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我爱你,我也爱你(h)

    躲在卧室衣柜里的两个人,做贼似的从头到尾没有发出什么太大的动静,陆昭昭拼了命压低了声音,实在难耐时,还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尽管彼此的呼吸声是那样的重,但是关上了柜门,房门又紧闭着,便听不到什么大动静。
    这下二人身上都汗水淋漓的,柜门打开的那一下,陆昭昭还差点被晃晕了眼睛。
    生气地在他身上捶打了一下,反被他又捉住了手。她一句话不说,在怨他怎么在自己家里就这般动手动脚。
    胡莱只好哄着,说了许久好话,这才放她去卫生间洗澡,他自己也回了安排好的客房。
    第二天,是陆昭昭妈妈的祭日。
    当初陆明将她的骨灰带到了s省,陆昭昭本想反对,毕竟妈妈在z省生活了那么多年,临了却不能葬在那块故土上,实在令人咂舌。可是依照陆明的想法,他们之后是要在s省彻底定居下来,再也不回去了,总不能让妈妈一个人孤单地长眠于那里,想到这里,陆昭昭也只好妥协。
    无论妈妈在哪里,她就跟随到哪里,这样,他们一家人也永远不会分开。
    妈妈被葬在s省郊区的一个山上陵园里,一大早胡莱负责开车,一行人去了那块墓地。
    走过漫长的石板路,陆明最终在一座坟墓前停下。
    “阿娟,”陆明看着那碑上的一小张照片,“我和昭昭来看你了。”
    李娟的墓前找出了些杂乱的草,生得毫无章法,陆昭昭想起,他们每年只有到今天这日子才会上山来,整整一年了,原来日晒雨淋的,竟长了这么多的新生命出来。
    陆明蹲下身,徒手扫了扫碑前枯黄的落叶,清理出一大块的空地。
    现在这块空地上摆上了一束新的花,开得很好的白玫瑰,亦是李娟生前最爱的花。
    陆明说:“阿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昭昭新交的男朋友。”
    “小伙子,人不错。”
    陆昭昭一愣。
    昨晚爸爸和胡莱聊了许久,可这还是他第一次表态。
    陆明转过来抬头看着胡莱,朝他招招手,“过来吧。”
    胡莱应着,朝已逝之人的相片深深鞠了一躬,也像陆明那样半蹲下来。
    “阿姨,我是胡莱。”
    陆明拍拍他的肩膀,算是对他表示认可了。
    陆昭昭还站着,听他们侃侃说起了话,仿佛妈妈真的就站在他们身边一样。
    陆明一个人说了很多话,多到陆昭昭觉得他把所有的话都攒着就等着这一天了。
    “阿娟,最近我工作太忙了,要是你在,肯定得说我。”
    “昭昭现在也大了,她懂得如何照顾自己,更何况现在她身边又有了胡莱,你就放心吧。”
    “我戒酒了,你放心,烟也要戒了,别担心。”
    ……
    陆昭昭不忍看,撇开了脸。
    也不知陆明说了多少话,到了最后他站起身来,“和你妈说说话吧。”
    陆昭昭点头,陆明说完便在胡莱陪同下到不远处的亭子里去了。
    俩人渐走渐远,陆昭昭看着他们的背影,然后转过身来面对母亲的遗像。
    她靠近些,也蹲下来,伸手抚摸着。
    “妈妈,好久没来看你了,我最近过的很好,你呢?”
    “爸爸他……很想你,我也一样,有时候做梦还会梦到你给我讲功课,你说逗不逗?”
    “刚才那个是我新交的男朋友,他叫胡莱,嗯,他人很好,我喜欢他,爸爸看上去也对他很满意对吧,妈妈你觉得呢?”
    “你要是在呀,肯定要帮我好好把关了……”
    “我们虽然没有认识多久,可是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见过了,当时……还闹了个乌龙,”她轻笑,“后来解释开了,我才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他……”
    “妈妈,我头一次谈恋爱,什么都不会,但是我想,我有信心能够和他一直走下去。”
    ……
    从山上回来,陆昭昭他们又一起吃了顿饭,因为明天是周一还要上课,也只能匆匆忙忙赶回z省。
    陆明的不舍都在眼里,目送着他们上了车,又缓缓驶远。
    车上陆昭昭鼻子一酸,在妈妈墓前忍住没哭,这下却忍不住了,两滴泪就啪嗒打在手背上。
    胡莱坐在身边,将她的手抓着,揽过她的肩,紧紧搂在怀里。
    到了z省的公寓,已是晚饭的点了。俩人简单用餐之后,就开始整理行李箱的东西。
    整理完,陆昭昭不知什么时候被胡莱抱上了她房间里那张写字台。
    她明明是在抽屉里找东西,他一过来性质就变了。两个人面对面,陆昭昭的手向后撑在桌面上。
    他直接上手将她的裙子撩起,短裙里面是一件裸色的打底裤。
    他轻嗤:“今天怎么穿了?”
