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婚宴结束,陆宛和母亲短暂碰面,得知母亲要和姐妹们一起去市中心逛沙滩,叮嘱了几句注意防暑防晒便决定回房泡澡。中途还拐了道去餐厅买了一颗椰子。陆宛抱着椰子在阳台泡上泡泡浴,看着远处的海,她觉得一切困乏都烟消云散。
    「遇到你的乌木沉香了么?」
    陆宛正给刚拍的浴中照修图,便收到了闺蜜的新微信。
    「你知道他是谁么」
    陆宛先卖了个关子,然后继续切回修图app。
    「谁?明星?还是你学生的爸爸」
    「……你可真有想象力。他是新娘的表弟」
    「嚯,居然是新娘的表弟,新娘子多大啊,我以为喷乌木沉香的男的都是四十左右的老骚包」
    「不知道,但脸看起来是挺年轻的,鼻子也很挺,喉结也很突出」
    「你看的部位是挺重要,那我只能叮嘱你,记得带套」
    「也许刚才婚礼就是我们的最后一面」陆宛其实并没有抱希望,到目前为止仍在口嗨。
    「我不相信,你可是为了爱情能去德国读博的女人」
    「……我都分手五年多了……别提死人了」
    陆宛打完最后一个字,把手机扔向浴缸旁的圈椅,让整个身体没入水中,以期闭目养神。但闭上眼睛,她却想到五年前,她为了陪男友,努力考博,等她到了德国,与她异地两年的男朋友却告诉她,他考上了老家的事业编,不去德国了。她又想到七年前,她和男友相约一起申海外研,他也是瞒着她考了国内的研究生。
    所以陆宛不想再相信男人了。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没一句真话,没一个承诺,与其在一棵树上苦苦等候,不如遍地采花。但心态激进,也改变不了行为保守,婉拒了几次约会后,研究所都流传她是神秘传统的东方美人。
    美人是她加的,但传统是大家说的,陆宛从那时起,开始陷入自卑和自我怀疑,直到她进入博叁。新加入项目组的博一弟弟是好看的希腊男孩Eric,栗棕色的卷毛,蓝色的眼睛,笑起来有酒窝,像地中海的阳光一样清新朝气,只第一眼就吸引了她这个颜控。于是,一来二去他们就上了床,算是陆宛的破罐破摔。但直到上了床,她才了解到欧洲的dating  culture,他们只是date  partner,而非情侣。
    但陆宛觉得这样很好,一起吃饭、一起看音乐会、一起看电影、一起去郊外旅行,闲暇时间滚个床单,但不用对彼此负责,也不在意对方有几个partner,不过是填补空虚的一份慰藉,他们之间只有愉悦回忆。
    他们的关系维持了两年,在她回国的前一晚,他还念念不舍,含着她的乳珠说miss  you  forever,她揉着他的卷发问他miss  me  or  my  what,听到这个问题,Eric果然抬头亲她的嘴唇,然后说you  and  your  pussy。
    「我查了一下你这家酒店的楼顶酒吧不错,适合你寻找猎物」
    陆宛又泡了几分钟便美人出浴,等她擦干身体,拿起手机便看到了郑祺发的大众点评分享。她们果然是闺蜜,陆宛正有此意,不然她也不会带一套短裙配露脐吊带,不过她还是要保持明面上的矜持,比如在换好泳装以后给郑祺发个对镜自拍,然后发出如下一句话。
    「我看起来很饥渴么?我只想去游泳」
    泳装是保守的,是四角连体纯黑泳装。毕竟陆宛童年时候学了好多年游泳,她并没有穿暴露泳装吊低俗男的习惯,相反她穿贵价泳装,戴专业级泳镜泳帽,裹上浴袍就上楼去顶层泳池游泳,她感觉这一天是要把自己泡发了。
