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别闹(h)

    开门一看,原来王妈妈是给她端来了一盘水果。
    “饭后水果,别忘了。”
    “谢谢王妈妈。”
    “谢啥呀,你爸进屋休息去了。我一会儿再给小胡端一盘去,他应该是在客房吧?”王妈妈问。
    陆昭昭心虚,便说:“他不吃水果,您别麻烦了。”
    王妈妈这下奇怪了:“还有人不吃水果?”
    她又看看盘子里的芒果,“难不成小胡过敏?”
    陆昭昭只好硬着头皮点头,王妈妈便说:“那我明天买点蜜瓜吧,不买芒果了。”
    说罢让陆昭昭好好休息,自己下楼去收拾碗筷了。
    陆昭昭关上门,将水果放在桌上。
    她用牙签插了一块芒果放在嘴里,正嚼着,却不见胡莱出来。
    “胡莱。”她小声叫了一声。
    仍是无人应答。
    她纳闷了,以为他在衣柜里面睡着了,于是走到那边,拉开了柜门。
    衣柜很大,这一块区域原本就是用来塞行李箱的,因此能够直接装下一个人。
    她一拉开便被胡莱晶亮的眼睛吓了一跳:“吓死我了,你怎么不出声……”
    胡莱一把将她拉了下来,她跌跌撞撞扑进他怀里。
    逼仄狭小的空间里,是昏黑一片。他坐在中间的隔板上,而她,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
    陆昭昭还没搞清状况,就听着他粗重的喘息声,她肩膀一耸,顷刻间没了力。
    “……你,”许久才冒出这么一个字。
    “别……”她敏感地发现胡莱的热气越靠越近,尤其在这样一种环境下,更是不可忽视。
    他亲吻着她的耳垂,将那一小块丰盈可爱的软肉反反复复叼着,碾压着,有时甚至用他的牙齿轻轻在上面磕碰。
    陆昭昭受不了这刺激,尤其这还是在自己家里,虽然爸爸和王妈妈都在楼下休息,可她仍是紧张地拼命揪着他短袖的袖口。
    胡莱一直不出声,只埋着头在她脖颈处作祟。突然,他往里面挪了一下,顺势将她往上顶弄。
    陆昭昭惊呼,他倒好,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她的唇封堵得严严实实。两个人皆闭上眼,他一下子用了力,舌头在她嘴唇外试探着,片刻功夫就到达潮湿的一方领域。
    她被吻得晕头转向,那小舌也跟熟悉了流程一般,偷偷往外冒出头。只是这一举动立马被胡莱捕捉到了,便用他的唇反复吸吮着,挑弄着。
    他分开她的两条腿,强势地让它们挂在自己的腿上。这个姿势就好像是上次在车里一样,不同的是,那次她穿着牛仔裤,这次……是件裙子。
    放在腰际的手掌照样是有渐渐往下抚摸的趋势,陆昭昭拦都拦不住。
    也不知道他怎么一边吻她,一边又分出心思来找到她裙子的边缘,从那里面伸了进来。
    从细嫩的腿肉一路向上,下一秒他的手就触到了她的内裤上,两个人皆呼吸一滞。
    他没了动作,黑暗中陆昭昭听到他一声吞咽声,半天之后才哑着嗓子说:“怎么没穿安全裤?”
    陆昭昭也觉得尴尬,因着穿的是长裙,她便有些肆无忌惮了,觉得怎么也不至于走光,索性没穿安全裤。
    谁知道他来这么一出。
    “……忘了。”也只能这么说。
    就在他沉默的那段时间里,陆昭昭差点以为他就要维持这个姿势一晚上了,便想起身,谁知刚撑着他的胸膛动了一下,屁股上就挨了一下。
    她一时受不住,喊了声:“……痛。”
    柜门不知什么时候关上了,只剩一丝光线。陆昭昭看不清胡莱脸上的表情,更何况彼时她的注意力又全部集中于自己的屁股。
    这样拍打屁股的方式,只让她觉得隐隐有些羞耻。
    胡莱几不可闻叹了口气,接着手又贴上去,按在刚才他拍打的那块地方,轻轻揉捏着。
    “还疼吗?”