    陆昭昭的脸红透了,憋着不说话。
    不管她讲不讲话,反正这块布料最终还是被脱下扔到了地上。
    她大张着腿坐在桌子上,实在美观不到哪里去,还要让他盯着那处瞧了又瞧。
    “别看了……”说着她就想把腿合上,没料遭到了他的制止。
    他一言不发将她的内裤也扒了,可怜兮兮挂在她一条腿的腿弯处。紧接着就拉开了自己的裤链,一根硕大的巨物急急弹了出来,打在她腿上。
    在她眼皮子底下戴好了措施,他就急吼吼地扶着在她洞口戳了两下,她一时承受不住,呼吸都加重了。
    又被戳了几下,她便漫出一股黏滑的体液,可胡莱偏还磨蹭着,“想不想……我进来?”
    “昭昭,嗯?”
    陆昭昭听不得这些,可上面还被他的嘴拱着,胡乱亲着,一声轻弱的应允声从她喉间溢出来。
    “嗯?昭昭。”
    她听到自己那羞人的声音,“进……来……”
    几乎是伴随着这“来”字,他一下整根没入,直接让她的整个阴户都间接性抬了起来,两个人发出的喟叹声缠绕着,让这场面愈加迷乱。
    陆昭昭被撞得猛晃着身子,从慢到快,又从快转慢,胡莱抽送得毫无章法,次次出人意料,也因此每一下都撞到她的敏感点,带动着里头的淫水四溢,随着他猛地往外拔的姿势而横飞着,随意溅到了他或她的耻毛上。
    身下他不停地动作,死死盯着两人交合之处,一根硬物直捣捣抽插着。视线往上,他伸出一只手来,一颗一颗解开了她衬衫的纽扣,费了半天功夫。
    那衬衫里面,是她饱满的胸脯,被一件蕾丝内衣包裹着。胡莱这次没有反手来到后面解开内衣的扣子,而是直接用手指触摸她胸乳上的肌肤。
    他手指触到的地方,便生出一股电流。从那半包的内衣边缘溜进去,将那内衣拉扯得变形。
    胡莱突然俯下身子,在她的惊讶之下,含住了其中一颗乳头。湿润的口腔将它裹住,轻轻舔咬着这颗可怜的小珠,舔弄得它发胀发硬也不罢休。
    陆昭昭闷声叫着,全被堵在胸腔里,而她的另一只椒乳,也没被冷落,狠狠地被熟悉的手掌揉捏着。
    “唔——”那张红艳艳的小嘴这下也给堵上了,就像下面那张嘴被堵着一样。唇舌交战,有时能看到她唇内侧粉红的唇肉,靡靡的颜色。
    湿滑的腿间,淫水泛滥了。她的穴里被充斥得满满当当,随着他蛮力的冲撞,一下一下被撑得大开,陆昭昭几近失去思考能力,只“啊——”声不断,完全被拖入情欲的天地。
    “昭昭,我爱你……”
    他又是一记狠撞,将她的魂都撞得支离破碎。
    “嗯……”她想说知道了,她当然知道胡莱爱她,可是这样的话,听多少遍也不会腻,“我……也爱你。”
    她凑上去,嘴唇相贴之际,立马得到了他的回应。抱起她的两条腿,他拼命插着,晃得那腿弯的内裤也承受不住了,从她身上溜到了地下。
    胡莱一拍她的大腿外侧,借势将她往外拉出来一点。先是整根东西都抽出了体外,在她下面那颗被遗忘许久的小珠上揉了一把,这颗会另她得到快感的东西便瞬间变硬,再接着,他又找准洞口,一下子又重新进去。
    陆昭昭坐在桌子边缘,还时刻担心要将桌子弄脏了可怎么才好,死死搂着他的脖子,希望他能体会到她的心情。
    可这些事在胡莱看来,都算不上什么事,于是他更加卖力,也渐渐转移了她的视线,让她全身心投入到现在与自己所做的事情当中。
    “嗯啊——”她颤抖着声音,发出娇娇的喘息,而胡莱太阳穴的青筋凸起,心里愈发痒得难忍。他撞到她的花心上,不留余地地死死碾磨着那一点,里头一下子痉挛了,她震颤着身子迎来了小高潮。
    胡莱没有停下,而是腰部持续发力,越来越快,越插越深,她娇嫩的软肉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折磨,只见红肿的穴部随着他的不停动作而变化着,一会是被肏干得外掀了,一会又是随着巨物一起隐入了小穴。
    她在他耳边发出呻吟,不断刺激着脑子。他紧皱着眉头,受不了她那么紧地夹着,胸腔的起伏伴随着喉咙里的闷哼。
    身下的桌子从老早之前就发出了不满的叫声,显得并不那么牢固,但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刺耳的声音。突然间,桌子也猛震一下,停住了声音。
    满屋子的静谧,桌上桌下的两个人死死搂抱在一起,就在刚刚,他们共同经历了一场剧烈的高潮、情人之间的性爱之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