    不过脱掉浴袍,整理泳帽,戴好泳镜,没入水中,伸展四肢,陆宛像是一尾灵活的鱼,沿着最外侧的深水区畅游,两圈来回,她踩水靠向岸边,从楼顶的最边际看向远处的大海,此时正是夕阳斜下,她望着远方,分外安心。
    但唐锋没有看远处,他在另一侧满是躺椅的地方,戴着墨镜看她的背影,隐约可见的蝴蝶骨,纤长的脖子。这是唐锋今天第五次见到这个女人,不过第四次就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她叫陆宛。
    唐锋今天第一次见陆宛,是在机场星巴克,他排在她后面,她扎了一个丸子头,点了一杯美式和一个牛角包。他记得如此清楚是因为她点牛角包的时候,说的是德语单词,是他五年多没有听到的德语单词,不过她很快就改口,说了两遍:可颂可颂。
    而第二次就是在飞机上,他没想到他们竟然是同一班去往叁亚的航班,也没想到他们会是邻座,更没想到他上飞机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此时他看到了她的正脸,虽然他这些年因为做医生也见过无数人,但她确实可以称得上是漂亮的。不过也是令人无语的,因为她偏头睡,自然就枕到了他的肩,他想推推人,或者把她的头摆正,但隔壁的阿姨总是看他们,他觉得他做什么都会像个变态。所以叁个小时的飞行,他正襟危坐,并在飞机落地后,迅速逃离。
    至于第叁次就是在办理入住的时候,他的小臂被人抓住,等他回头,看到了蹲在地上的丸子头,他突然觉得这一切都太巧了,不过叁亚的酒店就这么多,名声好的酒店更少,相遇也很正常。
    但直到婚宴,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身影,熟悉的葡萄味的香水,虽然现在是披肩长发,但他知道还是她,他甚至在怀疑她是不是他妈和他姨妈联合起来给他安排的相亲对象。但当他姐夫为难她时,他知道这一切确实都是巧合了,并且没忍住替她解了围。
    “救……唔……命……”
    陆宛听到声音,立刻转头游向猛拍水的女孩,然后和另一个救女孩的人一起将女孩托起。
    “谢谢姐姐。”
    陆宛托着女孩游向岸边浅水区,女孩仍然搂着陆宛的脖子,声音脆甜向她道谢。
    “哥,我妈让你来保护我,你就是这么保护的?要不是姐姐,我就死了。”
    顺着女孩声音,陆宛才发现她旁边还站着一个人,裸着上半身,腹肌不明显,胸肌不明显,但是线条很好看,而且就算是从泳镜的蓝色世界里,她也依然能清晰地辨认出这个人就是乌木沉香,但他怎么这么多姐姐妹妹。
    “怕抢了你男朋友功劳。”
    唐锋指了指不远处尴尬的男孩,陆宛顺着唐锋的视线看向那个正尴尬地挠头的男孩,突然也有点尴尬。
    “还是谢谢姐姐,姐姐游得好好。”
    “嗯,练过。”陆宛站在浅水区还是觉得有点冷,感觉游得也差不多,便顺手把女孩交给游过来的男孩说,“姐姐先走了,你们慢慢玩。”
    她踩了梯子上岸,取了岸边摆着的浴巾擦身,又拧开一瓶水喝。唐锋也站在旁边擦身,但唐锋没有穿泳裤,并且沙滩短裤还在淌水,他有点后悔自己跳下水,不对,是后悔答应小姨替她看孩子,而且还是看一个有男朋友的小女孩,不过小姨不知道这个男朋友的存在罢了。
    「郑祺,我觉得,我和乌木沉香确实有段缘」
    「怎么讲?不会你们在泳池里遇到了吧」
    「是的,而且身材不错」
    陆宛擦完身就披了浴袍回房间,再次冲澡以后就开始用身体乳把自己腌制入味,并且给闺蜜继续更新动态。
    「大么」
    「看不出来」
    陆宛不得不承认,唐锋擦到小腹和关键部位的时候,她还是有用余光打量的,但的确看不出来。
    「?泳裤不是紧身的么?」
