进来。侧躺着的姿势,让他进得很深,并且整根都没了进去。
    陆昭昭仰着脖子,抵在他胸膛上,发出一声叹息。他连弄十多下,每次都要将她里头的媚肉给翻搅一遍,甚至随着巨物的抽出而外翻出来。
    避孕套上水光一片,除了本身的润滑油外,自然还有她的体液,那些淫水儿正控制不住地外涌着,显示着主人的情动。
    胡莱的喘息声就在耳边,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就连喉结滑动的声音她都听得一清二楚。
    “昭昭……”他喊她的名字,陆昭昭嗯嗯啊啊了几声,也没顾上回话。
    他的手还在不停取悦她前头那颗小珠,有时随着她摇摆的身体会不小心顺着肉缝滑向后面,滑到俩人结合的地方,引得他们都一滞,遂又开始抽送的运动。
    陆昭昭眼前突然空白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身体剧烈的抖动,他不知戳到她哪里引来这么大反应,直接把她带上高潮的天堂。
    陆昭昭受高潮的支配,下身收得厉害,夹得胡莱太阳穴都在突突地跳动。他轻拍拍她的屁股,“太紧了,放松点……”
    她尚在这波快感的余韵中,被这么一拍,又继续延长了高潮的时间,紧得他动弹不得,也生怕一动就要失了精关。
    收缩的频率渐渐放慢,显然她快经历完这波快感,于是胡莱在身后又继续撞进去,捣得里头的水儿都成了白浆,淫靡地挂在穴口,白的白,红的红,在视觉上就给人一种强烈的冲击感。
    “啊……”陆昭昭抓烂了床单,揉作一团,可是身后的撞击还在继续,无形之中将她的高潮拉得很长很长。
    小腹因为抽搐而有些发酸,她说着“慢些……慢……慢些”,可胡莱哪里听她的,在这件事上他向来有自己的打算。
    胡莱将她翻转过来,当她以为是不是要结束了的时候,又让她脸向下趴着,她就像布娃娃被摆弄。虽然嘴上说着不乐意,但还是由着他作乱。
    她本以为是要让自己趴下,结果他手扣在她腰两侧,一用力就将她提了起来,陆昭昭整个人以一种跪姿跪倒在床上。
    胡莱一巴掌拍打在她屁股上,陆昭昭不受力,小臂立马撑在了床单上。
    他用手掰着她两瓣臀肉,将它们分得极开。然后许久没有下一步动作,让陆昭昭怀疑他是不是在探查她的隐秘部位,看得仔仔细细,一根耻毛都不放过?
    她想说,别再看了,别再……让她维持这么个姿势了!
    下一刻他就插了进来,捣得里头咕叽咕叽的响。交合处传来一阵“啪啪”声,是肉体相互撞击而产生的。他入得极深,次次都往死里弄,肏干得她没了娇叫,只剩一些单薄的、支离破碎的喘息。
    抽插了很久,可陆昭昭不见他有外泄的迹象,肉茎无时无刻不埋在蜜穴里,直直顶着她的花心,带来一股酸麻之感。
    “啊……啊……啊,”陆昭昭颤着声音,像被弄得太狠了,“你……欺负人……唔……”
    她抱怨的话都破碎了,没一句完整的。
    肉柱向外抽离一下,又火速往里头送去,那些娇嫩的软肉便饥渴难耐地涌上来,环住整个柱身,潮漉漉、暖到极致。
    “想尿……尿……啊!”
    她盼望胡莱能停一停,让她先去上个厕所,可身后的人魔怔了般,不知疲倦地做着抽插的运动,根本听不到她的诉求。
    她被弄得欲火焚身,想上厕所的冲动愈来愈强烈,可她一动,胡莱就把她捉回来,根本不让她离开这张床半步!
    “啊——”她突然一声叫唤,泄了身子,继而大哭起来。
    身后的人勉强在听到这哭声后找回了些理智,将她翻转身过来,谁知她一拳打在他胸口,“都说了我要尿尿了!呜——”
    她为自己尿在了床上而羞耻,都多大人了竟然还会失禁!可这些……都是胡莱的错,是他不让她去上厕所,现在可好,要成为她一辈子的耻辱点了。
    可胡莱在她身下看了又看,又摸了一把,将手递给她看,“没尿啊……”
    那只手湿淋淋的,却是透明的颜色,哪里又是尿的黄色呢?
    陆昭昭看着,又抬起上半身往下身看去,床单湿了一片,可是没有预想中的尿骚味……
    这是怎么回事?
    她又愣愣地躺下了,还是想不明白,明明有想尿的冲动,明明床单也湿了呀……
    胡莱一把亲住她,“昭昭,你喷了啊……”
    陆昭昭尚未缓过神来,“啊?”了一声。
    “好厉害,你好厉害啊,昭昭!”
    那语气里,分明是对她的赞扬。他的话,她一知半解,可也隐隐明白自己或许是潮喷了。原来她的身体,还可以做出这种事。
    她晃神的功夫,胡莱又恬不知耻地插进来,新一轮的攻势展开。刚才被她一打断,他还没射出来,只能再委屈她一下了。
    性器插进她体内,动作比刚才还要粗暴狠戾。原本留在交合处的黏液已经半干了,这么一弄又拥出来一大波新的液体,他凶猛地撞了数十下。
    紧接着,他捞起她的一条腿,直接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他的手顺着这条腿抚摸着,亲吻着上面的细肉。陆昭昭哪里被这样对待过,一时间腿抖得不像样子,而身下他那东西还直挺挺地埋在里头,却不见动作。
    她无意识地迎合上去,自顾自在他的肉棒上面抽送着,只是动作不得要领,未免过于慢了。见她这样,胡莱更是红了眼,抓着那条腿就开始抽送,次次都没到最深入,抽出来时也是仅剩个头部在里面。
    陆昭昭的穴里泛出越来越多的蜜液,把两个人的耻毛全给打湿了,甚至滴落到床单上,隐没成一小摊痕迹。而身上的人将她的腿环在腰上,又变换了姿势,狠狠往里面插了百下。
    陆昭昭的身体起起伏伏,随着他的每一记抽送而渐渐失了声。她忍耐着,终于还是喘了出来,大口大口地呼吸,就好比那失了水的鱼。不记得自己高潮了多少回,死了多少回。
    而胡莱也在最后冲着刺,在她又一次即将丢盔弃甲时随着她一块儿上了高潮的巅峰。
    意识迷离了,又被他的声音给唤回来。
    “好爱你啊,昭昭!”他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