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唐锋做完手术的时候刚过零点,其实还能再早点出手术间,只是年轻资历浅,自己开刀还是自己缝合,不过好歹也是带着徒弟,出了手术间碰到神外杜主任,还能听他打趣说也是老资历了。唐锋这人虽然在医院不多话,但也并非是独来独往之人,尤其医院多的是以前的同学师兄师弟,大家也都是偶尔一起开玩笑。因此既然杜主任开起玩笑,他便也和杜主任并排走去手术室管理台签字。
    “王护士,你这里能查到咱们体检中心的电话么?”
    唐锋接过文件夹,手指摁一下圆珠笔,一边签字一边装作无意问。
    “怎么还体检啊,哪儿不舒服到我那儿看看?”
    杜主任先签完字,搭上唐锋的肩膀就问。他大唐锋十岁,也是一个科室的主任,按理来说总该威严,不过他在院内的风评就不是什么威严的人,更何况他老婆是A大的教授,他也知道唐锋家里的事,所以虽然他不是A大毕业的,也对唐锋总是有些另眼看待。
    “家里人要求的吧,”杜主任见唐锋没搭话,便接着说,“小唐我记得你还没结婚,估计是阿姨要求的吧,这是看个什么公众号就吓坏了,安慰安慰老人也是对的,而且咱们确实得定期体检,尤其咱们熬夜,这个肾功能啊,肝功能啊,很受影响。”
    杜主任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唐锋的肝肾部位,唐锋习惯了杜主任这样毫无顾忌,便顺势点了点头,就当作是家里人要求,这种理由合情合理。
    “找到电话了,唐医生您其实可以明天九点直接去体检中心,咱们医生不需要预约的。”
    王护士翻了一下电话本,拿便利贴抄写了一串数字递给唐锋。唐锋对她们护士而言,一直是一种谈资,其实医院也不乏别的帅哥,但男人一旦脸长得还行,就会开始利用优势变身海王,或者是很早地找到对象结婚,而唐锋不一样,海外回国,本科背景强,个人能力强,人长得好,身高也有优势,不乱撩人,没有女友,不是gay,自然是很多护士觊觎的对象。
    但是唐锋就是有一点不好,彬彬有礼的另一个意思就是太客气了,客气又疏离,比如他接过便利贴就说:“谢谢,但我明天门诊,所以还是打个电话。”
    “唐医生真是帅则帅矣,就是有点冷。”
    唐锋拿走便利贴就先行离开,留下依依不舍看背影的王护士摇头感叹。
    “我不冷,我暖。”杜主任也顺着视线看唐锋先走,然后手撑着管理台面回看王护士。
    “但你不帅。”王护士一箭穿心。
    隔天唐锋按惯例早到了门诊,吴慕作为轮转的学生自然是已经摸清了唐锋的工作规律,不敢晚到,但唐锋想单独打电话,便只能再难得地使唤了一下吴慕,让他帮自己买杯咖啡。他知道吴慕必然不会在门诊大楼一层的便利店凑合买,医院旁边的星巴克一来一回少说也得十分钟,刚好够他打个电话。
    而与此同时,坐在出租车上吃小区门口买的鸡蛋灌饼的陆宛也在打电话,但并非她主动,而是母亲来的电话,说是今天就返程回A市了,让她晚上到家里吃饭。陆宛自然说没问题,只要行政不通知临时开会,她必然准时出现。
    “到了。”
    陆宛才挂电话,司机就停到了A大门口。陆宛忙把没吃完的鸡蛋灌饼放进背包里,飞速冲向教学楼。她一边奔跑,一边发誓,以后第二天再有早课,前一晚绝对不喝酒,喝酒实在耽误事,害得她晚起了半小时,幸好碰上仿佛会漂移的出租车司机,给她抄了近道,才能让她在早上7点58的时候,假装气定神闲地走进教室。
    但晚起,跑步,口干舌燥一早上,实在是让快要步入3这个年龄段的陆宛有点遭不住。不光是膝盖,为了膝盖她已经是坐着讲了一上午,但还有她的腰。教室的凳子实在太硬,她坐一上午也受不住,可想到唐锋和她说的尽量少站,她没辙只能咬牙坚持,但两节九十分钟的课,满满当当,让她累得只想周末约个按摩。
    “陆老师没去食堂吃饭?”