    「他没穿泳裤,但是他下水救他妹妹来着,脱了浴袍,上身还不错,就是没什么腹肌,估计不进健身房吧,但是挺精瘦的」
    「你俩这缘分,干脆你去相亲party得了,是金针菇还是茶壶嘴,都先试试」
    「我觉得他不会去」
    陆宛回复完便从行李箱里挑衣服,短裙配吊带,清淡妆配红唇,锁骨的高光配耳后的香水。
    她对着镜子凹造型排了几十张,拿着手包便出了门直上电梯,去顶楼泳池对面的酒吧。此时正是晚餐时间,酒吧里的人还没那么多,天色已暗,酒吧只有每张桌上一点微光。服务生领她去了吧台,一个外国小伙正甩着调酒杯,看她靠近,便眨了眨眼睛说Bonjour。
    “女士,酒单和小食单。”
    服务生递给陆宛摊开的酒单,但陆宛却支着头看调酒师,同样眨了眨眼睛说:“un  soho  ananas,s'il  vous  pla?t(请给我一杯菠萝荔枝酒)”
    “Avec  des  gla?ons?(要去冰么)”
    “Un  peu(少冰)”
    “美女一个人?”果然,在陆宛用法语装完逼后,就有人拿着酒贴上来。
    “姐姐,真的是你。”
    陆宛不想搭理这位将爱马仕皮带扎在腰上的土大款,而且看起来这位男士可能只有1米65,比她矮10厘米,但正当她准备等酒来了就端杯远离时,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回头,是乌木沉香和他的表妹。
    “Merci(谢谢),”刚好酒做好,陆宛先喝一口,对调酒师眨了眨眼睛说谢谢,然后才重新转头看向一对兄妹说,“好巧。”
    “姐姐一个人么?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我,我哥,我男朋友,还有我几个同学。”
    年轻女孩欣然邀约,陆宛偏头看了一眼仍在不远张望的爱马仕男,又看了一眼唐锋,唐锋依然是那副彬彬有礼的模样,仿佛这个邀请和他并无关系,这让陆宛突然来了兴趣,真有男人如文学作品里那样禁欲么?
    ”好呀,不过我没吃晚餐,还要点一些小食。”
    “刚好我也是来吧台点酒和小食的,算一起吧,就当我答谢救命之恩。”
    女孩凑到她跟前,拿了吧台上放着的酒单,又把小食单递给陆宛。
    “姐姐,你点的是什么,看起来好好喝,而且,你刚才在和调酒师说法语么?”
    “这是荔枝酒,比较甜,但是酒精度数不低,你能喝这种么?”
    陆宛说着,下意识却看向看起来是在做监护人的唐锋。
    “四杯mojito,一杯whiskey,送到C03,谢谢。”
    果然,唐锋抽走了妹妹的手里的酒单,并且举高,不给妹妹抢的机会。
    “我哥很讨厌的,看起来像个老古董,我都19了,还管我。”
    女孩发现拗不过表哥,便凑到陆宛旁边咬耳朵。
    “你想吃什么?我点招牌鸡翅、红薯薯条和水果沙拉。”
    陆宛笑了笑没搭腔,换了话题问女孩想吃什么。
    “我要至尊披萨,洋葱圈,蘑菇牛肉汉堡,炸土豆。”女孩认真和吧台的服务生报菜名,不过还是良心未泯回头问表哥,“哥,你吃什么?”
    “加一份凯撒沙拉,谢谢,都送到C03。”
    唐锋朝服务生点头示意,便转身返回卡座,他本就是来看孩子的,便坐在外侧,但新加了人,且这个人直接就向他走来,他不得不考虑向内挪一个空位,而就在他准备向内坐时,他听到她说:
    “我可以坐你旁边么?”
    唐锋抬头看到陆宛面带微笑看着他,朝他微微弯腰,鼻息间是与白天不同的香水。他没有回应,但用行动表示了同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