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我从未怪过他

    和王妈妈约定的日子很快来临,陆昭昭和胡莱订好了车,从z省开往了s省。
    一路上,胡莱显得局促不安,陆昭昭笑他紧张,可是事实上,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算起来,这是她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也不知道陆明会不会满意。
    她知道王妈妈的性子,肯定要忍不住把这件事情告诉陆明的,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知道胡莱要登门拜访了。
    说不紧张是假的,她无法猜测爸爸会对此做出什么反应,对胡莱表示不满意也是大有可能的。
    但她总不能对胡莱说“我爸可能不喜欢你”这种话,这该多打击他的自信心?陆昭昭想到这里,就有点打退堂鼓的想法,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这段路程并不长,两个省相邻,因此很快到达了目的地。
    陆昭昭家是一个小区里的某一幢小别墅,共叁层楼,可平时也就王妈妈看看门,陆明忙的时候不着家,基本睡在单位。
    她这次东西带的不多,只打算住一个晚上,明天祭奠完妈妈就回学校去。
    陆昭昭自己开了门,往厨房里面喊:“王妈妈!”
    王妈妈围着围裙就急急忙忙出来,“昭昭回来啦!”
    陆昭昭刚想抱一抱她,她就躲了过去。
    “身上一股油烟味,我正给你们做饭呢,”说着就注意到一旁的高个子男生,“这就是胡莱吧,小伙子长得怪帅气的。”
    胡莱被夸得不好意思,咧着张嘴,“王妈妈,我来帮您做饭吧。”
    他便要往厨房走,被王妈妈硬生生拦下。
    “哪里的话,你是客人嘛,怎么能让你做?我再炒几个菜,等昭昭她爸爸下班咱就能吃了。”
    “昭昭啊,你带男朋友去客厅坐着,等一小会就好了。”
    陆昭昭听罢,便带着她急于下厨房展示手艺的男朋友去了客厅。
    她说:“怎么了?不让你下厨还不高兴了?”
    胡莱摸摸头,“我这不是……怕王妈妈累着嘛!”
    “你就安心坐着,别紧张。”她伸过手去,抓住他的手。
    “也不知道咱爸对我满不满意……”
    陆昭昭笑眯了眼:“什么时候我爸成咱爸了?”
    “迟早的事啊……”
    胡莱欲争论一番,谁知门口一黑,站了个人。
    提着公文包,一副干部模样,身量笔直,不苟言笑。
    胡莱一下站起身,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于是毕恭毕敬叫了声:“叔叔好。”
    陆明看着他,又看看坐在边上的女儿,便也向胡莱点点头,示意让他坐下便好。
    “爸……”陆昭昭走过去,帮他拿着公文包。
    这时王妈妈也出来了,说是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一盘盘菜端上了桌面,一家人坐定。
    陆明给陆昭昭夹了一筷子大虾,是她以前最爱吃的。
    “最近……学业怎么样?”他问。
    “挺好的。”
    “嗯。”陆明看看胡莱,就对王妈妈说,“去帮我拿几瓶酒来吧。”
    陆昭昭听着,放下了筷子,“您少喝点酒。”
    “没事,今儿……高兴。”他说。
    看着爸爸的样子,陆昭昭便有些不忍心了,可她还是想劝,被胡莱制止了。
    “偶尔喝点,没事的。”胡莱说。
    陆昭昭瞥他一眼,不说话了,自顾自吃饭吃菜。
    陆明将王妈妈拿过来的酒开了,本来还想埋怨一声怎么拿红的不拿白的来,可是在陆昭昭的眼神注视下,只好将就着喝点。
    他给胡莱递了一杯,“小伙子,叫……胡莱是吧?”
    “诶,是的叔叔。”
    “好,”陆明喝了一口,“和昭昭是同学?”
    “对。”
    “嗯……家里是做什么的?”
    陆昭昭插嘴进来,“……爸……”
    胡莱认真回答:“我爸妈早年离婚了,我跟着妈妈生活,她在一家私企做高管。”
    陆明看着他,“你对我们家昭昭,是什么想法?”
