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我对你,一见钟情(h)

    裴兆丰几步走上前,不带停顿地坐到李披云的身边。
    现在的他,当然有很多话想要跟她说。
    可是,从何说起?
    得从那扇窗说起吧。
    他想好了措辞,刚要转头对她说,结果对方突然站起身来,跨坐到他身上。
    “快点吧。”她说。
    那模样像是很急很急,裴兆丰下一秒就被按倒在床上,她的吻铺天盖地就落了下来。
    “你……”裴兆丰招架不住,话都说不利索。
    李披云开始解他衬衫的纽扣,真奇怪,平时解自己的一解一个准儿,怎么到了这里,一个都解得费劲?
    她又心急又慌乱,手颤颤巍巍,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裴兆丰半支起身子看着,耐心等她把他身上所有扣子都解开了。
    也没急着给他脱去,她的目光往下探了探。
    那无法探测究竟在想什么的目光,让裴兆丰心里一紧,身下的家伙陡然挺立,在李披云震惊的表情下挺出了一个弧度。
    “你……”又是不等他说完,她深吸一口气,双手覆了上去。
    过分烫人的体温,让裴兆丰不由得动了动喉结。
    拉链被拉开了,露出黑色平角裤,里头鼓囊囊包了根巨物。
    李披云皱起眉头,脸开始发烫,这下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
    想了想是不是该脱自己的衣服了,毕竟……她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还齐齐整整,可是却把他给弄得一团糟了。
    她坐直身子,打算还是先把自己衣服了,可是一时间无从下手。
    就在她纠结是就着这个姿势脱衣服还是站起来背过身去时,裴兆丰眸子转暗,手一伸直接和她调转了位置,将她按在了身下。
    一声惊呼被他以吻封缄。
    身体在他身下渐渐发热,她被亲得晕了头,连他什么时候把舌头伸进来了都不知道。
    湿热的唇舌将她包裹着,牙齿小心翼翼避免磕碰,可他太过用力,还是不小心将她的嘴唇亲得红肿起来,泛着光泽。
    分开的时候,李披云慢慢喘着气,胸脯一上一下起伏,尴尬地与他的身体时不时发生触碰。
    “李披云……”
    “啊?”她应着。
    四目相对,又瞥开去。
    接着又吻在了一起,但是李披云感觉到他的手放在了她的腰侧,从那上衣的底部深了进来。
    她无意识抬了抬腰,倒像是在迎合他一般,使两个人的身体贴合得更紧。
    那手是干热的,触在她同样发烫的肌肤上,裴兆丰感受手下的滑腻,很快来到她的隆起处。
    在那有一圈蕾丝边的内衣上刮蹭了几下,内衣不厚,她的两颗茱萸却极为敏锐地察觉到了这动作,立马变硬起来当作回应。
    他突然凑到她的脖子边上,喷出来的热气全部洒在那里,让李披云的身体酥酥麻麻。那胸上的手慢慢用力,将她软乎乎的乳肉连带着内衣都抓在手里,捏揉成随意的形状。
    而另一只手悄悄解着她的裤子,她身下一凉,就见他贴靠上来,两个人的下身隔着内裤贴在一块儿,他轻轻蹭着,却让李披云又酥又麻,有时小腹处还激起一股电流,让她快速收缩了几下阴户。
    他的那物虽躲藏在内裤里,却时不时要蹭到她被包裹着的那一小粒,带给她舒爽的同时渐渐让它冒出了头。
    李披云身上一轻,她迷迷糊糊睁眼,看到他背对着不知在做什么,只听见撕开包装袋的声音,想着应该是在戴套,便彻底放下心来。
    他重新覆上来时,力道突然增大了很多。甚至在她偷偷睁眼看他时,竟瞄到他眼里浓稠的、无法散开的情欲。
    没有脱去她的内裤,他就随意从中间拨了开来,接着在那穴口试探了一下,发现她已湿得厉害,黏腻腻的液体就站在穴外,他一碰,就顺着指头沾满了整只手。
    再也等不及似的,裴兆丰将自己肿胀得发疼的东西抵了上去,先是头部戳开了那个洞,再接着就一气呵成般将整根都插了进去。
    李披云受不住,身子剧烈收缩一下。穴口不能完全吃住,被撑开到了一个骇人的宽度。抽出来时,那套子上原本自带的润滑显得更亮泽了,沾上了很多她体内的粘液。
    没给她喘息的机会,他挺着腰,大开大合往里面抽送了几下,将她整个人弄得颠簸起来,如同倚靠在一条船上。
    “轻……啊……轻点……”
    她很快受不了他的快节奏,泄了一波又一波水出来,就这么隔着套子浇灌在他的柱身上,可是他却感受到了,也因着这些蜜液,他进出得更为顺利。
    李披云只觉自己的身体被不断地填满,而他每次抽出去时,又带给她一阵空虚,好在下一秒他又会送进来,绝不让她等太久。