    他这样问,声音里却充满了诱惑。
    屁股肉有时被他捏在手心里,有时又被迫承受他的安抚,时不时地还扯动着紧邻那里的细肉,陆昭昭只巴不得他别再动了。
    “……不疼了……啊……你放我下来……”
    突然不知碰到了哪里,她一下子瘫软在他身上,薄薄的内裤遮挡不住涌出来的那一抹湿意,就连他都感觉到了。
    胡莱却装着不知道的样子,挑开她内裤的边缝,直奔主题。毫不意外地,他触碰到了正缓缓向外溢出的淫水,手指一勾,便沾得满满当当。
    “湿了……”
    陆昭昭用手捂住他的嘴,是让他别再说了的意思哪曾想,他直接伸出舌头,将她手心舔了个遍。
    她惊讶之余,手又迅速收了回来,正懵懵的功夫,体内便被他插进来一根手指。
    没做什么前戏,就靠着刚才揉屁股的几下子,陆昭昭身体里面却早就湿润了,一下子他的手就到了深处。
    她因着这异物的侵入,瞬间绞紧了,把他的那根指头含得牢牢的。
    “啊——”
    陆昭昭难耐地扭动身体,想借用挣扎让他的手指出去,可是胡莱不如她的意,甚至开始在里面模仿着某个动作进出着。
    内裤被撑得很开,他的大拇指往前一探,就摸到了还裹藏在两瓣阴唇之间的那一小粒,重重往上一按,又是引来她一阵娇喘连连。
    陆昭昭浑身上下似乎都被他控制住了,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上下其手,那另一手攀上她的乳,像刚才抓捏屁股一样,同样将这团软肉欺负得不成了样子。
    她抖着身子,实在抓不准他出手的频率,有时突然慢下来,继而又迅速地开始动作,有时又快得下一秒就能将她送上高潮,却倏的一下又停了下来。
    陆昭昭被弄得挂在半空中,又实在抵不住那种滋味的诱惑,只好不顾难为情地挺动几下臀部。
    她凑到胡莱嘴边,学着他吻自己的样子,讨好般啄啄他的嘴唇。可是呼吸不稳,好几次都没找准他嘴唇的方位。
    就这么来来回回亲了他几下,胡莱显然也是忍不了的样子,反攻过来,亲得她连喘息的机会都没了。
    而身下,他又加快了动作,捣得那里的水渍渍向外冒,次次送入到最深处,尤其抓着那一点叫她发出尖叫的地方磨着不放,前面的小珠也丝毫没有冷落下来,揉个不停。
    终于伴随她向后仰的脖子,以及那蜷缩着的圆润脚趾,陆昭昭迎来了高潮的快感。
    这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在小腹处荡起涟漪。胡莱的手指感觉有千万张小嘴齐齐吮吸着,她的穴里发生了震天动地的变化,一大股蜜液顺着指头流泻而出。
    就在她的穴不断收缩时,她却被这快感刺激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直到收缩频率渐渐慢下来,才抽抽噎噎地喘了出来,声音极细微。
    两个人抱得密不可分,而胡莱的手指尚埋在她体内。等她这一波快感慢慢消失之后,他才舒了口气,从里面抽了出来。
    大波大波液体顺着这动作流出来,将原本就不能看的内裤打湿得更加厉害。
    胡莱靠在隔板上,那只手拿出来后便随意搁在了边上。湿淋淋的,一整只手无一不沾染上了她的气息。
    两个人胸贴着胸,在这静静的空间里急促地呼吸。陆昭昭身下黏腻,她只想快点到卫生间里洗一洗,可是一动,胡莱又死死抓着不放。
    “……不舒服。”她动了一下。
    “……乖,一会儿再去。”说着又吻住她的嘴,天气闷热,外面的空调风透不进来,硬生生闹出一身汗。
    他身上过分地热,烫得她也染上了这样的温度。于是只好听从他的话,闭着眼睛回应。他底下灼人的一根恼人地顶着,从一开始就硬挺着,不见他有回避的想法。
    她这下也大了胆子,趁他不注意直接摸索了过去。隔着裤子摸到他鼓胀的一大包。
    夏天的裤子这么薄,他一下就感觉到了,像是要躲开她的抚弄,却不料她伸出指甲在上头刮擦了一下,显得有些调皮。
    “……别碰,”他呼了一口气,嗓音更是低沉,“昭昭。”
    就许他把她弄的一团糟,不让她动一下子?陆昭昭立马不乐意了,偏跟他对着干,在那物上面拢了一把。
    “别闹……”
    陆昭昭装模作样去亲他,吻得他难以招架,实际上却悄悄拉开他的裤链,抓住了他还蛰伏着的巨物。
    “嘶——”胡莱闷哼,经不住撩拨,那物也挺翘得愈发欢了。
    他喉结翻滚,微喘着气。那只尚未干的手覆上来,陆昭昭抓着他东西的手猛抖了一下,手臂上黏黏糊糊的液体是什么,没有人会比她更清楚了。
    她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反悔、走人,可这下来不及了,胡莱抓着她的手,在他的肉棒上一下一下地套弄,疏解着那物的难耐。
    陆昭昭察觉到手下青筋的暴突,每一下都烫得她差点握不牢了。每次胡莱碰到她,都控制不住自己似的,发了狠地往她手心撞去,到了最后,她几乎没什么力气,全然由着他摆布。
    也不知这样弄了多久,他才万分不舍似的,全数射了出来,多得顺着她的指缝就流开了去,有股淡淡的淫靡的味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