    胡莱喝了一口酒,“叔叔,我今天来拜访您,就是来跟您表个态的,我喜欢昭昭,我想要和她永远在一起,无论经历什么,都不会离开她。叔叔,请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能照顾她。”
    陆昭昭听着他的话,又看看陆明,心里捏了一把汗。
    陆明没说什么,若有所思地喝了一杯又一杯酒。
    “爸爸,这次带胡莱过来,其实我想了很久。我交了男朋友的事,不想瞒着你。挑了这个日子……也是想把他带给妈妈看看。”
    陆昭昭缓缓说着,看着陆明的脸上渐渐带了酒意。
    他点点头,又朝着胡莱敬酒,像是要把对方喝趴下。
    胡莱只得接着,也是一杯一杯酒水下肚。像他们这个喝法,不吃前菜,容易喝醉。
    陆昭昭终于忍不了了,她制止了爸爸倒酒的行为。
    “已经喝得太多了,不能再喝了。”
    陆明不顾她的反对,仍是要倒酒。
    “不能再喝了……”
    “昭昭,”陆明打断她的话,认真地看着那瓶酒,“我高兴,就今儿这么一次,以后不喝了。”
    陆昭昭愣住,终于还是松开了手。
    “来,喝酒!”陆明痛快地一饮而尽,瘫在座椅上。
    “今儿高兴……高兴……”
    “家里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高兴……昭昭……以后也要结婚……生子……有自己的家庭……”
    “……我得同意啊……我要是……不同意……”
    “不同意……你妈妈该怪我……了……”
    陆明说着说着,脸上留下两道泪来,陆昭昭不忍心看,便侧过脸去,自己也落了泪。
    陆明还在自言自语着:“昭昭啊……我的好女儿……”
    “爸爸对不起你……是我没用……连……”
    “连你妈妈都没……没留住……”
    “我这一生……当真失败!”
    “今儿高兴……咱爷俩就多喝几杯……”
    “明天就不喝……不能喝了……答应了昭昭……不能喝了……唉……”
    陆昭昭抽噎着,移开椅子,跑上二楼躲进了自己房里。
    胡莱想追上去安慰,却不能留下她爸爸一个人在这儿喝闷酒,于是安心陪着。
    陆昭昭在房内收拾心情,听到楼下爸爸的声音,像是在嘱咐胡莱什么,胡莱时不时应几声,实在听不太清楚。
    渐渐地,声音平息下来。
    胡莱不知怎么摸索到她房间的,在外面敲了敲门,“昭昭,是我。”
    陆昭昭已止住哭意,肿着两只眼睛就过来开门,还怕他看见似的,马上低头不看他。
    胡莱上前捧住她的脸,有些心疼地说:“哭很久了?”
    “……没。”她死鸭子嘴硬。
    “好,没有就没有。不能再伤心了,要不然明天顶着这两只肿眼泡去见你妈妈,她该难过了。嗯?”
    陆昭昭点点头:“嗯。”
    她拉着他坐下,“我爸都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让我发誓要对你好,一定要时刻陪着你,不能让你一个人,要关注你情绪的变化。还……”
    “还说什么?”
    “说起你妈妈的往事,然后就一个劲责备自己,说都是自己的错,才会让你妈妈生病,最终选择了自杀这条路。”
    陆昭昭不说话。
    胡莱将她拉进怀里,紧紧抱着。
    “昭昭,不要难过。咱爸的心意,你现在知道了吗?”
    陆昭昭眼眶里又盈满了泪水,她默不作声。
    “昭昭,你怪他吗?”
    陆昭昭摇摇头:“从来没有,我从未怪过他。”
    “妈妈走了之后,他整日整夜将自己投身于工作,可是,我有时候却看到,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拿着妈妈的照片看了又看。我知道,他很想她。”
    “他的想念,不比我少。可能有时候他也会埋怨,觉得妈妈抛下了一切就走了是不是太自私了,可是就像我无法替妈妈做决定一样,他也别无他法。”
    “我们都挽留过,可是这对于妈妈来说,是一种解脱,我们都应该为她而感到高兴啊。所以……我没有怪过爸爸,我只是,有点心疼他。”
    “我不想让他喝酒,不想让他疲于工作,可是除了这些,他又拿什么来寄托自己的心情呢?我又如何才能帮助他?”
    胡莱轻拍她的背,“那就多陪陪他,我感觉到他很孤独。你看,今天我们来了,他心里多高兴。”
    “我当初将所有志愿都填成z省的大学,就是想离妈妈近一点。可是……我是不是做错了,忘记了爸爸也是需要我陪伴的啊。”
    “那不一样,假如你没回z省,我们又怎么会相遇呢?”他急了。
    陆昭昭这才破涕为笑,说:“我说说罢了,只是,等毕业了我还是想回到这里,多陪陪他。”
    胡莱了然,“好,我尊重你的想法。s省也很不错啊,到时候我就在这里找一份工作,然后天天给你做菜……”
    看他将他们两个的未来都精打细算好了,陆昭昭的心里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她突然抱住身前的人。
    “谢谢你,胡莱。”
    对方亦是将她紧紧相拥,“这么突然谢我做什么?”
    “就是想谢谢你啊,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胡莱笑了声,“我巴不得呢。”
    说着他便与她略略分开一些,作势要吻上来。
    突然,房门敲响了。王妈妈轻轻叫着:“昭昭,昭昭。”
    两个人立马分开,开始慌乱地不知怎么办。尽管俩人是男女朋友,可是这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待在同一个房间里,要是被王妈妈看到了,说不清的,怎么好在长辈面前做些亲亲我我的事啊!
    于是,胡莱只好听陆昭昭的吩咐,躲进了她的衣柜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