    滚烫的唇又寻上来,在她的嘴巴上又啃又咬,每次稍微移开一些,她嘴边就溢出些吟叫,让他脑子里麻了一下。
    她的身体里过分紧致,又过分温暖,他次次往她深处捣,拼了命地汲取这温度。身下火辣辣地,这蛮撞似乎在不经意间让她的阴户变得通红,微肿着。
    可是李披云却感觉不到了,她整个人像被抛于空中,快感似潮水,一波接着一波涌来,她的指甲陷进他的肩膀,无奈那里的肌肉太厚,也只是掐出了几道印子。
    “啊……不要……呜……”
    “轻点……好深……啊……”
    “舒服……唔……唔……”
    她迷乱了,说了些胡话,恨不得钻进地洞里,然而裴兆丰受这声音的蛊惑,愈发卖力。他将她往上挪了挪,自己跪在她身前,将她两条腿温温柔柔放置在自己的臂弯,就着这个姿势将自己送了进去。
    “啊——”
    李披云抖着身体,一瞬间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紧接着就是从未体验过的一种感觉,那感觉,让她整个人都化了,化作了一摊水。
    她的身下的确冒出很多水来,而穴口每收缩一下,都将它们从体内带到体外。这快感的时间持续得很长,李披云怕极了,因为身体再也不受控制。
    裴兆丰刚才暂停了下来,默默等待她高潮完。也正因为这样,她高潮的样子都尽收眼底,眼下一片潮红,那红肿的嘴微张着,似乎在静静感受身体这剧烈的变化,而刚才一番运动也让她出了不少的汗,连头发都汗津津的,有些还被汗打湿,并在了一块儿。
    她渐渐平息下来,裴兆丰于是又开始新的抽插,他低下头吻她时,不忘顺便将那些沾在脸侧的头发拨了拨。
    也许又过了很久,李披云没什么时间概念,只是那种感受又陆陆续续体验了好多次,她的小腹都抽搐得有些酸疼了,中间换了几个姿势,有时她被翻转身去,被他狠狠从后面进入。有时她又坐在了他的身上,被他哄着“动一动”,便挣扎着挺了几下屁股,后来实在没力气了,又被他整个人抱了起来,只得环住他的脖子。
    “啊……放我……下来……”
    她怕极了这姿势,不着地的恐慌感只能让她挂在他的身上死死不放手。
    也正因为这恐慌,她的触感更为敏感。他每动一下,她就觉得自己要被顶穿了,尤其是肉体碰撞肉体的声音还不停响在耳边,更要让她羞得不敢看。
    最终,她哭出声来,开始胡言乱语。
    “混蛋……呜呜……流氓……”
    “啊……呜……出去……慢点……”
    “不要了……不要……”
    她的下体都被弄得发麻了,他却依然直挺挺。就在她又小去一次,小穴缩个不停时,他加快了抽送速度,咬着她脖子上一块软肉,终于在一道电流激过脊椎骨时射了出来。
    高潮之际,他脱口而出:“我爱你。”
    裴兆丰将李披云放回床上,让她舒舒服服躺着,自己在她身体里流恋了几秒,很快理智战胜了情欲,他慢慢将自己拔了出来。
    “带你去洗澡?”他问。
    李披云完全忘了自己刚才的想法,什么把他甩了,什么居高临下唾弃他,统统都抛在了脑后。
    最后裴兆丰还是带她去洗了澡,两个人干柴烈火就差在浴室直接开干了,但他没有这样做,将她擦干后又抱着她出来。
    被子上斑斑驳驳有些印子,他索性掀开来让她躺在干净的床单上。自己也躺下来,搂抱着她。
    李披云现在很清醒,她咽了咽唾沫,没想到这一口太多,那声音简直大到她想杀了自己。她很想抓着身边这个人问一问,问他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爱你。
    到底是意乱情迷时的口不择言,还是……
    她一转过身,对上他的眼睛,就马上忘了自己要问的话。实在太糟糕了,为什么每次看着他自己的心跳就乱成了这样!
    裴兆丰却突然捉起她的手,在上面吻了一下。在这骤然安静下来的房间,他吻的这一下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极静极静。
    李披云的嘴张了好几次,可是喉咙里发不出声音。
    “我爱你。”他又这样说,还用特别温柔缱绻的眼神看着她。
    李披云觉得现在的自己一定像个傻冒,把他这句话,短短叁个字,翻来覆去在心里琢磨着。
    “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啊!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大一。”
    李披云心里咒骂了一句,骗鬼呢!
    “学院楼的窗户后面,我对你,”他说,“一见钟情。”
    李披云瞪大了眼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