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受上帝的指引(h)终章

    李披云和裴兆丰的和好,是在意料之中的。
    她又重新出现在了篮球场的观众席上,以及……每次裴兆丰下场休息,她都会上前递上一瓶水。
    整个球场的人,现在可都知道他俩是彻底在一起了。
    陆昭昭以前鲜少会来看球赛,现在也会经常被李披云拉着过来。
    比赛结束,胡莱便与她一起回公寓去。只是这天,校门外停了一辆车子,胡莱一愣。
    陆昭昭感觉到他的异样,默默瞧了一眼车牌号,发现自己并不熟悉。
    车上走下来一个女人,中等岁数,穿着职业套装。
    对方走过来,不等她开口,胡莱就叫了一声“妈”。
    陆昭昭被他牵着的那只手出了汗,怔怔叫声“阿姨”。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胡慧外表冷酷干练,却对她立马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
    可是扭头就对着胡莱一通不满的抱怨,“臭小子,交女朋友了也不说一声!”
    胡莱摸摸鼻子,“你不是忙吗?还没来得及……”
    “得了吧,我看啊,你是藏着不让我见呢!”
    陆昭昭也放下心来,跟着笑了。
    胡莱:“现在不是见到了吗?妈,那我现在正式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陆昭昭。昭昭,这是我妈。”
    “阿姨好。”陆昭昭又打了一声招呼。
    “好孩子,跟阿姨出去吃顿饭吧。”
    胡莱陪她坐在车后座,似乎怕她有些紧张,毕竟胡慧这次也没有提前打招呼就来了,没做什么思想准备。
    他一直握着她的手,悄悄侧头看她,却并没有发现她的神态有什么不同。
    于是暗戳戳捏捏她的手,这才让她将注意力转过来。
    陆昭昭瞥他一眼,不知他的意思。
    胡莱只好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一句:“放轻松,我妈人很好的。”
    也的确是胡莱想的多了,一下车,胡慧就直接将陆昭昭挽了过去,两个人高高兴兴往餐厅里面走去,而胡莱反倒成了落单的那一个。
    “昭昭,来,多吃点。”
    “谢谢阿姨。”
    “不客气,”胡慧笑着说,“这小子,是半点没跟我透露,估计还怕我反对呢吧?”
    胡莱插嘴道:“怎么会?”
    “昭昭啊,以后常来家里吃饭,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妈,你都多久没下厨了。”胡莱道。
    胡慧说:“你老妈我虽然很久没亲自做饭了,但手艺还在啊,忘不了。”
    “好的,阿姨。”陆昭昭回道。
    “昭昭,你家住哪里呀?”
    “以前在z省住过几年,初叁之后搬到s省去了。”
    “妈,昭昭以前就住在康丰小镇上,和咱们家就隔了一条街。”胡莱道。
    “真的呀?那真是缘分!”胡慧说。
    “是啊,她那会儿还误会我是个小偷呢。”
    两个人相视一笑,就将那桩事拿出来说。
    讲着讲着,胡慧就跟未来儿媳讲起了儿子年少时的糗事,一桩桩一件件,全都不落。
    “昭昭,你不知道,胡莱小时候有一次过年去他外公家,那里是乡下,他一下车,啪地一声就踩到了鸡屎上,吓得他脚都不敢抬就站在原地哭,说什么都不肯往前走一步,最后只好把鞋丢了,又躲回了车上。”
    “还有一次,吃过晚饭对我说要出去散步,结果偷偷去吃了烧烤,回到家你猜我是怎么发现的?他那天穿了双拖鞋,有根烧烤签子直接从鞋底穿上来,他走了一路愣是没发现,被我给逮着了。”
    胡莱眼见胡慧要爆更多料,直言:“妈,快别说了!”
    “怎么了?你做的傻事,还怕说呀?”
    陆昭昭笑得直往后仰。
    胡莱说:“我倒是不怕,就怕你说完之后,你的亲亲儿媳就跑了。”
    “诶呀,瞧我!”胡慧一摆手,“得了,我的错我的错。”
    陆昭昭脸红,反瞪了他一眼。没想到后者竟是厚着脸皮直勾勾看过来,像在说“我没说错吧,可不就是亲亲儿媳吗?”
    回到公寓楼下后,别了胡慧,陆昭昭就假装生气。
    “昭昭,昭昭……”
    见她不理睬,胡莱大步上前,抬手就将她抱了起来。
    “干嘛呀!放开我!”陆昭昭直呼。
    “大晚上的,别把邻居都给叫来。”
    陆昭昭是哑巴吃黄莲,只好让他抱着到家。
    胡莱刚把她放下关上了门,陆昭昭就小跑几步想要坐到沙发上。
    谁料胡莱又从身后拽着她,半拉着推到房间里。
    这是饱暖思淫欲了。
    “你先给我讲清楚,谁是亲亲儿媳了?”
