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早有预谋(h)

    胡莱有次出差回来,提前打好了招呼,陆昭昭开车去机场接他。
    时隔大半个月没见,望着人头攒动的机场大厅,陆昭昭没了方向。
    突然间,有人从身后抱住了她,将她着实吓了一跳。
    “怎么都不出声啊,吓死我了!”她埋怨道,可是脸上是笑着的。
    “这才多少天没见,就找不到我了?”胡莱反问道。
    她心虚地摸摸鼻子,“才没有。”
    他一手推着箱子,另一只手牵过她,问她车停在哪里。
    换了胡莱开车,陆昭昭坐在副驾。
    彼时天色渐近暗淡,只因夏日太长,这光晕倒还能再坚持个把钟头。
    在车上与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陆昭昭心里想着昨晚他在视频里面说的话,这次能够在家待上一段时间不必再出差。
    “早上去超市买了鱼、虾、还有豆腐、青菜……”她一一给他细数着,“就等着你回来下厨了。”
    “行啊,”他一顿,“不过……”
    “让我下厨,得有奖励吧?”
    奖励……
    陆昭昭愣愣看着他,车子已经驶到地下车库了,感应灯一下子全亮了,照得车内都明晃晃的。
    胡莱将车停稳,解了安全带。她刚想解开自己的,胡莱就率先一步按下那个按钮,也不管安全带还松松垮垮挂在她胸前,就直接欺身过来。
    两具许久未触碰的身体,这么紧紧一贴靠,就瞬间起了反应。陆昭昭忙不迭地推搡他,“干嘛呀,还在外面呢……”
    他却一本正经回答:“讨奖励啊。”
    什么狗屁奖励,陆昭昭气笑了。
    他的眼神胶着在她的唇上,慢慢下移,终于四唇相贴。感受到他过于心急的动作,陆昭昭也只得慌乱地闭上眼睛,迎接那些密密麻麻的热吻。
    车库的感应灯许久没有感应到动静,又齐齐熄灭了。
    座椅不知什么时候被放倒了,陆昭昭半推半就地躺下,看着他从前面的储存箱里拿了一大盒避孕套出来,熟练地用牙齿撕开一个,套在自己的东西上。
    “说,你是不是早有预谋?!”
    胡莱撸动了两下,“没错。”说着就不管不顾地直接插进了那个很久没有造访之地。
    “早想这么干了,”他喘着粗气,“不在你身边,每一天都想你,想和你——做这种事,想和你……”
    陆昭昭羞愤地捂上他的嘴,“别说了……啊!”
    胡莱猛动了一下,她那里还略有些干涩,疼得叫了一声。
    他不敢再动,耐着心做前戏,将她连衣裙前面的扣子解开,露出花边蕾丝的内衣。
    眸子一暗,原来这内衣是前扣式的,手指那么一扭,两团白嫩就蹦跳了出来,他轻轻抓揉着,俯下身以唇代手。
    每次粗粝的舌尖滑过顶端,陆昭昭都要轻叹一声,渐入佳境,甬道慢慢湿润起来,他想调整一下姿势,都能听到下身交合处发出几声“噗呲噗呲”的水声。
    胡莱等不及,动作突然变得迅猛起来,在她身体里捣弄着。她蹙着眉头喘气,依稀还记得这是在外头,不能叫出声音来,便死死憋着。
    霎时间,车库灯光又亮了,陆昭昭即便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这亮光。她呼吸一滞,听到有车驶进来的动静。
    她紧张害怕地绞紧了身体,把胡莱弄的生疼。“昭昭,放松点……”
    “我们回去好不好,这里有人。”她哀求着。
    “别怕,他们看不见……”他还拿着那物在她身下抽插着,直入花心,重重戳在她每一处敏感点上。
    陆昭昭一方面要承受他的顶弄,一方面还要时时注意外面的人,生怕被发现。
    还在那辆车停在了离这边较远的位置,声音渐行渐远,灯也慢慢熄灭。陆昭昭这才瘫软下来,眼泪滑落,带着哭意,“都怪你!”
    “嗯?”
    “都怪你,呜呜呜呜呜。”她小声地哭,仍然是不敢太大声,“都说了回去回去,你偏要在这里!”
    “好好好,我的错,没有下次了。”他道歉,“但是刚才你咬得我那么紧,差点就交代了……”
    陆昭昭脸变得通红,“别说了……呀!”
    胡莱新一轮的进攻,迅速没入又抽出,“早点做完,早点上去。”
    “啊……慢点……啊……”
    巨大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袭来,让陆昭昭暂时只能将心思全数放在身上这人上,她的蜜穴里一阵抽搐,泄出一大波黏液,顺着往外抽离的肉棒低落到座椅软垫上,湿淋淋一大片。
    就在她越渐没有声音,即将到达一个小高潮前际,胡莱瞄准时机,手往下探到她的下身处。从泥泞的花穴向上,轻柔地拨开那两瓣粉嫩的厚唇,在那里头寻找一颗小珠。宽大且强有力的手指耐着性子刮蹭在上头,待她适应后,揉弄的速度越来越快。
    这一动作,直接让陆昭昭受不了似的挺起腰部,她紧咬着下唇,颤抖的动作越发大了,高潮的舒适感闷头而来,而胡莱手指的动作就更是无形之中延长了其快感。
    她被弄得溃不成军,裙子大剌剌敞开着,全都堆在了腰身处,而他呢,裤子半褪,假如忽略下班身,却还显得体面。
    陆昭昭便不乐意只自己一人沉沦,上手要扒他的衣扣。胡莱见状,明白她的小心思,也不阻拦。
    两个人又热火朝天贴在一起,那唇那舌,死死纠缠着。贪心的蜜穴含着巨物,进出的动作又急又快,拍打在她的阴户上。
    再也说不出话,只能哀哀呻吟着。浑身发麻,已不记得历经几次高潮,他倒好,憋了这么些天,愣是还能坚挺这么久。
    就在陆昭昭又一次收缩起了小腹,一大波蜜液当头泄在柱身上时,胡莱再也忍受不了,浓厚的精喷洒在套子里。
    在车里折腾了许久,胡莱只能先用纸巾帮她处理了一下不堪的下身,整理好了各自的衣服,这才抱着陆昭昭进了电梯。
    她怕被人看见,执拗要自己走,可脚刚沾地,腿肚子一软,她整个人就要往后倒。这次胡莱说什么也不听她的了,就这么被他抱着进了家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