    下了课陆宛决定叫个外卖在办公室吃,但刚一走到办公室门边,就听到似乎有老师在聊唐锋,不过她一进门,老师们就转过头看她,停了聊天。
    “小陆早上两节课,我早上看她从校门口一路跑到教学楼的,估计是累坏了。”黄教授起身接水,看着陆宛走近,慈爱地拍了拍陆宛肩膀说。
    “黄教授您看见了,”陆宛把包放到办公桌上,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还是不够适应早上八点上课,虽然那会本科四年也是这个时间,不过我那会,一般是第二节才上偏多,以后我多设几个闹铃。”
    “正常,小陈前年刚来的时候,也是不太适应。”黄教授笑着吹杯子里的茶水,指了指刚才问陆宛怎么不去食堂吃饭的陈老师。陈老师略比陆宛大两岁,但她是本科直博,且是土博,又先去二本院校锻炼了一年多才进的A大,实际上陈老师已经算是比较有经验的老师。只是A大相比于其他普通院校,学生质量更高,学生上课反馈更多,上课也便更累,老师不能只以读PPT或让学生轮流做小组pre为主,所以尽管陈老师也在A大教了快两年书,她和陆宛还是能有很多共同的痛苦可言。
    “老黄,听说了么?”黄教授刚说完,就看见林教授也进了办公室,只是看到办公室里俩年轻教师也在顿了一下,但也没顾什么,把自己的包往办公桌一放,就走到窗边黄教授的位置,看一眼冯教授,又看黄教授说,“刚从食堂回来,听说唐建忠让人举报了。”
    “我们刚说这事呢,只是小陆刚下课回来,打断了,”冯教授本低头剥葡萄,一听老林说话便抬头接话,“不过我可看他儿子的车今天又来了,但我去拿个快递的功夫,车又走了,估摸着就在经管学院的楼停了五分钟吧。”
    “什么举报?”陆宛没忍住问。
    “别担心,还有小陈,你俩别担心,咱们A大的风气一直是开明的。”到底名衔还是副主任,黄教授开口就先安抚两个孩子,然后才解释,“他们经管学院的研究所走的是校企联合,里面的事比较复杂,但咱们学院走的项目和做的研究,全是咱们自己做,所以没什么事。”
    “对,咱们人文社科,过的都是苦日子,不用担心。”
    林教授笑着接话,一时办公室的老师都笑了,不过笑中带苦。
    “不过我听说,倒也不只是企业里面的事,还是唐建忠要找钱送学生出国读博啊。”冯教授剥着葡萄接着说。
    “他都不给自己儿子出钱,对学生倒是真好。”黄教授摇摇头,轻笑一声。
    “他儿子读不成博不是和他那前妻闹的么?在办公室吵架,这事你们不知道?”
    陆宛听着办公室里的老教授你一言我一语,低头看着外卖APP突然觉得还是八卦香。
    “知道啊,他儿子想换学校读博,拿工资留在国外,他妈不同意,让他本校申,但本校没有岗位,得走CSC,但不是每年叁月底截止么?他妈就让唐建忠出一年钱呗。”
    “唐建忠这么有钱,一年博士钱舍不得?德国一年下来也就十万出头。”
    “哎呀,你们忘了,那会唐建忠的老婆不是怀孕呢么!”林教授激动地拍了拍腿。
    “怀孕怎么了?”连陈老师都陷入八卦,忍不住问一句。
    “自己老婆怀孕,生了儿子是自己的,前妻的儿子是前妻的,当然不管了。”林教授拍了拍小陈的肩膀,觉得孩子还是太年轻。
    “没事,咱们社科都是稳定的穷,不会有这种豪门恩怨。”冯教授开起玩笑,“不过小陈,还是要看好自己老公,知道吧。”
    “还有小陆,擦亮眼睛找男朋友。”既然提到了年轻人的婚事,提到陈老师自然还要点名陆宛,陆宛一听点自己,立刻冲着冯教授点头。
    “对了,你的膝盖去看了吧,怎么说?”
    “明天去看了核磁结果才知道。”陆宛一听话题转到自己这里,低头看一眼外卖配送距离,便抬头和冯教授说。
    “现在核磁这么快了么?我上回去约个核磁,能给我约到隔两周。”
    “刚好去约的时候赶上有人取消。”陆宛有些尴尬,随意扯了个谎。
    “那挺好,赶紧看看什么问题,咱们做老师的,这个职业病啊,就是多。”
    “好的,谢谢冯教授关心。”
    “哎哟,客气什么。”冯教授嗔一句陆宛,两人对视,便都一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