    “除了你,还有谁?”胡莱埋在她脖子处,嗅着那里的芳香,甜滋滋的。
    “我还没同意呢!”
    “那你现在同意了吗?”他反问。
    陆昭昭不说话,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
    胡莱挠挠她的腰侧,逗她笑起来。
    他说:“不同意也得同意。”
    陆昭昭嘟起嘴,“你这是流氓行为知道吗?”
    他在那张嘟起小嘴上亲了亲,“我人都给你了,还不同意?你这是不负责任知道吗?”
    见他大道理颇多,陆昭昭也不示弱:“怎么就叫人都给我了?”
    “这里,你亲过吧?”他指着自己的嘴。
    “这里,抓过吧?”指着背。
    “这里,”他拖长调子,用微微隆起的那根东西顶弄了一下她,“是不是……含过?”
    “哎呀,你别说了!”陆昭昭急了,抓过一旁的被子就往脸上盖,“烦死了,臭不要脸!”
    “不要脸的还多着呢!”说罢,胡莱就扯过她的被子,将她身上的衣服剥得精光。
    散落一地的衣服,无人在意,只有床上两个人不停变换姿势的动作,明明灭灭的光影。
    陆昭昭跨坐在胡莱身上,动了两叁下就嘟囔着“没力气了,没力气了”。
    “体力这么差,明天开始就跟我一起去晨跑。”胡莱看不下去了,支起两条强壮的腿,猛的一下就直插入她身体最深处。
    陆昭昭被这么一弄,“啊”地娇叫了一声,就软绵绵趴在他身上。热烫的汗水从额角滴落,落到了他的胸肌处,顺着那些沟壑而下。
    两个人皆是汗水淋淋,而相交处更是泥泞得一塌糊涂。连连捣弄了几十下,柱身时隐时现,而两颗鼓囊囊的囊袋更是无情拍打在她阴户上。
    上面的两张嘴也不空着,黏黏糊糊亲在一起,舌头相勾缠。将那两瓣粉嫩的唇亲吻地发红发肿了也不罢休,更是要将她的舌头缠着吸吮进自己口中。
    以前刚刚学会接吻时,她一直做着被动的一方,现在偶尔唇舌分离,她也会追随着而去,满房间只有粗重的喘息声相交织。
    他强硬地抓着她的两只手放于她背后,于是她便没有着力点,只能死死靠在他身上,身下承受着一波又一波更有力的冲击。
    陆昭昭眯着眼睛小声嘤咛着,痛苦中掺杂着快感,硬挺的肉棒直直插入,推开一层层褶皱的阻碍,撞进花心。
    汁液四溅,每一次做爱都势必要将床单弄得混乱不堪,可是那又怎么样呢?谁还会在这种时候去关心这些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陆昭昭剧烈颤抖着,连喘息都变了调,“啊——”
    眼前一道白光,她的后背激起一阵电流,穴的深处酸酸麻麻,控制不住地抽搐起来,穴口一吸一吸的,将肉棒吞吞吐吐,倒像是在舔舐着那根巨物。
    他在这个姿势下带她领略了一次高潮,尚未等她平息下来,就直接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看着她美妙的胴体,再也无法忍耐,分开那两条细腿,重新将自己埋入她的身体里。
    陆昭昭纤细的胳膊得到了解脱,被他放置在他的脖颈上。她被弄得实在受不了时,也会死死在他背上抓挠两下,只是她指甲剪得勤,力度又小,不怎么会留下印迹。
    她的蜜液被无数次的抽插,捣成了白白的细沫,沾挂在她的穴处,又随着他的动作,被到带了任何一处地方,有时是他的大腿上,有时是勉强刚刚换好的床单上。
    软肉不自觉地向外翻着,露出靡红的颜色,变得红肿起来。与周边白皙的肤色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可是两个人不知疲惫,不觉疼痛,死死勾缠,再也无法分开。
    “我爱你。”她的声音被撞得支离破碎,可是一字不落全被胡莱给接收到了。
    “我也爱你。”
    房间里的大动静渐渐平静,身上的一切痕迹不知什么时候被浴室的水给冲洗干净了,干干爽爽,也换了新的床单和睡衣。
    只是开着空调,房间里的味道还没有彻底散去——闷闷的、一闻就让人脸红的气味。
    “现在,同不同意了?亲亲儿媳,嗯?”
    陆昭昭被折腾得狠了,没什么力气,好半天才从鼻腔里冒出一声哼哼。
    下一秒,她的左手中指上,被套上了一个银色戒指。
    很早就认定了的人,会受上帝的指引,重新回到身边。陆昭昭,是他念了许多年的人,即使从前她的心里没有自己,可是现在,胡莱很清楚的知道,他在那颗心脏里占据了一席之地,而且,永远都不会再离开。
    他一笑,在陆昭昭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
    (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